《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六十五章

“看表现?”赵涛双手枕在头后,笑眯眯地说,“那他可够大度的。”

“得了吧……还有我大度啊?”杨楠跪在他身上,前后左右扭动着紧凑的屁股,娇喘吁吁地说,“看人家男友,被抓住出轨吓得屁滚尿流的,你呢?还跟我谝,臭不要脸。”

“嘿,是你非要问我张星语下面怎么样,干起来爽不爽,我告诉你你又怪我谝,屁眼痒痒了是不是?”

她咯咯笑着蹲下去狠套了两下,手指捏着他的小乳头,一边搓一边说:“是啊,谁让你说她屁眼说得那么好,我不平衡,不管,我也要。”

“要你就自己来嘛,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洗过了,刚才给你舔的时候就见你屁眼里还渗水呢。装什么。”

“谁装了谁装了,”她弯腰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你非要看我能喷多远,给人家下面一顿抠,酸死了,你不戳两下,要急疯我啊。”

赵涛懒得动弹,伸展双腿看着杨楠也照猫画虎地把湿淋淋早就满是爱液的肉棒送进小小的屁眼里,哼唧着挺腰套弄,笑呵呵地眯起了眼,心里已经在想,金琳和男友这场矛盾,是不是有可以利用的地方。

虽说张星语身上的甜头对他吸引力颇大,单纯考量肉欲他暂时没什么兴趣对其他女生下手,可心理层面上,男人的通病就是没吃到的永远更好。

而且,时不我待,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女生这么难搞,真错过什么好机会,再想得手谁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去了。

他可不打算磨蹭太久,下学期新鲜小学妹就要来报到,不好好看看新人笑,多浪费人生啊。

在杨楠屁眼灌了一发,起来操起玩具直接把她一路弄瘫在床上,拍拍屁股让她哼哼唧唧往里挪挪让出个地儿,赵涛躺下,盘算着该怎么办,慢慢闭上了眼。

可没想到之后这一周,他都没找到什么好机会。

金琳存心躲着男朋友,当然就连带躲开了其他男生,加上她没明确表示要分手,学生会的职务也没辞,那个出了轨的男友肯定觉得还有挽回余地,整天追着跑求原谅,还动用职权把那个献身的倒霉蛋给开了。

那女生不服闹了一场,结果金琳男友看来家里还挺有门,失了颜面又失了身的女生最后反而吃了个处分,连宿舍都住不下去,多半还不敢通知家长,灰溜溜节衣缩食出去租房子住了。

赵涛跟杨楠既然装完了吵架又开始出双入对,张星语自然就没了插足的空间,又只剩下暗戳戳发几条短信换赵涛几句不痛不痒安慰的份,苦不堪言。

旱得旱死,涝得涝死,张星语求日不得,杨楠和赵涛却又渐渐失去了新鲜感,头两天尽了兴,后面就跟例行公事一样随便爽爽,反倒玩游戏的时间更多一些。

礼拜五晚上,杨楠从厕所洗干净一脸精液出来,就那么光着屁股坐到了电脑椅上,关掉了助兴的同性小黄片,一边打开大菠萝2指挥着她最近练起来的女巫刷刷刷,一边嘟囔着抱怨说:“一个礼拜了,你也没点动静,张星语、金琳都不见你找,就是等着送上门,你也得给她们个机会吧?要不我再跟你吵一架回宿舍住几天?”

“那倒也行,可我觉得张星语多半还是跟我找别处开房,金琳……肯定不会主动找我了,我找她这几天也没机会啊,没看她神出鬼没的男朋友都堵不住她。”

“怎么没堵住,堵住两次呢。”杨楠哗哗哗地往小怪脑袋上砸暴风雪,随口说,“可不管用啊,金琳话都不说拨拉开就走,要我说啊,她对那男的应该是没感情了。诶,你说她会不会一开始就不是真喜欢人家啊?”

“行了,管他们那么多呢。”赵涛懒洋洋翻了个身,捧着手里的GBASP也玩了起来,杨楠不会给他买衣服,倒是省吃俭用给他买了个新游戏机,真是搔到了他的痒处,让他拆封那天晚上狠狠送她升天了七八次,“下礼拜劳动节放假,小蓓该来了,等她走了再说吧。”

“感觉你最近怎么突然没心气儿了。”杨楠看着屏幕上被小怪轮了的女巫,扭头好奇地说,“不会是年纪轻轻肾亏了吧?”

“亏你个头。”赵涛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懒洋洋说,“男生也有生理低潮期好不好,开春冷不丁一暖和,正是懒得动的时候。没精气神,啥也不想干。”

其实,赵涛倒是隐约猜到了一点自己这一阵子积极性不足的原因。

那就是他已经好一阵子没怎么见过孟晓涵了。

直面内心的话,除掉喜新厌旧追逐美色这样的男人心态,他逗弄攻陷一个个身边漂亮女生,其实也有着一部分向被锁住的孟晓涵示威的意思。

我曾经那么喜欢你,你却对我不屑一顾,我现在能让你爱上我,还能让你看着我被一群美女环绕,而不可能再只属于你,这是多么美妙的报复啊。

少了这一份刺激,只剩下肉欲的驱动,在他每天都有机会充分满足甚至需要节约体力的情况下,自然会有些消极。

毕竟只是为了爽的话,张星语和杨楠简直可以满足任何男人几乎所有种类的欲望。

把掌机放到一边,赵涛没精打采地想,就先这样吧,数量上维持现状,与其非要去硬碰金琳那堵不太软的墙,还不如仔细想想,怎么把张星语哄进坑里,和杨楠比比喷水。

想到这儿,他随口就问:“小楠,你说张星语那么能喷,论喷水你能比得过她吗?”

“我跟她比那个干嘛。”杨楠楞了一下,“有奖啊?”

“要是有奖呢?你有什么想要的么?”

“不是不是,你打算怎么比啊?”杨楠似乎有点兴奋,暂停了游戏扭过身,“你挖挖她,量量距离,再挖挖我?那谁赢还不是你说了算。”

“那当然是你俩都趴床上,撅起屁股,往地上铺个床单,看谁滋得远。”

她哼唧两声,“你想得倒美,可惜人都还哄不到一张床上呢,不会爬就惦记跑……不对,惦记着飞了。”

“我就是准备专心对付张星语,暂时不管金琳,才这么说的。”他拨拉了一下鸡巴,盘算一下,杨楠跟着他大半年,也算劳苦功高,努努力让她吃口新鲜的,以后她才能尽心尽力帮忙嘛。

不然女人那么多,他又不想甩,甩也甩不掉,这个也要那个也要,怎么应付得过来。

“好啊,我反正没脸没皮了,喷那一下还挺爽的,你能让张星语在我旁边撅屁股,我就没意见。奖不奖的,你让我好好操她就行,我非让她求饶跟我道歉不可。”

啧,还真是小心眼。

不过这点事记这么久,说白了还是杨楠掩饰自己垂涎张星语的借口罢了。毕竟人家屁股练翘起来,唯一嫌弃的短板就补上了。

想象了一下俩人一起喷水的样子,赵涛觉得胯下有点发热,笑道:“你先过来,给我好好操操吧。”

“等等,我正打老怪呢,沙漠里这个大虫子难打死了。第一轮我就卡了好久。”

“哟,你这是长本事了啊?”

杨楠皱了皱眉,把电脑椅推到一边,弯腰扶着键盘鼠标撅起了屁股,“反正我也是开着门来回跑磨,你等不及就先来吧。别太使劲儿啊,别太爽了我顾不上操作再死了。”

于是,赵涛第一次看着督瑞尔做起了爱。

体验还真他妈新鲜。

当然,在他的故意骚扰下,杨楠的女巫还是死了。

女巫在里面死去活来,她在电脑桌边死去活来,还挺带劲。

最后射进去的时候,赵涛想,也许,该给电脑上装点尾行和电车之狼之类的游戏教教她怎么玩了。

说不定,能教出个女痴汉呢。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