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六十四章

赵涛懒得再动,但觉得张星语百分之百还有余力高潮个七八次不止,就歇了口气,上上下下接着摸索起来。

他是忘了带帮忙省劲儿的道具,但光靠手指,伺候余蓓高潮一次可能有点难度,送张星语高潮迭起则都不成问题。

可张星语没要。

明明都已经被他摸到再次湿透,她俯身过去吸吮他下面,想帮他再次硬起来被他拒绝后,她就也摇了摇头,拉开他的手放到胸前双乳之间,轻轻捧住,小声说:“那我也不要了。”

“怎么了?我又不费什么力气,你明明还能爽,动动指头帮帮你呗。”

“不要,我喜欢和你一起舒服。”她低头亲吻着他的指尖,像是在说一个很重要很神圣的愿望一样,“感觉你在我里面变大,射出来的时候,听着你喘气的声音,我就觉得浑身发麻,舒服得快要死掉了。你用手指头和玩具欺负我的时候,虽然也是舒服,可就没有你在我里面的时候那种特别的感觉。我还是喜欢和你结合在一起的滋味,特别喜欢。”

“大餐吃饱了,来点甜点也不错嘛。”对男人来说,看漂亮女人蹙眉咬唇闭目娇啼高潮迭起的成就感,可是不逊色于射精的心理满足,而且经验越是丰富的,就越喜欢看,“我喜欢看你舒服时候的样子,太迷人了。”

“明天有课,咱们还要早起呢。”张星语想了想,还是摇头说,“休息吧,你喜欢看……有时间的时候可以看个够。你不动,我……我自己摸给你看都可以。上课别迟到,可别再让于钿秋找机会咬住你。”

“她敢。”赵涛不屑一顾地说,“沾满她骚汁儿的裤衩还在我兜里揣着呢,再给我找事,我就让她直接完蛋。可别觉得我操过她,她就算是我女朋友,有老公的货色,我才没兴趣。”

张星语观察着他的表情,带着一抹暗喜,乖乖贴在了他的身上,拉起被子,柔声说:“晚安,做个好梦。”

“晚安。”他扭身抱住她,亲吻几秒,微笑着闭上了眼。

虽说早睡早起,可回去的时候并不如他们设想的那么顺利,早晨的小旅馆这边,竟然二十分钟没有一辆出租车经过。

他们不得不迈开腿一路走到商场那边的大道,才在快七点的时候拦住一辆空车。

路上还赶上上班高峰,堵在两个路口各十分钟,等到送到赵涛租住的家属院门口,第一节课都已经打铃了。

赵涛匆匆去家里拿上书,蹬着二手破自行车就往校园赶。

张星语直接让出租车送进了校门里,回宿舍换了衣服。

还挺巧,俩人一个从北门进,一个从南门进,一个教室在南侧,一个教室在北侧,搁走廊中间,还缘分十足地跟日剧一样迎面碰上。

赵涛下意识地抬手打了个招呼。

但张星语只是动了动眼睛,就一脸漠然地从旁边擦身而过,匆匆走远。

他扭头来回看了看,已经上课的教学楼走廊里,也就放着清洁立牌的厕所有突然钻出来个清洁工的风险。

而这点被发现的压力,就足够让她伪装成那副样子,压抑着满肚子爱意和爱液,一溜小跑逃掉。

看来以后想在学校里面享用一下她,难度可能还真不低。

迟到的是于钿秋的课,赵涛心里自然不慌,打着呵欠从后门钻进去,抬眼看见于老师羞怒交加地正瞪着他,马上举起双手,一个比划OK,一个伸出食指,穿进去抽插了几下,活活给台上的女老师挤兑出一个大红脸来。

他没什么特别铁的交际圈子,本来还发愁怎么打听金琳那边的小道消息,没想到下课往男生堆里一凑,才装作随意地挑了个头,大家就七嘴八舌交流起了这两天最重磅的感情八卦,而且,很快就吸引来了此道专家——班上女生们的加入。

课间这短短七八分钟,就让赵涛听了个大概。

这种目击者众多的流言一般来说添油加醋的部分不会太过火,稍微脱脱水,排除掉女生嫉妒心态夹带的私货,差不多就能还原出个八九不离十。

最关键的是,金琳铁青着脸出去的时候,有三个好事的女生一路装着打抱不平跟去了。

而那仨里有一个跟杨楠同屋。

等晚上回去家里一碰头,赵涛就算是知道了全程。

如果那三个专业级狗仔的描述没有恶意扭曲的话,昨天上午,金琳特别冷静地装成旅馆服务员骗开了男友挂着请勿打扰的房门。

光溜溜的男生大脑瞬间死机,估计一时间不能理解为什么女朋友会从天而降,下一秒,金琳的脚就狠狠蹬在了他的胯下,毫不顾忌身后就有三个已经忍不住围过来的、打着帮忙旗号的同学。

根据事发时屋里这对男女的身体状态,那三位做出了精确的判断,不是正在办事,就是正要办事。

也就是说,金琳的男友是在升旗向太阳的战斗状态被一击破卵,当场跟虾仁一样缩成一团滚在了地上。

金琳气势汹汹杀进去后,里面那个挖墙脚的女生完全吓懵了头,抓着被子不知所措,眼眶里都已经有泪花打转。

更明显的是,旅馆那白花花的床单上,落着几小块已经干透了的暗红。

三个跟过去的女生探头探脑,结果没听到预期中的台词。

比如什么“好啊,XXX,我平常待你不薄你就这么对我?”,或者“XXX,我说XX怎么最近老往XX部跑,原来你们已经搞到一起去了!”,再不济,也得骂个狗男女什么的吧。

可金琳那一脚踹过之后,进了屋,看见床单上的血,就突然变得平静下来。

平静得吓人。

等到她男友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呲牙咧嘴忍着疼爬到她旁边,还没开口说话,她就低下头,微微一笑,问:“我和她谁好看?”

她男友苦着脸说:“你。”

“那你喜欢我还是她?”

她男友楞了一下,为难地看了一眼昨夜才把处女交给他的女生,哭丧着脸,狠下心说:“你。”

“那你跟她上了床,破了人家的处,是不是就该跟我分手,对人家负责了?”

她男友有点慌张,不自觉地说出了心里话,“不是,我……我不想跟你分手。琳琳,我……我喜欢你啊。”

旁边才刚带上奶罩的女生表情顿时变得非常难看,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金琳就突然转身看向她,带着一丝冷笑说:“你看看你,费劲心思爬上床,被人玩了一夜,结果连句喜欢都捞不到,他连分手的意思都没有,你图个什么,恶心我?你的身子就这点价值?爹妈把你养这么大,知道的话,气不气?”

她伸手拍了拍那个女生呆若木鸡的脸蛋,“你真是傻,今天之后,全学校都知道你是个勾引别人男友的贱货破鞋,你觉得他会顶着那么大压力非和我分手去跟你在一起吗?他要是有那种决心,怎么会偷偷摸摸和你出来开房?我都不需要原谅他,我只要给他一点原谅的可能性,你就什么也得不到。因为,我比你漂亮,比你聪明,而且,他没吃着。”

那女生颤巍巍看了一眼昨晚还满嘴情话的情人,可他马上转开了脸,匆忙在椅子上套着裤子。

金琳又换手拍了拍那女生另一边脸蛋,淡淡道:“我也不拿你出气,看也知道你就是个傻逼,为难一个傻逼,毫无意义。想想以后在学校怎么混下去吧,挺考验你脸皮的,加油。”

说完,金琳起身就往房间门口走去。

她男友连忙伸手拉住她,连声说:“琳琳,琳琳我知道错了,我……我就是一时糊涂,你看你老不让我碰,我……我真憋不住了。她一勾引我,我又喝了点啤酒,这不是就上头了么。”

“操你妈个逼!”那女生终于爆发出来,“你昨晚约我出来吃饭,说你心情不好让我陪你喝酒,还给我一直说金琳怎么亏待你怎么不像个女朋友,哄着哄着把我哄来旅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就被你干进来了,操你妈现在翻脸不认人了!你还是不是男人?”

她泣不成声地拍着床上那块血印子,“你看看,你给我好好看看,我要不是喜欢你,我他妈能用这个安慰你吗!你说你迟早要跟她分手的,你这会儿怎么不敢说了!”

金琳转过身,声音温柔得吓人,“我之前就问过你,你是不是打算将来跟我结婚,你说是,我才同意和你恋爱的,对不对?所以,你不是跟我玩玩,对不对?”

看他连着点了两次头,金琳又说:“恋爱这么久,我没要你买过什么吧?一起吃饭,我没一直叫你请轮流付钱了吧?你们哥们聚会,我没有哪次叫你丢过脸吧?我说过,我对校园恋爱没有安全感,拿到结婚证之前我不会把自己真正交出去,因为没了的就是没了,再也回不来了,你当时同意了吧?”

说完,她狠狠抽回手,向后退开两步,“解决好你和你小情人的问题,不然,学生会的工作我周一辞掉,咱们以后,就不要再见面了。”

“琳琳!琳琳!”

无视男友的呼喊,金琳转身大步走出房间,对着目瞪口呆的三个随行女生说:“热闹看够了吗?别再跟着我了,我要找个地方静一静。谢谢。”

然后,金琳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旅店。

金琳的男友关上了房门,在外面的三个女生都能听到,里面在激烈地争吵,那个女生从咒骂到哀求,再从哀求到咒骂,但很显然,已经失去某种宝贵东西的她,不可能再有跟金琳比较的本钱。

而对于心思比较正常的男生来说,性交,也不可能是恋爱的唯一考察点。

更何况,未来可能结婚还守身如玉的校花,和随便约一下就能上床的有点可爱的女生放在一起,对任何男人来说,选谁当伴侣都几乎不成为一个问题。

最后,穿好了衣服的金琳男友夺门而出,留下了房间里嚎啕大哭衣衫不整的小情人,走得一样头也不回。

金琳直到晚上九点多才回宿舍,她手机关机,谁也不知道她大半天都去了哪里。

找来找去找不到人的男友最后只能死等在女生楼楼下,承受着来来往往的白眼、鄙夷和窃窃私语等待着。

但金琳从另一边一本女生常走的那个门上去了,回宿舍的时候,还把在窗户边围着看楼下热闹的舍友吓了一跳。

晚上她们都想聊聊,装作劝解开导的样子询问一下具体情况。

结果金琳很轻描淡写地把抓奸在床的事说了一遍,台词都表演给舍友看,最后还笑着说:“呐,我是不是很有气势?”

有人试探着问了一句,“那你打算原谅他吗?”

金琳沉默片刻,说:“看他表现吧。”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