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六十三章

这一晚,赵涛真正确定了张星语是天赐尤物的这个事实。

单纯从肉体能给男人带来的感官愉悦上计算,如果余蓓有六十分,杨楠差不多有七十分,那么,张星语的前后两洞加起来,少说有一百三十五分,而满分一百五是什么样子,赵涛自己都想象不出来,可能,就是口交技术上去之后的张星语完全体吧。

按部就班,看着电视闲聊温存到八点多,他就很自然而然地把手伸进了张星语的领口,明确表示要开始今晚的肉体交流。

她红了红脸,往他怀里靠了靠,小声问:“都俩小时了,我……我是不是进厕所再洗洗?”

知道她爱干净,赵涛也就放手点头,看她进去后,就关掉电视,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

他有点怀疑,张星语好像能从灌肠和肛交中得到不逊色于被玩弄小穴的快感。

果然,和他猜测的一样,听厕所里面冲水的声音来计数,之后这小半个小时,她就不停在重复灌肠、清洗的过程,足足洗了七遍。

洗成这样的嫩屁眼,他感觉就是把舌头钻进去都不要紧。

于是,他就那么做了。

张星语的反应果然非常激烈,扒开屁股蛋,插入的却不是肉棒而是舌头,括约肌顿时就兴奋地缩紧,跟个皮套一样嘬着他的舌尖,拉得舌头下那根筋都有点疼。

三分钟,前面的豆豆都没揉几下,她就被屁眼里的舌头勾出了第一次高潮。

干脆,再接再厉,赵涛顺势继续,双手配合,又是三五分钟不到,给她爽到潮吹了一次。

“赵涛……嗯嗯……我要……我要你……别用手了……好不好?”软绵绵撅起屁股左右摇晃,她水汪汪地看着他,彻底没了骨头。

“好啊,”他亲了她已经很有弹性的屁股蛋一口,翻身往那儿一躺,扶了扶老二,“那上来吧。”

“诶?”她坐在床上,楞了一下,“可我……腿都软了啊。”

“憋憋劲儿嘛。你不是老做深蹲么,这点力气都没有?”他伸手捏着她的奶头,轻轻搓揉,“反正我今晚先不动,你要就上来。”

“哼嗯……”她皱着眉撒娇了一下,磨磨蹭蹭爬上他,分开腿之后,才有点迷茫地说,“那……可以要前面吗?”

“不行,你都洗那么干净了,我要后面。”他干脆地说,指头在她已经湿淋淋的肉缝上摸了一把,“快点,一会儿不够硬了。”

“哦。”她拿过开了盖的凡士林,抠了一团下来,小心翼翼抹在后面,还用指尖往里戳了戳。

“多抹点,这样更舒服。”他叮嘱一句,就专心地抚摸着她的身体,帮她预热。

“嗯。”她趴在他身上,乖乖地一团一团往后抹,指尖在小小的后庭花蕊里钻来钻去,不一会儿,竟然气喘吁吁面色潮红,好像玩出了感觉。

“喂,别自己一个劲儿抠了,我等着你呢。”他赶紧提醒一句,挺腰用硬梆梆的老二顶了她一下。

她这才意犹未尽地爬起,先用跪姿瞄准了一下,发现走后门这样好像不太顺畅,只能沉低之后贴着赵涛的小腹向后撅,又累角度又别扭。

扶着肉棒摆弄了一会儿,她总算灵光一闪,在蹲姿女上位中找到了可以用后面吞下鸡巴的架势。

她咬住嘴唇,身体后倾,扶着赵涛的大腿,总算让小小的臀眼找到了最顺畅的角度,缓缓沉下。

之前和杨楠在一起的时候赵涛就知道,女上位是非常有利于下体紧缩的美妙姿势,前提是女伴要有足够的体力进行下去。

不过他没想到,原来习惯动作的不同,女上位和女上位之间的差异竟然也不小。

也许是最近一直在做深蹲的缘故,张星语在上面做动作的时候,会优先屈伸髋部而不是弓腰,这样的情况下,往下落的时候,大腿的肌肉和臀部一起发力,向两侧舒张,盆腔附近的肌肉就呈现出打开的趋势,小小的屁眼也能柔软舒展的包裹吞入坚硬的肉棒。

而当向上提的时候,标准深蹲会要求臀部发力前推,这种习惯性地用力方式会让整个下体霎时收紧,加上她肠肉本来就不同寻常,菊穴入口又格外柔软娇嫩,靠着充分的润滑几个起落,赵涛就爽得连屁股都开始用劲儿。

“哦……星语,好舒服,加油!”他抚摸着她的脚踝,感觉真是去了天堂一样快活,能在射精前就被吮吸的一阵阵发麻,这在以前可是只有余蓓使尽浑身解数深喉才能勉强沾边的成就。

“我……我也想……可……可好粗……呜……”她勉强保持着起落的节奏,虽说近两个多月在强化锻炼,但体能基础毕竟不强,屁眼里又舒服得前面都成了小溪,不过十几下,膝盖就已经在颤巍巍晃悠。

“加油,宝贝,我从没这么爽过。快,动得再快点。”他喘息着催促,那肛肉收紧上提的销魂每一次都是享受,简直让他想说,此洞乐,不思逼。

看了一眼他期待的眼神,张星语咬紧牙关,细细的胳膊上都凸起了肱二头肌的痕迹,玩命加快速度,仿佛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吃屁股里的老二。

越动越是后仰,很快,她就变成了近似臀桥的姿势,小腹和大腿根尽是汗水,颤声说:“赵涛……不行……我……我要没力气了……我真……坚持不住了……”

赵涛也快要到了喷发的边界,他粗喘着摁住床板,说:“那你挺起来,别放下!”

跟着,他从下往上,对着她悬在半空的销魂菊穴就是一通猛攻。

他忍耐着,一直忍耐着等到张星语尖叫着高潮了一次,才颇为得意地放松了会阴,挺着腰往她高潮后稍微松弛了一些的屁眼里灌注起来。

没想到,精液一射进去,她竟然又哽咽般哼了一声,浑身颤抖,刚松点的肠腔又紧紧把他攥住,蠕动着宣告了连续达到的高潮。

他摊开在床上,龟头还被她一夹一夹吮得酸麻欲尿,舒服透顶。

但这强烈的快感中,他却在有些错愕地想,张星语这陪他一起去的性高潮,莫非就真甩不掉了吗?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