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五十九章

“赵涛……嗯嗯……别摸了……求你。”含着粗大的肉棒,张星语的声音有些发闷,她并了并腿,紧紧夹着屁股,腰一下都已经在微微颤抖。

“怎么了?这不都是你平常最喜欢我摸的地方吗?应该很舒服才对啊。”赵涛故意装傻,手指更加快速地拨弄她已经翘起的乳头。

“可是……会……憋不住的……”她吸紧阴茎猛唆了几下,可怜巴巴地抬头说,“赵涛,你舒服了吗?求你让我上厕所吧。”

“不行,还差最后几下。”他干脆站了起来,双手抓住了张星语的头,猛地往喉咙深处顶去。

连口交都还很生涩的张星语哪里知道调整咽喉肌肉的技巧,一根肉棒猛戳进来,顿时噎得她眼冒金星,呜唔一声就险些吐出来。

赵涛向后一拔,龟头贴着舌面前后磨了两下,跟着又是一插。

如此重复了四五次,直到听见她无法控制地激烈咳嗽起来,才猛地往后一撤,笑着说:“好了好了,你快上吧。”

但从刚才就已经隆起渗出水来的屁眼在如此剧烈的咳嗽下哪里还关的住门,第一声咳嗽,白嫩的屁股中央就跟着一起喷出了一片水花,她哭着想要爬起来,但嘴里还是无法控制的咳嗽,每咳一下,屁眼里就会喷出一小道水柱,硬憋住时候,还会传来小小的屁音,把她一张俏生生的小脸瞬间就羞成了一匹大红布。

“别看,别看……赵涛,你别看啊啊啊……”张星语好不容易快要爬起来,可脚踩在地上脏兮兮的水里,恰好打滑了一下,让她抱着近在眼前的马桶,噗通跪倒回去。

括约肌彻底失去了控制,水流带出了稀薄的粪便,伴随着噗噜噜的声音,哭喊的美貌少女双腿之间,终于还是淌出污秽的流质,黏乎乎垂落到地上。

“呜呜呜……呜哇……哇啊啊啊……”

完全被羞耻蹂躏的内心似乎到达了极限,张星语蒙住脸,一边排泄,一边嚎啕大哭起来。

赵涛拿下花洒,及时把排泄出来的东西冲入开了盖的地漏中,空气虽然有那么一点微臭,不过他早有心理准备,也不觉得有什么,反正他早就知道,不管是美少女美少妇还是美熟女,一样要拉屎撒尿放屁,那些东西也一样是臭哄哄的。

热水持续的冲洗在张星语颤抖的屁股上,嫣红的屁眼开合了几下,再也挤不出什么东西,只吹大了一个颇为滑稽的气泡。

一直等到她的大哭专为抽泣,赵涛才蹲下去,抱住湿漉漉的她,用磨蹭分享了她身上的汗水和洗澡水,用温柔的亲吻一点点擦去她脸上的泪滴,然后,在她表情变得有些迷茫而和缓之后,柔声说:“好了,我的宝贝小星语,该洗第二次了。”

也许对女人来说,底线永远只有在第一次被突破前才有价值,张星语委屈地抽泣了一会儿,就乖乖站了起来,拿起针管,再一次灌肠。

羞耻心大概是终于走向了麻木,她这次还有心思让他扶着,侧身抬起一条腿踩在洗手池上,换成了比较顺手的姿势。

她没再磨蹭,也没再多说什么,一管接一管的注射进去,直到极限后,才微微颤抖着转过身,眼眶红红地望着赵涛的眼睛,问:“我……我可以坐马桶吗?”

“可以。”他笑了笑,搂过她扶她坐下。

没有再说什么你看着我不好意思之类的话,张星语闭上眼睛,握着他的手,松弛了紧绷的下体。

这次她拉得很彻底,以至于前面还挤了些尿出来,淅淅沥沥地响了会儿。

她抽了抽鼻子,没有拿卫生纸,而是直接抬头问他:“还需要洗吗?”

“如果你觉得差不多就行,因为我没你那么爱干净,我不太嫌弃的。”他套弄着肉棒保持着硬度,笑嘻嘻地说。

张星语咬了咬牙,站起来开始了第三次灌肠。

这次,她比先前多打了一管进去,坐下到马桶上开始排泄的时候,脸上泛起了微妙的红潮,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掩饰什么,她拉过赵涛,一边拉出肚子里的水,一边舔着他已经有些发软的老二。

“挺干净了,我看都是清水了。”看她站起来,赵涛望了一眼马桶里面,有点迫不及待地说。

“不要。”她摇摇头,又开始抽水,反手刺进屁眼,灌入,“还脏,你肯定还要让我吃你的那个东西,我一定要洗得干干净净才行。”

“呃……好吧。”赵涛挠了挠头,垂下视线看了看,肉棒都已经等太久软掉,还真不如刚才就在她嘴里先射一次。

第四次拉完,她又开始灌第五次。

等到这次她从马桶上起来,反手摸了摸自己的腚沟,把指头放到鼻子前小心翼翼地闻了闻后,总算舒了口气,说:“嗯,干净了。”

赵涛打了个呵欠,马上拿下花洒,开始给彼此洗澡。

“这个……真能进去吗?”跪下给他清洗龟头后棱的时候,张星语捏着软绵绵的老二,很担心地说,“屁股裂开的话……是不是还要去医院啊?”

“我会小心的,如果觉得你不行,我就放弃。放心,星语,我不会真伤到你的,相信我。”他把大毛巾递给她,过去拿上洗手间里那小瓶沐浴露,离开了卫生间。

他还挺喜欢张星语后来那忍着羞耻和恐惧配合的态度,所以,决定给她的小屁眼一个温柔的开苞之夜。

已经完全听他摆布的张星语很快就在铺平的单子上趴下,分开双腿,埋头在臂,伏胸撅臀,仿佛已经认命,只在他爬上床的时候小声求饶一样说了句:“轻点。”

他想了想,反正这会儿自己也还没硬,就坐在那儿揉了揉她的屁股,低下头,先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上去。

“嗯?”她果然抖了一下,微微晃了晃屁股,但没吭声。

他扒开臀肉,对着微微绽开的肛门,吐出舌尖压在上面,灵活的拨弄起来。

“嗯……嗯啊……”异样的酸痒很快就让她呻吟起来,那地方被舌头舔过,带来的不光是新奇的快感,还有一种被爱人丝毫不嫌的微妙满足。

他用舌头挖掘着她的肛肉,手指则轻轻抚摸上她光溜溜的耻丘,顺着外唇的裂缝拂过,顶部的小小入口,已经渗出了湿润的蜜汁。

“舒服吧?星语,你前面都湿了。”他抬起头说了一句,笑眯眯地继续舔着。

“唔……”她还是把脸埋在胳膊中,不说话,白白的乳房压在床单上,从边挤出扁扁的一小团。

他想了想,干脆一边亲吻着她的后庭小花,一边双手在她周身按摩游走,帮她一点点松弛下来。

后门喷水已经看过,不如,再看看前面喷水的美景好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