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一直到进了小旅馆补了那顿早就该吃的午饭,赵涛费尽了口舌,才算是让张星雨的情绪平复下来。

他开始觉得,自己似乎招惹了个大麻烦。

的确,越重视爱情的女生对他来说越手到擒来,可把爱情的地位放到这么高,一副高于生死高于一切的架势,就让他有点心里发毛。

尤其是他这锁情咒保不齐还拉着雷管的引线,万一不小心,在大学里闹出人命,就算学校能调动关系压下去影响,他其乐融融的花天酒地后宫梦可就彻底完蛋了。

他放下身段好言好语软磨硬泡一顿哄,再搂搂抱抱上亲下摸抱到床上一通操,送她高潮了个两三次,这才估摸着飞过了危险线,稍微放下心来。

他还捎带脚又测试了一下,到了快射的时候,分开她的腿稳住腰不动,垂下手指头玩她的小豆子,硬是这么插在里面给她揉出了一次高潮。

趁着那一波正在回退,他赶紧补上最后十几下,噼噼啪啪撞得她咿咿呀呀。

结果到他浑身肌肉发紧忍不住猛力往里顶死的那一下,张星语又跟八爪鱼一样紧紧搂住了他,尖声呻吟着陪他一起去了。

他每次射精,娇嫩的阴道壁都配合着肉棒的动作恰到好处的往内部吮吸,那节奏把握之准确,让他都有些怀疑,她下面那条滑溜溜的腔道,莫非还另有一个大脑?

射完之后,内里嫩肉那余韵绵长的一串裹动更是让他欲仙欲死,趴在她潮乎乎的裸体上不想动弹。

一番激情之后,张星语说话总算是回复了正常,可还明显听得出来,她对于钿秋的事情耿耿于怀。

可能在她的心里,比她先到的,她没资格也没胆子在乎,可比她靠后的,她总该能吃几口醋,撒撒娇使使性子。

赵涛反正都软了,耐心也好了许多,就搂着她絮絮叨叨编了一通,真里掺假的说了一堆。

反正核心思想就是,他上学期挂课后就惦记着要找于钿秋报复,他知道自己有能让女人不知不觉着迷的本事,于是这学期就刻意接近献殷勤,只不过没想到没俩月就已经见了效果。

于钿秋来这里并不是巧合,而是发现他过来可能是跟谁有约会,一时上头跑来的,她因为嫉妒张星语,所以威胁要告发他们的关系。

“我实在不知道如何解决,我总不能杀了她灭口吧?”赵涛随手在她身上这儿掏一下那儿捏一把,知道她已经闹不起来,笑道,“我也没别的本事,干脆一横心,把她拖进去强奸,啊不对,强行鸡奸了。她裤衩都被我带回来了,上面全是她的骚水儿,要是敢给你找事儿,我就让她身败名裂不得好死。”

张星语抿着嘴用脸蹭了蹭他的胸口,想了一会儿,软语央求道:“她既然是要告发我,那……你把于老师的小裤衩给我好不好?也让我报复一下她嘛。”

知道这女生远不是看起来那么柔弱可怜,醋性大,心眼小,身边其他女人的把柄,说什么也不能被她拿住,他摇了摇头,直接回绝:“不行,我说了,我不乐意看见我的女人给彼此找麻烦。谁主动挑事儿,我就收拾谁。于钿秋虽然不可能跟我,但好歹也是被我干过屁眼的,我可不让你瞎胡闹。”

张星语撇了撇嘴,眼里那点不甘心一闪而过,咕哝道:“于钿秋……真的是乐意把后面给你的?那个……多恶心啊。”

“恶心你刚才不还是直接放嘴里了。”他笑眯眯地说,“也没见你嫌臭。”

她愣了一下,跟着尖叫一声翻身下床,光着屁股就去端了一大杯水,冲进厕所呼噜呼噜漱起口来,足足往池子里吐了七八次,才气哼哼地说:“你讨厌死了!怎么……怎么不提醒我一下,你……你让我吃于老师那里出来的,我饭都要吐出来了!”

他忍着笑,一脸无辜地说:“我就是舔你小逼的时候为了方便摆一下姿势,又没说真要69,是你自己积极得不行,抬头就吃进去了。所以啊,你看,情到浓处,谁还嫌恶心啊。”

“那……那明明她有前面可用。你干嘛要那臭哄哄的地方。”张星语走出来坐到床边,伸出小手在他肚子上随便划拉着,“那地方舒服啊?”

“要说舒服么……其实也就那样,可心理意义不一样啊。她小穴被老公少说干了大几百次了吧,孩子还钻出来过,旧得不能再旧,我想想就发软。可后面就不一样了啊,我是头一个往里进的,这也是彻底占有女人的一部分嘛。小楠、小蓓就都给我了。我也不是特别爱走后门,但一想到那个女生全身上下都是我的,我心里就舒畅,就快活,就更喜欢她。”

张星语坐到床上抱住膝盖,愁眉苦脸地发了会儿楞,可怜兮兮地说:“你……你也想要我后面吗?”

“想啊,不然总感觉漏着点什么一样。”他笑眯眯地说,“不过这个不能勉强,毕竟你不比于老师那么成熟,你要不心甘情愿,到时候屁眼紧张,容易裂伤。我还是尊重你的意思。”

张星语盯着自己脚尖看了一会儿,抿了抿嘴,又下了床,“你休息吧。我……我去洗个澡。”

走了两步,似乎是有东西从下体流了出来,她赶紧拿了张纸巾擦擦,垫着去了洗手间。

赵涛看到这一幕,才突然想起,张星语没提过让他戴套,害得他玩得太开心,把给她吃紧急药顺便教她下次经期吃避孕药的事儿给忘了。

他走到洗手间门口,推了一下门,里面竟然插上了。他只好在外面问:“星语,你洗着,我出门买点药去好不好?”

“什么药啊?你不舒服吗?”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是疑惑,还非常担心。

“避孕药啊。”他很干脆地回答,“我没戴套子,你再不吃药,是准备大学里养宝宝啊?”

卫生间里安静了一会儿,传出她有点别扭的声音,“那个……也不急着吃吧。早点晚点没关系的。”

“怎么没关系,这个越早吃效果越好,回头我给你买固定时间吃的,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呀啊……”里面惊叫了一声,接着传来她明显想要岔开话题的声音,“赵涛,我觉得后面不可能啊,我……我用小拇指,都觉得好酸好涨,而且好难进。”

“抹点肥皂就好进了。”他扶着门,皱眉想了想,说,“那你是希望我戴套吗?”

张星语又沉默了一会儿,不情不愿地说:“不要,我……我喜欢你直接在我里面的感觉,我才不要有东西挡着。”

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儿,赵涛沉声问:“星语,你……该不会是真想要个宝宝吧?”

没了别的声音,只剩下卫生间里哗啦哗啦的水响。

等了好一会儿,他忍不住又开口说:“星语?你怎么不说话了?”

过了将近两分钟,里面才传来张星语忐忑、委屈又小心翼翼的声音。

“我……没资格要你的宝宝吗?”

* * *

【CHY-30(A)】

“来吧……”她轻轻呢喃着抓住了他,“让我给你更值得记住的一夜。”

“呃……”喉咙里溢出愉悦的喘息,他抖了一下长长的耳朵,被抓握住的裤裆中,早已经充血的器官膨胀到快要爆炸,“玛莎……这……真的可以吗?”

“你觉得我会在不可以的情况下,变成现在的样子吗?”她低哑地笑了起来,分开结实的长腿,沉下胯部,用柔软毛发覆盖的湿润泉眼,轻轻摩擦着他高耸的裤裆,“你这味道真是太棒了,我还从没有湿润过这么快。我都能感觉到肚子里有暖洋洋的东西在流淌。你真是比月光和酒还要好。”

带着柔软小刺的滑嫩舌头突然舔过了他的耳根,那是身为豹猫属兽灵的她特有的部分,带来的酸痒格外强烈,让他的背部不自觉就挺了起来。

“不用这么紧张,克雷恩。”她娇喘着从他的耳根舔到尖端,娴熟地刺激着精灵头部最敏感的地带,“你明明不是没经验的小男孩了,你就不想对我也做点什么吗?”

他试探着抬起手,放在她近在咫尺的赤裸胸膛上。

那过于健康的浅棕色肌肤看上去并不如雪白无暇的观感那么细腻,可实际摸上去后,才体会到了无法形容的滑腻饱满,他情不自禁地握紧,充满弹性的乳肉随着他的指头变化着形状,茶色的乳头从指缝中伸出,在他的视线里颤动着变长,翘起,散发出雌兽般野性的情欲气息。

“很好……”她伸长了能带来魔法般美妙滋味的舌头,用尖端轻轻搅动着他敏感的耳窝,呢喃道,“你还可以更用力一些,我不是柔弱的精灵女孩,我是丛林里游荡的豹,你不用怕伤到我。”

他吞了口唾沫,手指用力捏紧,不算太丰满但十分结实的乳肉立刻反馈给他迷人的弹力。

“玛莎,我想……舔。”

她的身躯充满了久经锻炼的力量感,就连本该丰腴柔软的乳房也一样。

她轻轻笑了起来,咧开的唇缝中,尖利的虎牙难得透出了几分可爱。她挺直腰,坐在他的膝上,自己用手托起了胸前肉球,凑到他的嘴边。

他迫不及待地一口吮住,舌头狂热地围绕着硬翘的花蕾打转。

舔吮的快感一点点侵蚀到她的脑海,和他胸膛撒发的阵阵香气里应外合,让她的大脑感到一阵麻痹一样的浪潮。她有点惊讶,意外自己只是被这样亲吻搂抱,最娇嫩的部位竟然就有了想要痉挛的酸麻冲动。

湿润的口腔和灵活的舌头不断地刺激着膨胀的乳蒂,她渐渐昂起头,柔软的尾巴缓缓翘起,绕到前方,用毛茸茸的前端拨弄着他的衣服。

太碍事了。她眯起湿润的猫瞳,说:“克雷恩,都脱掉吧。也让我重新好好看看你,看看真正的你。”

他依依不舍地放开口,飞快的脱掉身上的东西。

她退开到床上,后仰着坐下,圆润而明亮的瞳孔牢牢锁定着他一点点变得赤裸的身体。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感觉却完全不同。

这次,她占据了优势,掌握着一切。她喜欢这种感觉,喜欢到连尾巴的根部都在微微抽动,臀部中心的花蕊,已经被热情的蜜汁彻底染湿。

终于,他解除了全部的束缚,眼里闪动着炽烈的光彩,急匆匆走了过来。

他弯下腰,想就这样吻上她,把她压倒,然后尽情的抚摸她,亲吻她,用力的贯穿她,填满她,让她的花房容纳他此时此刻所有的欲望。

但她闪了一下,完美的发挥出自己身为盗贼的灵巧,瘦削的腰肢一扭,就把他反压到了下面。

头顶的猫耳因为亢奋而直挺挺地竖起,她低下头,啃咬了一下他的嘴唇,吻向他的胸膛,吸吮了两下他敏感的乳头,伸手握住了他已经高高竖起的肉棒,“我喜欢在上面,如果你能让我没力气,那之后就轮到你上来。”

他粗喘着点点头,欲火燃烧,焚灭了可以用来思考的理智。昂扬的性器急需比手指更加美妙的抚慰,情不自禁地在她掌心中耸动了两下。

“这么着急了吗?”她舔了舔嘴唇,“那好吧,夜还长着呢,咱们……就先来一次吧。”

双膝打开,膝盖下那道醒目的疤痕落入到他的眼中,他心疼地伸出手,轻轻抚摸上去。

她颤动了一下,眼波不自觉地温柔了几分。

垂下双手,扶住他紧绷的小腹,她保持着蹲姿,缓缓把浑圆坚挺的臀部沉下。

灵活的尾巴卷住了他男根的下半部,像是套上了一个毛绒绒的圈。很快,尾巴就调整好了耸立的朝向,对准了她已经做好充分准备的蜜壶。

和他曾见过的精灵女性不太一样,她的下面,纤细柔软的绒毛围绕着两瓣丰厚而富有弹性的唇裂,两侧因兴奋充血的时候,会膨胀出鲜红的色泽,让通往内部的入口在正中央浮现出来,整个耻丘的部分都比之前还要隆起突出,散发着雌兽发情的气息。

“嗯……啊啊……”湿润的洞口顺畅地吞下他膨大的前端,在这个世界,男性的生理构造本来就远不如女性那么复杂而特异,她继续下坐,愉快的哼声从尖利的虎牙之间倾泻而出,“好棒……嗯啊……进、进来了……”

当臀尖压在卷缠的猫尾上,她有点惊讶地摸了摸自己的股间,小声说:“上次我都没注意,你竟然这么长……”

“会不舒服吗?”他担心地说。

“不,感觉好极了。”她挑了挑眉,浮现着肌肉轮廓的小腹蠕动着起伏了几下,接着,她撤开尾巴,稍稍往后挺直身体,试探着坐了一下,发现不行,再换成跪坐的姿势,把臀部往下沉去。

这次,潮湿火热的蜜穴终于把整根肉棒都吞了下去,嫣红的裂缝紧压在他的大腿根,水嫩柔软。

她的里面又紧又滑,层层叠叠的褶皱密集且充满弹性,坐着不动,里面都会有略微的裹吸感,让他舒畅得浑身发麻,情不自禁就哼出了声。

她娇喘着笑了起来,弯腰深吸了一口那仿佛能令性器麻痹的美妙香味,摇摆起了柔韧的腰肢。

她满意的看着他脸上泛起的红潮,沉醉于将要征服他的愉悦,她更加卖力地挪动着臀部,双手刺激着他的双乳,灵活的尾巴也没有闲着,而是钻入到他的臀沟中,用蓬松的毛发给他敏感的地方搔痒。

这样的刺激下,他很快就剧烈的喘息起来,亢奋地双手也忍耐不住,伸出来抓住了她摇晃的乳房,弓起腰,用舌尖撩拨敏感的乳尖。

她愉快地咬住了下唇,双手干脆后收,扶住自己晃动的臀峰后侧,健美的身躯蛇一样扭动着,让结合的部位带给他全方位的刺激。

他几乎坐起,情欲积蓄在下体,快要喷薄而出,“玛莎……我……快来了。”

她伸手抱紧他,侧头舔舐着他的耳朵,在他耳边说:“尾巴……快……捏我的尾巴根……”

他点点头,双手绕去她的臀后,一边从下方往上冲刺,一边一手握住她已经高高翘起的尾巴,另一手捏住尾巴根部和臀肉相连的坚硬肌块,用力揉搓。

“啊……啊啊……好舒服……克雷恩,用力……顶我……捏我……哦哦……你真好……真是太棒了……”她升高的体温仿佛终于越过了临界值,亢奋地呻吟同时,舌头上上下下舔着他的脖颈,那微刺的瘙痒感仿佛能贯透皮肤,直抵灵魂深处。

两具赤裸的肉体纠缠的越发激烈,破旧的床板发出吱嘎的响声。

风穿过打开的窗,掀起了垂在两边的布帘,双月的光柔和的铺开,照亮了他们身上的汗水。

“啊啊……”

同时发出的一声呻吟后,他们紧紧抱住彼此,达到了悦乐的巅峰。

她显然满意极了,修长的脚趾足足十几秒依然蜷曲,尾巴上炸开的毛发,更是直到半分钟后才缓缓回复了柔顺。

一起躺到床上,他横亘在阴影与月光的交界,而她则舒展了魅惑的裸躯,慵懒地松弛在美妙的月色下。

“还有精神吗?”过了一阵子,她伸来一条修长的腿,轻轻磨蹭着他的腰,娇媚地问。

他点点头,抓住她的脚踝,顺着纤细的小腿向上抚摸,轻易找到了尾巴根部膨胀的地方,用力揉着,“我……再休息一下就好。”

她被揉得哼了两声,一个翻身趴了过来,伸手握住他半软的男根,俯身睁大猫瞳盯着看了一会儿,轻声说:“我来帮帮你。”

说着,她就伸出了她那攻无不克的舌头,顺着他的根部往上缓缓舔去。

“哦哦……”一股酸畅刹那间流遍了他的全身,那密布于舌面的细小肉刺,简直是上天给予男性的恩宠,他快活地呻吟着,血液迫不及待地开始向下集中。

“可要忍住哦,在我嘴里出来的话,我可是会惩罚你的。”她满意地看着他眼底洋溢的炽烈渴求,缓缓低下头,用柔软的唇瓣包裹住了他坚硬起来的肉棒。

当那样一条舌头围绕着性器不断施加刺激的时候,没有男性能忍耐得住。勃涨的感觉很快就凶猛到近乎爆炸,他连忙从她口中抽出,喘着粗气抱紧她,把她像只真正的雌豹一样从背后压倒。

她沉下腰,尾巴缠绕着他的胳膊,撅起了屁股。

火热坚硬的性器再次刺入到湿润肿胀的花房深处,在这最符合兽灵特点的姿态下,狂野的交合,拉开了整整一夜狂欢的下一个篇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五十二)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