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五十四章

“赵涛……放开我,这样真的不行。你放开我。求你了!”于钿秋并不明白,一个美貌柔弱的女人对着兽性大发的男人说出求你了这三个字的时候,就等于把自己放到了饿狼的嘴边。

“怎么不行?老师明明很快就湿了啊。”赵涛单手搂住她的腰,加快了抠挖的速度,指肚也不管什么温柔和技巧,就是粗暴地反复碾压据说是G点的那片地方。

“不要……不……唔……”发觉自己的声音正因为情欲而尖细,于钿秋悲鸣一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双手在背后想要解开缠绕的皮包带子,徒劳地弯曲着纤细的指尖。

“老师,千万小声点,你听,来的人说不定就在在隔壁厕格呢。”他贴着她的耳朵喘气,但手指故意加大了力道,让咕唧咕唧的水声变大到滋波滋波的程度。

“那……那你还不轻点……”于钿秋的眉头拧在一起,急得差点一脚踩进茅坑里。

“没事,这个哩哩啦啦的爱液声,和尿不干净差不多。”他轻声笑着,手指已经明显感觉到那块嫩肉正在因为内部的某样东西充血而膨胀出一片细小的突起,看来准备用在张星语身上的喷水技巧,正好就在于老师的身上演练一下好了。

虽然姿势不太合适,但找到地方,是躺是站的差别应该不是太大,至于女体过于紧张既不放松也缺乏事前按摩的小问题,就用多抠个百十下来解决好了。

他搂着腰的手开始下移,很快摸到了于钿秋饱满的耻丘,他想了一下,贴着浓密的阴毛把掌心压紧,用力压迫着她的下腹部,好似要把耻骨按扁一样。

果然,指肚正在用力摩擦的地方,内部的膨胀变得更加明显。

他兴奋地喘息着,也顾不上去管进来那个女的是不是已经上完厕所,全副精神都集中到了双手上,一个往上托,一个往下挖,就跟要在丰满的臀部中心,生生挖穿掌心之间相隔的耻骨和肉壁一样。

“哈……哈啊……嘶……”于钿秋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只有张大嘴巴,来减少气流进出的响动,像条被钓出水的大白鱼。

可有经验的男人都看得出来,她那貌似十分痛苦的表情中,蕴含的实际上是快要无法承受的愉悦。

“赵涛……不要……会……尿出来……”她再次出声求饶,嘴巴里已经难以维持纯粹的气音,在安静的厕所里听起来格外刺耳。

“这就对了,老师,我今天让你体会的高潮,就是跟要尿出来一样。别憋着,放松点,这是厕所,你怕什么?”他亢奋地回答。

恰好这时传来了冲水的声音,赵涛更是无所忌惮,趁着水箱轰隆一声,接下来要有一段时间的哗哗水流,手腕带动手掌,手掌定住手指,弯曲成一把钝钩子,狠狠在她的肉穴里挖了几下。

于钿秋闷哼一声,赶忙弯下腰,用脑门顶住把手,拼命摁下,轰隆一声水响同时,她的嘴巴再也关闭不住,苦闷的呻吟起来:“啊……嗯嗯——嗯啊啊啊……”

和阴蒂或阴道带来的高潮截然不同,单纯对那一点攻击带来的高潮迅猛而狂野,还会让女人的下体无法控制地进入激烈的痉挛抽搐状态。那丰满的大腿猛地夹紧,白花花的屁股一挺一耸,臀肉上都因为肌肉的力量而浮现出迷人的凹窝,而最正中的花蕊,则终于屈服于赵涛执着的刺激,一道水线喷了出去,比尿清澈,还比尿有力得多,一大半都喷到了厕格的门板上,只剩下一小半顺着大腿下流,弄湿了她的裤子。

“爽吗?于老师。”他舔了舔嘴唇,欲火正因为半裸肉体刚才那淫荡的抽搐姿态而燃烧。

于钿秋没有说话,只是闭着眼,头抵着墙壁,神情复杂,既有愤怒、羞恼和耻辱,又有解脱、愉悦和松弛。

她似乎正在被自己不争气的肉欲和莫名其妙的爱情撕扯,裂成四下飘落的碎片。

“知道吗,于老师,这种爽是可以马上就再来的。”他在耳边呢喃一句,跟着手掌揉了揉她的下腹,指头掏回原处,如法炮制。

“嗯……嗯呜呜——”

果然,不过几十秒,于钿秋的雪白大腿上就浮现出淡淡红潮,绷出了鲜明的肌肉轮廓,跟触电一样摆了两下,又去到了高潮。

这一次喷出来的量少了很多,也稀薄了很多,和他休息三天射上一次的感觉差不多,不过一点都不黏,更像是掺了点蛋清的水。

“不要了……赵涛……我不要了……”于钿秋气喘吁吁地贴着墙,唇角已经有一丝口水流下,看她两个膝盖哆嗦的样子,恐怕就要站不住了。

“老师,厕所的地这么脏,你可千万坚持住别跪下啊。”他兴奋地从裤裆里掏出了重新勃起的肉棒,贴着她大腿上下蹭了几下,“看看,看看,看我多喜欢你啊,于老师,我的鸡巴才加过班,就因为你又硬了。你老公和你上床的时候这么硬过吗?”

看到羞耻的红晕又浮现在于钿秋脸上,他伸进去手指,在已经水淋淋一片汪洋的肉穴中又是一顿掏弄。

一回生二回熟,他都第三次上手,当然准确无比地找到了地方,轻轻松松把她又送去了一次人生极乐之巅。

这次喷出来的汁,差不多也就剩下重感冒一个喷嚏的程度。

他笑眯眯把手送到于钿秋唇边,压进去,捏住她的舌头,“尝尝吧,都是老师你潮吹的味道,这玩意好像叫什么阴精,一般女人不一定能射出来,你有这本事挺不容易的,别浪费了。”

于钿秋满脸屈辱地低下头,舌头没动,但是,牙也没有合上。

他看了一眼她的挎包,刚才的挣扎扯开了一点拉链,露出了小半个塑料袋,看到了袋里的东西。

两根胡萝卜。

好极了,他舔了舔嘴唇,看来不用道具,也能让于老师享受一下被前后夹攻的美妙滋味了。

收回手,他从塑料袋里取出一根萝卜丢进包里,用袋子把剩下那根缠紧,捆好,小心的观察了一下不至于把萝卜上的泥漏出来后,对准她还在不停抽动的穴口,用力推了进去。

“呜唔……嗯?赵、赵涛,你……你把什么……放进来了?”于钿秋先是颇为微妙地哼了一声,跟着红晕满面地一扭脸,才看到赵涛还在侧面站着,顿时脸上有些发白,惊慌失措地问了出来。

“老师你买的胡萝卜啊。”他笑眯眯地亲了她一口,“咱们说好了,我不给你老公戴绿帽子,可潮吹之后就是要把小逼狠狠操一顿才能最舒服,我只好委屈一下胡萝卜,当我的便宜师公咯。放心,老师,我裹好塑料袋了,不脏。”

说着话,他就已经握紧萝卜转动抽插起来,动得很快,一个字就要进出至少一下,这一段话说完,就已经把于钿秋插得浑身发抖膝盖打着弯往下坠。

“想跪就跪吧,这厕所挺新的,其实也没那么脏。”赵涛喘息着换了个位置,跨到了于钿秋的身后,手指拨拉着湿淋淋的肉唇,一点点把爱液涂抹在缩紧的屁眼上。

抹足了爱液后,他压了一下她的屁股,让她彻底坚持不住跪了下去,趴伏在蹲坑上方。

白的发亮的屁股正好悬在色泽相近的陶瓷挡板上,交相辉映。

于钿秋低着头,弓起背,顶住墙壁,在没办法用手的情况下努力保持着上身不沉下去,贴在肮脏的地板上。

不过赵涛才没心思去管这个女人最后的挣扎。

他握着胡萝卜狠狠插了几下,分开马步骑上来,压下肉棒,对准了褐红色的肛门,一口气塞了进去。

娇嫩的肛肉在奸淫中蠕动外翻,他干上几下,就停下来动几下胡萝卜,前后交错,乐此不疲。

很快,爱液就在湿漉漉的阴毛下凝聚成滴,啪嗒掉了下去。

于钿秋的头那边,仿佛也有什么样子差不多的东西掉了下去。

两边滴下去的液体都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不久,丰美的女体,就在前后不断的滴答中,迎来了又一次高潮。

这高潮是如此甜美,如此酸楚,如此愉悦,如此痛苦。

前方的滴答依旧没变,后方的滴答,却突然化成了淅淅沥沥的水流,带着淡淡的腥臊,浮现出淡淡的黄色。

羞耻心,就这样在失禁的尿液中,被彻底淹没……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