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五十三章

要论起害怕事情败露,于钿秋的恐惧程度肯定要远远超过张星语不止一个档次。

张星语说破天也不过是择偶不慎,就算加上放荡无耻的骂名,人家也还是个单身女生,最多对不起自己,连真给个处分恐怕都师出无名——毕竟婚姻法都允许校内大学生结婚了。

可她于钿秋不一样,她有老公孩子,还是赵涛的老师。

多重伦理道德的大棒一起砸下来,不把她砸个身败名裂血肉模糊才怪。

赵涛也是被老师的那股气势吓住的劲头过去后,才反应过来真正最害怕把事情闹大的是谁。

他按死于钿秋的嘴,逼近她压低声音说:“于老师,我看你真是需要好好冷静一下了,你再这么发疯,我可要让学校里一直仰慕你的那些男生们知道知道,你腚沟子里跟别的女人有什么不同之处,看看到时候谁更倒霉。”

于钿秋一愣,挣扎的身体顿时僵住,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其实是最输不起的那个。

赵涛把另一只手狠狠压在她丰满的胸膛上,一颗一颗捏开扣子,扯高里面的乳罩,扒出那沉甸甸的乳球,捏住奶头,用力捏扁,喘息着说:“你为什么这么不老实?于老师,为人师表,最起码的诚实都做不到吗?说,你是不是吃醋了?”

于钿秋瞪大眼睛,似乎想要用力摇头,可脖子才转了一下,委屈的眼泪就从脸上掉了下去。

他凑过去,伸出舌头舔掉泪珠,柔声说:“于老师,我连你最丢人的屁眼都已经干过了,也算是你半个男人了吧?你对自己男人,都不肯说实话吗?”

“呜呜……呜唔……”她哼唧起来,表情终于从愤怒到扭曲,迅速变化成痛苦而委屈。

他缓缓松开捂嘴的手,垂下去,去抚摸她丰满柔软的大腿。

“根本没人进来,你骗我。”于钿秋抽了抽鼻子,一哭起来,女人就彻底没了气势,当然也没就没了老师的那股子劲头,成了个满心幽怨的小妇人。

“不这样你怎么肯进来听我好好说话呢?”

“让开,放我出去。”于钿秋似乎在强迫自己冷静,伸手打开他的巴掌,一边整理上衣一边说,“我……我就是替张星语不值,没有别的意思。”

“没——有?”他拖着长音双手一撑,把她圈在了怀中,“那你刚才跟张星语见面,怎么不说提醒一下她,我是个下流无耻不是东西的恶棍大色狼呢?怎么还故意弄点声音把我骗出来,跟我吵吵个没完?”

“我……”

“怎么了?没话说了?吃醋吃到老羞成怒,这会儿不敢承认了?”赵涛酝酿了一下,觉得自己的精气神儿还行,这于钿秋都主动这么远追过来了,不给她送点礼物,顺便堵堵她的嘴,保不准她真要给张星语捅出什么漏子来,“于老师,我这个人很博爱的,你要还愿意跟我保持关系,不是不可以,我也会给你保密的,就跟我帮张星语保密一样。除了咱们自己,没人知道。多好?”

她刚刚扣好最后一颗扣子,手指正好就停在了那儿,指尖微微颤抖起来,“你……这话什么意思?”

“就跟那个晚上你和我做的一样啊?”他再次逼近,提起膝盖,暧昧无比的顶进她的胯下,“于老师,那一晚你高潮了好几次吧?你不想要那种滋味吗?其实你吃醋很没有必要,我又没办法娶你,你也不会离婚丢下孩子,咱们两个保持纯粹的互相取悦的关系不是最好不过?你需要的时候可以联系我,我需要的时候可以联系你。”

“你……你怎么可能需要我。”于钿秋的视线垂下,难以掩饰的自卑出现在她的脸上,“你身边……全是年轻漂亮的小姑娘,长得美,身材也好,还听你的话,我……有什么……”

“你有成熟的美啊。”他随便组织了一些甜言蜜语,凑在她耳边一连声地夸赞起来,把她说的简直天上少有地上无双,最后还不忘说,“为了让你不觉得对不起自己老公,我那么把持不住,最后不还是放过了你的小穴吗?屁眼那么脏,你看我都不在乎,这还不够说明我的心意?”

于钿秋显然已经乱了方寸,她不自觉就连撒娇的口气都带出来一些,“那你最近……最近一直都对我爱答不理。上课还远远躲到那么后面去!”

“是你逼我忘记那一晚的啊。”他一副要击鼓鸣冤的表情说,“我怕害了你,只好拔慧剑斩情丝咯,最后交稿子我都是托人帮我带过去给你,不就是怕你忘不了我么。老师,我是为你着想啊。”

于钿秋沉默下来,鲜明的懊悔浮现在她脸上,就是不知道,她到底是在悔恨那一晚之后的决绝,还是在反省今天的一时冲动。

“算了……你说的对,我……我和你是没有未来的。”她用力闭上眼睛,狠狠甩了甩头,“你做的才是正确的,是我……被感情冲昏头了。赵涛,喜欢你的女孩子这么多,你就赶紧选一个真心相爱的,不要再……再耽误其他的姑娘了。”

说着,她就要拨开赵涛出去。

但赵涛纹丝不动,反而压了过来,双手搂住了她的腰,把她彻底压制在墙边,冲水的把手都顶住了她的屁股,“还是别了,于老师,你控制不住自己的,以后万一再一时冲动,惹出更大的乱子,该怎么收场?”

“那……那你说要怎么办!”于钿秋欲哭无泪地瞪着他喊道。

“其实你就是渴望我的爱而已,”他的手滑倒了她的裤腰上,突然插进去,摸向她丰满的臀部,“定期来找我,让我带着你一起爽上天,你满足了,也就不会再这么冲动了。”

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欲望和企图,于钿秋顿时慌了神,伸手就去推他,“没有的事!你放开我,我要回去了。你和张星语继续约会吧,你们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打扰你们,我再也不打扰你们了。”

“晚了……”他舔了一下嘴唇,挣扎的丰美肉体刺激到了男性心底的兽欲,“我知道其实你是想要的,择日不如撞日,你说我糟蹋张星语,那你就亲自体验一下,看看这是不是糟蹋吧。”

“不行!我要喊人了!”于钿秋紧紧攥住裤腰,用头顶着他的胸,试图蜷缩起来保护住自己。

“随便。”他没所谓地说,“这城市我就上上学而已,要在这儿生活几十年的反正不是我。”

“你……你无耻!放开我!”

这时,厕格外面竟然真的传来了脚步声。

于钿秋顿时傻了眼,身子一僵,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赵涛早已经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死猪肉,嘿嘿一笑,趁机把她一翻,面朝墙按住,跟着抓住她胳膊上的挎包往后一扽,扯过另一条胳膊往里一塞,接着把带子一绕一绑,就把她双手捆在背后,一时间挣扎不开。

他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那脚步声响了几下,接着,就是关门声,似乎是进了厕格。

他不再浪费时间,干脆地伸手一扒,拽掉了于钿秋的裤子,肥白松软的浑圆屁股,就这样亮在了他的眼前。

“赵涛!你这是强奸,是犯罪你知道吗!”于钿秋扭动着低声说道,贴在墙上的脸已经急出了汗。

老师这个职业真是爱说这种屁话,他撇了撇嘴,直接扒开了肉滚滚的屁股蛋,指头沾了点口水,一下子就戳进了温暖的蜜缝之中。

一共挖了不到五下,她就湿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