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五十二章

“哦,要是太贵,那我就不去转了。生活费也不多,买不起特别不经济的衣服。”张星语陪笑着说道,但口气真是透着连赵涛都听得出来的紧张。

果然,于钿秋颇为好奇地问:“张星语,你一直从外面跟我进来,是要再上一次厕所吗?”

“呃……不,不是,我就是没想到会碰到于老师您,所以来跟您打个招呼。”张星语有点乱了阵脚,结结巴巴地说,“那、那我这就出去了。”

“对了,也没见你跟着谁来,这么大老远,跑过来自己逛街吗?”于钿秋突然用有些过分亲切的口气说,“你要是自己,不行干脆咱俩搭个伴算了,我傻乎乎跑过来,孤零零也挺没意思的。”

“老师,我……我一个学生,跟您逛紧张。”张星语连忙说道。

于钿秋哦了一声,跟着明显地讽刺道:“那你专门跟着我上厕所,倒是不紧张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张星语也只能讪讪出去。

赵涛在厕格里面听着,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可又说不出来。不一会儿,隔壁传来关门的声音,跟着,手机一震,收到了张星语的短信,“外面没人,于老师要是进厕所,你就赶快跑出来。”

这也不用回短信了,赵涛刚才就听到了关门声,再不跑更待何时。

他轻手轻脚转开门,拔腿就往外跑。

然后,他猛地刹车站在原地,背后瞬间出了一层冷汗。

于钿秋根本没有进厕格,她单手扶着门,很显然,刚才就是作假关了一下而已。

她满面寒霜,一副抓到老公出轨跟狐狸精上床的模样,不知道是不是嫉妒心有点失去控制,竟然连白皙的面皮都在微微发抖。

“于……于老师,老师好。”他尴尬无比地点头陪笑,小声打了个非常不合时宜的招呼。

于钿秋的呼吸都有点急促,她抚着胸口,深深吸了口气,慢慢吐出,重复了三次,之后指了一下他的手机,“跟张星语说让她去别处等你,或者让她直接回学校。现在就告诉她,快点。”

赵涛被她突如其来的气势弄得有点发毛,不自觉就拿起了手机,想了想,给张星语发了条短信:“你先去小旅馆吧,一会儿把房间地址记得发给我。于钿秋发现我了,我得想办法应付过去。”

张星语没有回复,看样子,事情败露的沉重打击让她一时间有点难以消化。

“走,出去说。在这里像什么样子!”于钿秋努力做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们两个学生,竟然……竟然在厕所,你们成什么样子!成什么样子啊!走!”

赵涛没动地方。

这会儿他渐渐有点返过劲儿来,心里也不是那么慌了。

出去,张星语保不准就没走,碰上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儿来。

留在女厕所里,只要豁出去不要脸,于钿秋反而会是更忌惮的那个。

“我不走,于老师,我觉得在这儿说清楚挺好的。”他抱起手肘,干脆站回到刚才的厕格里,只露出半个身子,免得真有外人出现来不及躲进去,“比如,你怎么大老远专门跑这儿来逛商场了?穿的这么居家休闲,皮包拉链里还漏着塑料袋提手?”

于钿秋这才注意到,她手臂上的挎包拉链没有拉好,一段塑料就在外面露着。

赵涛人本来就不笨,略一思忖,笑嘻嘻说:“我知道了,我急匆匆出门,在菜市场那儿打车走的时候,你正好在旁边买菜,看见我了。也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可能光看见我表情喜气洋洋,觉得我是要来见什么人,你知道我最近跟杨楠吵架闹别扭,是不是就忍不住好奇了?脑子一热,就打车也跟过来了?然后……你悄悄跟了我们多久啊?我们没顾上吃饭,你也没吃吧?”

于钿秋身上穿的的确是那种一看就像随便套两件出门买菜就回去的打扮,妆也没化,家庭主妇的疲态完全没有一点遮掩,加上那个塑料袋一看就是菜市场的标配,只要动动脑子,的确不难推测出她是从什么地方跟过来的。

看于钿秋脸色忽青忽白,嘴角都在抽搐,赵涛就知道自己所料就算不中也不会相差太远,当即找回了全部的优势,得意道:“于老师,你不吃饭,也不回家做饭,家里的老公孩子不饿吗?”

于钿秋楞了一下,下意识地开脱道:“没有,老公和孩子回婆婆那儿了,他们都不在。”

“哦……”赵涛笑眯眯拖了个长音,靠着门框说,“所以你才觉得自己有时间有空间,跑来这儿追着我抓奸来了?”

跟着他话锋一转,突然厉声道:“于钿秋,是你说那一晚之后不愿意和我再有什么瓜葛,那出了学校,我和你就没有半点关系,你追着我到这边干什么?真把我当成你老公了吗!我愿意出来见谁,和谁做什么,跟你有关系吗?”

这时张星语发来了短信,看口气就够战战兢兢的,“怎么你俩还不出来啊?到底怎么了?”

“我正忙着搞定她呢,你先走,完事儿我给你打电话。不然咱俩都要吃处分,赶紧走。听话。放心,你男人我没有搞不定的局面。”他飞快地摁下回复,抬头继续说,“那咱们好好谈谈吧,于老师,你到底要怎么着?是准备跟我继续偷情下去吗?那来吧,跟我进来,别上门,不把你操到腿软我今儿个就不出女厕所了。”

于钿秋脸上顿时一片透红,愤愤骂了句:“你要不要脸!”跟着好似悔恨自己瞎眼一样低声自责了两句什么,旋即一抬头,带着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说,“张星语……被你怎么了?”

赵涛垂手指了指裤裆上还没干透的那块湿印子,笑道:“喏,她小骚逼里流的,还没干呢,你来闻闻都能闻到她裆里的味儿,你说我把她怎么样了?难不成我进女厕所就为看看格局长长见识啊?”

“你……你怎么……”于钿秋被他毫无半点愧疚的表情噎得一口气好似都快提不起来,伸出指头指着他,连指尖都在发颤,“你到底要祸害几个女孩才算够?你就在这种地方把人家糟蹋了?你还有没有良心啊!你对得起杨楠吗?”

她的怒气显然正在上涌,似乎也有点失去理智,“赵涛,你已经走歪了,不行,我要矫正你,让你走回正道是老师的责任。你的生活太荒唐了,张星语也太荒唐了。我要告诉你们辅导老师,我要让她给你们个教训。你哪里还有个学生样子?啊?”

赵涛冷冷道:“于钿秋,你看你气得眼睛通红恨不得冲上来咬我的样子,像老师吗?你敢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模样么?你现在就是个嫉妒的老妖婆,吃醋吃到发疯,却不敢承认,我没说错吧?但不是你跟我说就要那一晚的吗?我再死皮赖脸缠着你,也太没骨气了吧?”

“不要一直提那一晚!”于钿秋几乎是尖叫了出来,气冲冲上前几步,手指差点戳在赵涛的鼻子上,“那是我喝醉了一时糊涂,那……那是我一生的耻辱!我没有……没有喜欢过你,你就是个下流好色不要脸的臭男生,我怎么可看上你这样的人渣!我没有!”

觉得再这样下去似乎要跟着这个有点失控的女老师一起玩完,赵涛眯了眯眼,把心一横,突然伸手抓住了于钿秋的胳膊,把她用力拖进了厕格里,跟着把她嘴巴一捂,狠狠压在墙上,反手关好了厕格的门,低声吓唬她说:“嘘,有人进来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