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五十一章

走进洗手间,赵涛挨个厕格推门看了看,确定真的没人。大概是新建商场的缘故,封闭式的厕格还算干净,门下面没大缝,门把上的红绿框提示里面有没有人,算是很不错的好环境。

可他正要开口叫张星语进来,一个中年男人就叼着烟晃荡进门,钻进了一个厕格里蹲下。

妈的,赵涛在心里骂了一句,只好出门冲张星语摇了摇头。

张星语抿了抿嘴,钻进了旁边的女厕所。

过了一会儿,她探出头,冲他招了招手。

长这么大还没上过女厕所,赵涛还有点紧张,进去之后,忍不住先来回打量了一下。

还行,没什么太特别的地方,就是没有小便池而已。

张星语更加紧张,但她行动上倒是不太慌乱,直接进到最里面,拉开门轻声说:“快点,快进来。”

俩人顺次钻进去,张星语把门一关,门把一别,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眼,呼吸竟然都已经有点急促,“就这儿吧?好吗?”

“好。”感觉这地方比KTV包厢里还要刺激,赵涛的裤子才脱下去,老二就已经忍不住勃起了一小半。

张星语从包里摸出餐巾纸,展开两张铺在地上,跟着仰头望着他,带着期待赏赐的女奴般的表情,缓缓跪了下去,捧住他的阴茎,在自己柔嫩的面颊上轻轻磨擦着,梦呓般说:“赵涛,我好爱你的。”

“我知道。”他摸她的耳垂,握住她脑后的发,“你正在证明给我看不是么。”

“嗯。”她闭上眼,仿佛想要用自己的脸来感受肉棒的温度,来回摩擦了几下后,她稍稍扭头,从侧面张开嘴,吹口琴一样夹住了已经充血的老二。

舌头托住下方的筋,张星语一口气从半截横吮到龟头,她显然并不太懂口交的技巧,只是照着在他电脑上看来的那一点皮毛生搬硬套,虽然舔得很认真,吸得很卖力,嫣红的嘴唇和龟头的楞沟都刮蹭出了细小的口水声,故意忍住不动的赵涛却没得到多少实质上的快感。

他得到的完全是精神上的满足。

真可惜这商场里不是抽水马桶,不然他就可以坐下来慢慢享用了。

“来,宝贝,别光盯着鸡巴看了,抬起眼睛,看我。”他低下头,心满意足地抚摸着张星语的脸颊,享受着邻系班花跪在身前仰视着自己并用唇舌努力取悦的快感。

找到了充分的心理满足后,他把张星语用力拽了起来,抱着她把她转了过去,面朝门板,掀起了她的格子裙。

“诶……赵涛,不是……不是说只要……只要亲就好吗?”她有点心慌,拉住打底裤的腰扭头问道。

“你不想吗?”他的手钻进上衣中,贪婪的把玩着已经硬起的乳头,“只是亲的话,你又不会舒服,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可……可我怕……太舒服,我会忍不住。”她迟疑着松开了手,打底裤顿时连着内裤一起被卷了下去,剥出了新鲜柔嫩的圆翘屁股。

“使劲忍一下,忍住了会更舒服。”他弯腰扒开她的臀肉,看了一眼,就发现光溜溜的壶口已经流满了黏滑的汁液,手指一压,就顺顺利利挤入到收缩的腔肉内部。

要不是怕湿了身上的衣服,他真想在这儿就试试看她喷水会是什么样子。

“呜嗯……”扶着门板被他从背后顶进去的那一刻,张星语的小手立刻握紧,嗓子里当即就挤出一丝漏气一样的呻吟。

他笑眯眯卡稳了腰窝,直接开始用力冲刺。

晚上他还有的是时间实验让她先高潮的计划,这次,他打算自顾自射精,来看看她还能不能跟他一起。

这实在是很简单,只要按照能让女生高潮的技巧反向操作就好,不去抚摸敏感带,不要刺激阴蒂,不要有深浅变化,节奏要单一,然后,就是夹紧屁股拿出手淫时候的本事来,尽快奔着射精去。

可没想到,他这样抽插了几十下,张星语就咬着自己的手背,踮起脚尖摇晃着紧绷绷的屁股,一副好像很爽的样子。

连这都能高潮的话,是不是他抱着她光亲也能亲出个高潮来啊?

这个疑问还没等得及细想,过于想要射出来的赵涛就觉得腰眼一麻,一股酸畅直冲马口,再想忍耐已经不及,只好往前狠狠一顶,抱着她的臀部射了出来。

果不其然,就跟脑子里的开关拴在了赵涛输精管上一样,射精的动作刚一开始,龟头才跳了一下,张星语就哽咽一声,无力地弯下了腰,包裹着他的媚肉非常明显的痉挛抽动,达到了一次根本做不得假的高潮。

他一边喘息着享受事后的余韵,一边好奇地想,回头他在别的女生身上一直干,最后光放进张星语小穴里射一下,她会不会也能跟着一起高潮啊?难道是阴道壁精液过敏吗?

他抽出来往后一退靠在墙上,懒洋洋不想动弹,张星语匆忙掏出纸巾,看了他一眼,先用嘴把肉棒清理干净,然后用纸巾擦干,这才帮他提上裤子,然后自己擦了擦下面,用一叠纸巾垫在内裤里整理好衣服,匆匆忙忙拿出小镜子照了一下,梳了梳头发,紧张地说:“好,我出去看看,没人的话就回来叫你。”

一想到之后还要在商场里丈量地皮,赵涛就有点没精打采,只是点了点头。

张星语匆匆出去,他关好门,耐心等着。

没想到,等了一会儿,外面竟然没了动静。

这啥情况?张星语跑了?把他扔在这儿通知保安来抓变态当作报复吗?

心里有点打鼓,可没有信号,他也不敢往外硬闯。

正要拿出手机给张星语打个电话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张星语一听就是故意提高了的声音,“原来是您的亲戚啊,那我去买衣服,能给打折吗?”

赵涛正满肚子纳闷的时候,耳朵里就听到了另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她也就是个售货员,哪儿能打折啊。她那儿衣服还死贵,我想照顾一下生意都不舍得。”

于钿秋怎么也跑到这边逛商场来了?

这破城市原来这么小吗?

* * *

【JF-191】

“可以……吻我吗?”

那呻吟一样的一声很小,小到甚至还不如耳中听到的心跳强烈,但传进脑海里,却好似一片雷霆,轰然炸开在他的心头。

他再也忍耐不住,抱紧了她,一边剥除碍事的浴袍,一边激烈地亲吻着所有能碰触到的地方。

毕竟她也是第一次,尽管满腔的爱意已经被酒精激活,她的心里也做好了最后的准备,当浴袍从背后被扯下时,完全赤裸的雪白娇躯,还是无法克制地因紧张和羞涩而蜷缩。

犹如一株刚被碰到的含羞草。

他脑内的理论知识非常丰富,可嘴唇一品尝到她平常被衣物遮蔽的部位,理智就全都被燃烧殆尽。

尤其是那双乳房,浑圆,饱满,不同于任何虚拟的幻象,不同于哪怕是主视角窥探的感官,结结实实被捧在手里,被含在口中的那一刻,他小腹奔腾的热流,简直快要冲破附近的血管。

他忘情地吸吮,舔舐,身体本能地进驻到她的双腿之间,压着她还有些湿润的肌肤前后摩擦。

“嗯……嗯嗯……”她轻轻哼着,白白的脚尖缓缓凑到一起,胸口的酸痒对她来说一样陌生且新奇,已经充分成熟的肉体,正在他初次的发掘中缓缓步入新的世界。

温热的感觉在下腹部流淌,她羞耻地闭上了眼,浑身发热,不知所措。他的手仿佛带着火,摸到哪里,哪里就迅速燃烧起来,让定力成灰,让理性烟灭。

几乎游遍了她滑嫩的裸躯,他的手终于大着胆子探入到神秘的花园。指尖拨开不算茂密的毛丛时,她羞怯地哼了一声,把脸一伸,埋进了他的肩窝。

要耐心,要耐心,要给她留下最美好的初夜记忆……他反复叮嘱着自己,手指努力克制着进入的冲动,只在温暖湿润的膣口轻柔的画圈,一下,两下,三下。

他尝试让那里打开,一点点打开到可以接纳他的程度,可羞涩的嫩肉每次随着他的指尖松弛不久,就会在她下一次呼吸中再次紧闭,只留下被挤出的星点蜜露。

酸麻的细线一点点唤醒了她,她给自己鼓了鼓劲儿,凝聚起差点被害羞冲散的勇气,伸出小手,抚摸上他雄壮的肩背。他的肌肉紧致而坚硬,手指抚摸在上面,好似摸上了包着皮的铁块。

自己的柔软,真的能容下这样坚硬的他吗?

她有点心慌,但事到如今,早已经没有了回头的选择,她只能继续鼓起勇气,在他的臂弯中抬起头,笨拙地尝试去亲吻他,用柔软的嘴唇,娇嫩的舌尖去告诉他自己的爱。

小小的舌头舔过耳根的时候,她听到了他愉快的喘息声,她高兴地带着这小小的庆幸,撒娇的小猫一样,在这片发现的地方上上下下的舔吮。

美妙的翘麻一直从耳后传来,他所剩无几的定力终于呼啸着崩溃,他扭头,一口吻住她的唇,狠狠吸出她的舌头,胯下坚硬的部位早已经昂起,随着他贴近的动作顶在了她的小腹上。

“准备好了吗?我……忍不住了……”他抱住她的臀部,手指几乎陷入柔软的肉丘之中,那里的弧度并未被办公室的久坐破坏太多,依然有饱满的弹力对他散发着女性的诱惑。

她没有回话,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但摸来摸去的小手,轻轻握住了那粗大的根部,生涩地套弄了两下。

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信号了。

他趁着最后一丝理智还没掉线,翻身拿过避孕套的包装撕开,就着昏暗的灯光,看着图示,仔细确认过正反,小心翼翼罩在已经膨胀到极限的龟头上,手指捋下,让薄薄的胶层,紧紧裹在上面。

跪坐过去后,他轻柔地分开她的腿,扶着权杖对准极乐之泉,望着她亮晶晶的眼睛,试探着向里顶去。

“唔……”压力传来,她紧张地哼了一声,但马上就发现期待的结合还没到来,因为保险套而滑溜溜的命根子竟然顺着耻丘的凹陷滑了上去,顶在她突起的敏感小豆上。

“怎么了?浦哥?”她迷茫地望下去,担心地说,“是我太紧张了吗?”

“没有,是我没找准地方。”他擦了擦额头的汗,这才知道丰富的理论知识并不能避免纸上谈兵的悲剧,他弯下腰,用手指确认了一下那个娇嫩凹坑的位置,跟着把她的双腿打开到更大,再次尝试进入。

“呃!”一丝胀痛让她本能的缩了一下屁股,结果刚刚找到点方向的肉棒又滑去了臀沟那边。

“垫一下吧。”紧张地情绪迅速蔓延,让他觉得自己再失败一次可能就要软化,甚至于打退堂鼓结束这美好的一夜。

“嗯。”她也发现了这个苗头,赶忙从旁边拿过一个枕头,主动抬高腰肢垫在了臀部下面,“这样……再试试。”

“你放松点。不然太紧了,我怕你疼得厉害。”他柔声说着,再次对准,向里挺进。

饱胀的异物感瞬间充塞在脑海,她倒抽了一口凉气,双手不自觉地想要搂抱抓住点什么,可担心他再次滑出去,只好攥着床单,努力保持着打开的姿态,希望这次能够顺利。

分身已经进入了一截,他愉快地喘息着,和手指截然不同的包裹感和彻底属于彼此的结合感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用尽全力才没有狠狠一插到底,而是俯下身,温柔地抱住她,亲吻着她微微颤抖的唇瓣。

长痛,终究不如短痛。

他在那里停留了几秒,跟着,双手搂住她瘦削的肩头,以此为着力点,猛地弓背向里顶去。“嘶——!”才刚搂到他背后的小手立刻随着一声尖锐的痛哼无法控制地挠了上来,把撕裂般的痛楚分享了很小一部分到他的背后。

女人的生命每一个阶段的喜悦,仿佛都要伴随着足以刻骨铭心的痛苦。

她睁大眼,努力维持着表情的平稳,尽管盈满泪水,但还是想让他发现并了解自己的欢愉。

“对不起……很痛吗?”他双手撑在床上,有点慌张地亲吻她小小的乳头,试图唤起她的情欲来冲淡破瓜这一下的疼痛。

但他不知道,爱情就是最好的麻药,能让女人对尖锐的痛楚仍然甘之如饴。

她依然没有开口回答,而是心疼地抚摸着他背后被抓伤的地方,咬着红艳艳的唇瓣,轻轻耸了一下臀。

尽管巨物在体内滑动的同时,涨裂的疼痛热辣辣的传递上来,但用身体把他彻底容纳、包裹、吞噬、吸吮的满足感,却也暖洋洋的充盈在胸间,她能感觉到自己娇嫩的器官与他雄壮的阴茎紧密的结合,炽热的粘膜正在被他戳弄、摩擦,绽放出一串串情欲的火花。

从此以后,他就是她的,她就是他的。

她忍着疼继续扭动着,她希望更深刻地感受他在自己体内的充塞,就像在感受一个神秘仪式的完成。

但她不知道,这样的扭动对一个刚刚尝到女体美妙滋味的处男来说,有多么可怕的撩拨效果。

根本无法再忍耐一秒,他低头弓背,一口吮住了她充血挺立的乳头,啃咬着上面细小的疙瘩,狂野地摆动。

什么深浅结合,什么慢抽急送,什么旋转磨弄,早都被他抛去了九霄云外,他就想进攻,进攻,对着通道尽头柔软的宫殿不停地进攻,让跨下的长矛骄傲地征服每一条褶皱,让她的内壁都因他的雄风而颤抖。

爱意在酣畅淋漓的交欢中点点滴滴转化成快感,滋润着她甜蜜的心窝。

当感觉到他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体内的异物越来越大,无数热流仿佛都在悄然汇聚的时候,女性的本能悄悄地提醒她,这场喜乐,正在走上终结前的巅峰。

她噙着泪微笑起来,牢牢地抱住他,迎凑,拱耸,凑到他的耳边,带着喜极而泣的鼻音,呢喃般说:“浦哥……我爱你……”

伴随着这声天籁,薄薄的保险套中,浓稠的种子,喷涌而出……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五十一)

拜谢上次兄弟支援的搬瓦工……

要不是你我这次就上不来了。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