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四十七章

抽过一张纸巾,随手塞在张星语湿漉漉的穴口,赵涛翻身躺到一边,懒洋洋地说:“你还真厉害,第一次做爱就能和我一起高潮,舒服吗?”

张星语仰着头,有点迷茫地望着天花板,她垂下手试着摸了摸腿心,结果摸到了他放在那儿的纸巾。她拿住擦了擦,抬起来,放到眼前。

一些精液掺杂着几丝鲜血,湿漉漉皱在中间,就像是个伤了肺的病人用它狠狠打了个喷嚏。

她有点伤感地看着纸巾,小声说:“我该垫块白手绢的。”

“多傻气啊,你是活在封建时代吗?”他笑着侧过来,在她乳头上亲了一口,抬手夺过纸巾,团成个皱巴巴的蛋儿,扔到了地上。

“毕竟……是我最宝贵的东西。”她吸了吸鼻子,缓缓蜷缩起来,抱住了自己的膝盖,侧过身,娘胎里的婴儿一样躺着,闭上了眼,“我好累……我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吗?”

“当然可以,我的床不就是你的床么。”他不喜欢看她这个充满防御感的姿势,强硬地把她搂进怀里,胸膛相贴,双腿纠缠,亲密无间,“只要你不担心,你在这里住多久都可以。可我怕你同学发现,倒时候你又不高兴。”

张星语沉默下来,考虑了很久,才轻声问:“杨楠这几天不会突然回来吧?”

“这个周末反正不回来,你不是也见了,我俩吵架呢。她跟我赌气差不多能坚持三天,第四天就该忍不住回来求操了。”

“你就会瞎说些下流话……”她皱起眉,“杨楠哪能那么淫荡。”

“因为她爱我爱得发疯啊。”赵涛笑着在背后揉搓着她的臀肉,那里的触感比上学期实在是好了不止一截,让他有种打电话回去督促余蓓赶紧练深蹲的冲动,“再怎么生气,离了我她也活不了。你难道没感觉吗?”

她又沉默了一会儿,说:“嗯,我知道离不开你正常。可……可我觉得应该不会是因为那事儿。”

“怎么不会,你不是还给我打着电话自慰,看我的短信手淫吗?”赵涛贴着她的耳朵,准备好好唤醒她的记忆,回想一下都做过什么,“那让你知道做爱的舒服,以后三天不见准能想死你。”

“我不信。”她红着脸咕哝说,“杨楠总还有来大姨妈的时候啊。你……你还能带着血……做啊。”

“女生能让操的地方又不只是小逼逼。”他笑着分开她的屁股蛋,用指尖充满暗示地顶了一下她的屁眼,“到时候找不带血的地方干就是。”

她哆嗦了一下,忙说:“我不要。我……我想要你比较正常的做。就……就刚才那样就好。挺舒服的。”

“久了你就腻了。你不腻,我也腻。男欢女爱,还是要有新花样才快活。”他收回手,暂时没精力继续炮制她,随口说,“还记得你玩过的玩具吗?那就是新花样,可爽着呢吧?”

想起了蜂鸣震动的那个大蘑菇头,她情不自禁地夹了夹腿,小声说:“我还是觉得你抱着我的时候舒服。等以后不疼了,肯定还能更舒服。”

“这个又不矛盾。我操着你的时候那个一样能用,快活劲儿也能加起来,爽死你。”他故意换了个动词,蛮喜欢短信里风骚淫荡的张星语现实中听到这样的话脸上想羞涩又觉得别扭的窘态,“要不咱们这就试试?”

“不、不要了吧,我腿根酸,而且里面还疼,跟你没拔出去一样,让我再休息会儿行吗?”她大概是真的怕了赵涛发脾气的样子,好声好气温温柔柔低眉顺眼的模样,让那些绕着她转却得不到好脸色的男生看见,估计能气到鼻孔里头冒烟。

“我不操进去,就是帮你缓缓疼劲儿。”赵涛也稍微有点心思弥补她那堪称惨烈的破处方式,翻身起来,就把那根直连电线的AV棒拽过来插上,一推开关,嗡嗡响着凑到了她的屁股蛋儿上。

“痒……”她微微皱眉,有点心慌,又有点期待,看来还没忘了那天连绵起伏不做停歇的高潮盛宴。

其实赵涛过年前把杨楠绑上带着按摩棒睡,多少受了张星语连续高潮一浪接一浪不停气的影响,还当女生都有这本事,才害得杨楠住院输液闹了一场。

不过有前车之鉴,赵涛也不敢真去测试张星语的高潮能力极限是什么,万一身体真出了问题,他俩的事儿就准瞒不住了。

他脸皮厚肯定没事,张星语保不准得死。

这可是他最担心的。

虽说余蓓到现在还没事,杨楠也好端端活蹦乱跳一日更比一日骚完全没有什么轻生啊身体不好啊之类的征兆,可谁又敢说当初那个老道说的就一定准?

保不齐是随机挑着害死呢。

余蓓逆来顺受早柔韧成一条浸油麻绳,刀砍不断斧劈不烂,把他俩的恋爱弄得轰轰烈烈成了学校传奇,知道杨楠的事儿后也不吵不闹,堪称他心中合法妻子人选第一人。

杨楠沉迷性爱不可自拔男女通杀只有跟着一样扭曲的他才能享受到最美妙的快乐,而且身体健康性情大大咧咧就是被得罪了她也只是惦记着回头操回来不至于闹出什么人命。

可张星语不同。

他锁她的时候真没想到那个白衣黑发的仙女外壳遮掩下,竟然藏着一个这么脆弱敏感还渴求爱恋的灵魂。

她的爱意从一开始的表达就充斥着高于生命的感觉,赵涛一点都不怀疑,如果他约这几个女孩殉情,杨楠多半要犹豫,余蓓会很干脆,但死得最决绝的,多半就是这个张星语,服毒切腹后高层跳楼绝对干得出来。

如果锁情咒的业报还在,他觉得最有可能落在她身上。

要不是被她缠着要那句话点起了火儿,赵涛还是真心打算好好哄她让她能在这段不见光关系中多享受一些肉体愉悦的。

满足不了她的情感空虚,至少能填满她的生殖器饥渴。

带着这样的想法,他开始耐心地亲吻她的裸体,舌尖滑过的每一个敏感带,按摩棒都会跟着轻轻蹭过去。

乳头先被舔过,接着又被震出一股钻心的酸痒,张星语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双膝顿时并到了一起。

“又湿了,对不对?”他把按摩棒换到另一边乳头上,探头吻她一口,笑着问。

她娇喘吁吁地点了点头,情绪开始被身体的感受唤起,整个人看着都亢奋了起来。

还是这样淫荡而不伤感的脸看着比较安心,赵涛暗暗松了口气,舌尖下滑,不准备过多玩弄其余的地方,嘴唇给按摩棒引路,直奔下方不久前才被蹂躏过的阴阜而去。

她的毛发处理得还真是干净,毛根都不剩下什么,就像是个天生白虎一样,舌头从起伏的腹肌上滑过后,没有感到任何粗糙,就游走到了小拇指尖大小的阴蒂上方。

她的呼吸更加急促,情不自禁地用手肘撑起上身,看向了自己被分开的双腿中间。

他按着她的大腿,轻轻吻着能看到青色静脉的内侧,手中的按摩棒头,缓缓凑近了那颗最敏感的花苞。

“啊啊——”一声充满了畅快与喜悦的尖叫,就这样拉开了张星语情欲舞台的帷幕。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