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四十五章

“星语,你的毛毛呢?”赵涛有点惊讶地看着张星语袒露出来的下体,曾经颇为茂密的丛林,显然经过了精心的处理,竟然连一点毛茬都没有剩下。

张星语轻声说:“我看你不喜欢,还容易吃到嘴里,就……用脱毛膏脱了。”

这下,还真是成了个人造小白虎,本来他确实有点嫌弃的丛林,这下成了光光溜溜颇为可爱的小白包子,他忍不住伸出手指从上到下抚摸了两遍,喘息道:“你还真是厉害,这都看得出来。这样确实漂亮多了。”

她的声音有些发闷,“你……喜欢就好。”

他拉开两瓣蝶翼一样的肉唇,满意地看着里面绽放出的粉嫩果肉,伸出舌头先在小小的洞眼外舔了一下。

毕竟还没洗澡,又是紧身的打底裤,那地方被捂出了浓厚的女性体臭,舔上去的瞬间,仿佛有一块涂满了春药的腥臊羊油在唇齿间融化,刹那间就让他的性欲熊熊燃烧,刺激得连鼻子都在发麻。

“星语,你的小逼好骚啊。”

“怪你……不说先让人家洗澡。”她的声音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这样你的味道才更浓啊。”他笑着舔了两下下方的蜜豆,满意地看到抽动的小孔里挤出一团晶莹的黏液,“星语,我要干你了,高兴吗?”

张星语扶着膝盖,低着头,没有作声。

“怎么,激动得说不出话吗?”他站起来,一手扶住她的屁股,揉了揉紧绷许多的肉蛋,往下一按,另一手握紧老二,抵住她湿淋淋的阴阜,得意地上下滑动。

没想到,张星语抽了抽鼻子,竟然带上了哭腔,哽咽着说:“我……我害怕……”

赵涛皱了皱眉,用龟头顶在她突起的阴核上磨了磨,看着她随之一缩的小屁眼,有点不耐烦地说:“不是都说好了,你这次来我就默认你同意和我做爱啊。你害怕什么?”

“我觉得……你不爱我。”她擦了一下眼泪,但臀部的位置倒是没敢挪动,“你……你真的得手了,很快就会不要我了。”

赵涛想了想,在他背后翻了个白眼,往后退到床边坐下,直接双手一撑床板向后仰了几分,懒洋洋说:“我实在懒得一次次照顾你的自信心,星语,我说了我不会因为得到你就抛弃你,你是我的女人,就永远是我的女人,到死都是。我不愿意强迫你,你既然不高兴,穿上衣服走吧。”

她站起来,抱着胸转过身,瞪着小白兔一样的眼睛看着他,简直乞怜一样地说:“赵涛,就算是骗人也好,你……你就不能说一句你爱我吗?我什么都愿意给你,我就想听你说一遍那三个字,一遍就好。你说一遍,就一遍,好不好?求求你……”

赵涛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道:“星语,我喜欢你。想让我爱上你,你不觉得你应该更努力点吗?杨楠跟了我这么久,身上连脚趾头缝都是我的,她也没要到这三个字,你别太贪心了。”

“可我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一个爱我的人啊!”她绝望地喊了出来,“哪怕你就是爱我的脸也好,你就不能说一句吗?你骗我一次行不行!”

“不行。”他淡淡说道,用手晃了晃已经有些软化的老二,“算了,你走吧。我都被你烦软了。既然你打算留给爱你的,穿衣服走吧。学校里那样的男生太多了,他们都爱你,你去找他们吧。”

“可我不爱他们啊!”张星语缓缓跪在了地上,双手蒙住脸,赤身裸体,苦闷地饮泣着。

“我也只和爱我的女生做爱,不过我只要喜欢对方就好,不像你讲究这么多。”他觉得有点扫兴,拨拉了一下已经彻底软了的鸡巴,叹了口气,“算了,我晚上还是求杨楠回来吧。你这种浪漫主义大小姐我招惹不起。男欢女爱开开心心的事儿,非矫情三个字。”

“那你为什么就非不肯说?”她抬头盯着他,泪水泉涌一样往下淌,“你是不是把那三个字留给谁了,余蓓吗?还是哪个你追不到追不回来的女生?”

最后那句话猛地刺痛了赵涛心窝里连碰也不敢碰的伤疤,他的表情瞬间就变得近乎狰狞,用堪称凶狠的眼神死死盯住了她,盯得她一个哆嗦坐在了自己的脚后跟上,吓得脸色发白。

“我懒得再跟你废话,”他压下那股锥心的刺痛,沉着脸说,“好好的甜蜜时间,你非要找点事儿出来。现在,我给你三分钟,好好考虑一下,要么,爬过来,把我鸡巴唆硬了,自己掰开屁股坐下来把处女给我。要么,穿好衣服滚蛋,从此在学校你我就当谁也不认识谁,但你要再偷偷说杨楠的坏话,别怪我把你发骚的短信满世界传。”

张星语跪坐在冰凉的地上,脸上的肌肉抽动着,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下来,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似心脏正在被什么撕裂一样的痛苦表情渐渐浮现。

赵涛看着旁边的老式发条闹钟,冷冷地说:“三十秒。”

“赵涛……我真的爱你,我好爱好爱你……爱得快要发疯了啊。”她跪着往他的方向走了几步,膝盖骨跟坚硬的地面碰撞出令人心疼的声音。

他双手撑着床,依旧看着表盘,沉默一会儿,缓缓说:“一分钟。你还有两分钟。”

“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怎样你才会说爱我?”她伸手扶住了他的大腿,仰起脸,眼睛都已经因为泪水而模糊到看不清他的脸,“你告诉我,我一定拼命去做,我一定拼命去做啊……”

“你还有一分半。”

“赵——涛——!”她抓紧了他的膝盖,撕心裂肺地喊,“你说爱我,只要你说爱我,我就和杨楠一起伺候你,我搬过来住,我不在乎别人说我,他们说我贱也好,说我不要脸也好,我都认了!你说句爱我吧,求你了……我从小学读童话书开始,最大的梦想就是我爱的人能拉着我的手说一句我爱你,这要求真的很过分吗?真的……很过分吗?”

“最后一分钟。五十九,五十八……”

她的手垂了下去。

他数到五十的时候,她抬起手,擦了擦眼泪。

数到四十的时候,她把长发束好,在脑后挽起,盘成了一个不会散开的髻。

最后三十秒的时候,她站起来,倒了点水在手上,伸到胯下,仔细擦洗。

还剩二十秒,她拿起水杯喝下剩下的水,认认真真地漱口,咽下。

最后十秒,她从床上拿下一个垫子,扶着赵涛的腿跪下,双手捧住了他的阴茎,张开还沾着水珠儿的唇瓣,缓缓含了进去。

她舔得很仔细,很认真,柔嫩的舌尖滑过龟头周围每一处凹凸,棱沟内部的污垢也一点点刮下,直接咽进了肚里。

她吞得很深,头颅前移的时候,上唇和鼻尖就会埋进他乱蓬蓬的阴毛,在这里,她会停顿几秒,用收缩的面颊和蠕动的喉咙从头到根包裹坚硬的肉棒。

也许是说了太多话,流了太多泪,即使刚喝了水,她的唾液也并不太多。

她很费力地涂抹着,把黏滑的口水一寸寸刷漆一样刷满他的阴茎,他的阳具,他的凶器,他的征服者。

当那根肉棒勃起到她吞入后喉咙已经有被撑开的感觉时,她蠕动着嘴唇,缓缓向后退出。

花瓣一样的嘴唇离开狰狞的阳具时,唾液牵拉成丝,似乎还在依依不舍。

但他使了使劲儿,鸡巴往上跳了一下,那几根丝,顿时断掉。

她望着面前阴茎上闪亮的唾液,愣神了几秒,缓缓站起,往掌心吐了口唾沫,分开腿,小心翼翼地抹在膣口,转过身,弯下腰,扶住赵涛的腿,缓缓沉下屁股。

对了一下,没有对准,她皱着眉伸出手,扶稳,再次沉下。

似乎是耽搁了太久,里面比想象中干涩,嫩肉紧巴巴团成一团,一下就被顶凹进去。

她咬了咬牙,硬是忍住要掉下的眼泪,似乎是横下了心,她一抬手,握拳竖在胸前,就跟拿出了深蹲的架势一样,猛地坐了下去。

“呃——唔——唔呜——!”她浑身颤抖着握紧了小小的拳头,浑身的肌肉仿佛都因撕裂的疼痛而僵硬。

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飞快滚了下来。

雪白的大腿根部,一滴猩红的血,也缓缓流了出来。

一个快,一个慢,却恰好同时掉落,一前一后,隔着几厘米,一个落在床单上,一个落在地下。

咫尺天涯。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五十)

关于文末分隔线后的片段做一个简短说明。

今后我会在时间稍微富裕一些的情况下“不定期随机”附赠这种类似彩蛋的肉戏片段,一般都会跟当周的更新一起附送。

纯粹是练笔,不需要考虑前后文,有兴趣的就看看,没兴趣的直接跳过也无妨。

至于每个片段开头的“番号”,是我个人用来标记的无意义组合。

如果与什么东西不巧有雷同或者相似,纯属“巧合”。

只解释这一次,不会再做更多说明,就不必在回复里问了。

以上。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