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四十三章

俗话说心动不如行动,连着吃了杨楠个把月,赵涛心里也有点腻,于老师最近光是眼神有点变,好像还能硬挺,那换口味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了张星语身上。

只不过他心里清楚,新锁的这几个妹子,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他要不小心谨慎点,保不准要被套进去。

礼拜四杨楠收拾了几件衣服,带着洗漱用品回去,晚上他就给张星语发了短信,反过来勾搭了她两下。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月一直推三阻四把她晾急了眼,这次她回复得反倒冷漠了不少,惜字如金爱搭不理。

赵涛当然不会惯她臭毛病,当即把手机一关,倒头睡了。

说好了这几天要装出吵了架的样子给张星语看,礼拜五的大公共课,他就没跟杨楠坐在一起,独个去了大后排的角落。

这学期的大课是个外聘的老头儿主讲,枯燥无味的东西也能说得很有几分意思,所以教室的人口密度难得呈现出前重后轻的情况。他往最后一排角里一坐,前方一马平川足足三排没人。

觉得这有点太显眼,他就又准备往前挪,才拿着书站起来,张星语就跟两个看着关系不错的女生说说笑笑地走了进来。

看来她下苦功锻炼的习惯还保持着,脸上的气色比那种光是傻白的时候好了不少,单薄的春装一上身,前面的曲线没什么救,后面那已经紧凑不少的翘臀可是已经有了雏形。

这种很容易败坏小仙女气质的屁股,大概也就对男生依旧保持距离的张星语还驾驭得住。

她进门之后看似很随意地扫了一眼座位格局,就微笑着指了指后排,跟那两个女生一起走了过来,坐到了赵涛前面那一溜空位上。

虽说她全程没有特意打量过自己,但他可发现,她坐下之前至少往杨楠那边看了四五次。

他在心里冷笑一声,盘算了一下,挪挪屁股,坐到了张星语的正后面。

他就是最后一排,左右无人,孑然一身,当然也没什么顾忌。

等到上课铃一响,老头开始在上面纵横古今,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赵涛轻轻蹬掉鞋子,往后收了收屁股,小心翼翼的把脚丫子往前面座椅靠背缝伸了过去。

这种前后位置的小把戏,绝对是屡试不爽。

大拇哥在屁股上刚一顶,张星语就一个激灵豁然扭过头来,显然被吓了一跳。

不过看清是他挪了座位过来,她的嘴巴马上就紧紧闭住,缓缓转了回去。

他忍着肚里的暗笑,把脚伸长,在她果然又增加了不少弹性的屁股蛋上慢悠悠揉着,心想比起当初杨楠在后面盯着他踢屁股的时候,这动作可温柔多了。

张星语挺直脊背端端正正望着前面讲台,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一动不动。

他也不着急,脚趾头这儿按按,那儿戳戳,顺着屁股沟还往里钻。

正在那儿过脚瘾过得开心,不料她突然抬了一下臀,竟然把他的脚尖直接坐在了下面。

他可没练过芭蕾,脚尖顿时绷得快扯断了踝子骨,赶紧用力往上抬。

她到是没真坐实,很快就稍微抬起了一些,用大腿支撑着体重,稍稍翘起了屁股,桌面上单手撑着脸,另一手则垂下去拨了一下裙摆,恰好把他脚罩住。

嘿……这小妮子还真大着胆子享受上了?

他反倒有点吃惊,想逗她结果扑了空,有点一拳打上棉花套的感觉。

可人家裙子也罩上来了,屁股也抬起来了,自己脚还在那儿伸着,总不能放着不动吧?他只好继续扭动脚尖,活虫子一样在她腚沟里蠕动摩擦。

春天女孩的衣服真是减下去的飞快,裙子里一条打底裤,再就好像只剩下一条小裤衩,他脚趾头稍微用力一点,都能感觉到两层薄薄布料里她那片小花园热烘烘的温度。

存心较上劲,他到要看看张星语能八风不动多久,忍着脚上肌肉的酸沉,他硬是把她大腿根那儿顶住,晃着脚尖一口气磨了三四分钟。

“星语,你怎么了?脸好红啊?”旁边一个女生找张星语另一边那个说话,一眼瞥见她,小声问了一句。

张星语的声音竟然平稳得让赵涛都有几分吃惊,“没什么,教室有点热,我好像穿多了。”

说着,她把外套一脱,非常自然地放到了背后,这下彻底挡住了赵涛的脚,就是那俩女生在张星语背后的缝隙里说话,也绝对看不出什么。

可张星语这种坐姿也很消耗体力的啊,赵涛曾经不止一次让杨楠马步深蹲女上位,来享受女生下体肌肉全部绷紧用力的时候湿滑小穴紧紧攥住龟头的爽快,她光用大腿压着椅子面,这么翘起屁股闪出一个能装下他半只脚的空间,费劲程度应该不遑多让。

足足十多分钟,他才感觉到张星语的屁股渐渐沉了下来,似乎终于坚持不住。

他笑了一声,把脚收回,低头发了条短信过去,“湿了吗?”

张星语感觉到手机震动,先是楞了一下,跟着拿起看了一眼,然后放到桌下,迅速回复了一句。

他点开一看:“嗯,湿了。还高潮了一次。”

我操,就这么端坐着没事儿人一样听着课让他脚趾头在下面隔着两层布顶着阴蒂蹭,就谁也没看出来的高潮了?

他往侧面坐了坐,探头看了一眼,张星语还跟平时没什么分别,就是脸蛋红扑扑的,光看表情,还是充满了可远观不可亵玩男士止步的清高疏离感。

就是他这样经验丰富的男生,这种距离观察也不敢相信她其实现在内裤湿了一片刚刚才高潮过。

“你骗我吧,啥时候高潮的?”

“就刚才,不然我能没劲儿坐下去么。”

“爽吗?”

“不爽。”

“不爽?”

“嗯,我喜欢你舔我,我不喜欢你用脚丫子玩我。而且,隔着衣服特不过瘾。”

操他妈的,赵涛在心里骂了句脏话,他要是跟张星语有点什么深仇大恨,这几条短信一公开,她绝逼上天台自杀。

这小浪蹄子对他也太信任了吧?

想到了张星语头下脚上呱唧砸在水泥地板,脑袋跟西瓜一样碎开满世界飞的样子,赵涛打了个哆嗦,考虑再三,把短信记录仔仔细细删了个干净,才接着发:“你是不是知道杨楠回去住,骚逼发痒欠干了?”

“讨厌,人家就是想你了。我想你想的整夜睡不着觉,有时候一晚上都得自慰两回,你不接我电话的时候,我就只能看着你的短信摸,一摸一手水。我好想你,怎么办?”

赵涛再探头看了看,发完短信抬起头的张星语还是端端正正坐着,唇线轻抿目光坚毅,这贞洁小仙女的模样不知道惹得多少男生在宿舍里交口传颂,成为多少男生梦遗时候大肆凌辱的女神。

女人太可怕了。

他想了想,寻思这课反正也不点名,要不干脆自己先溜,回家准备准备约她过来吃了吧。

他还没吃过这么反差骚的处女,鸡巴都硬成了棍儿。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杨楠回去住好几天呢,我反正是自己在家,怕被人看见的是你又不是我。”他略一思忖,加了一句,“我被你说硬了,我要翘课回去打手枪。你去吗?”

张星语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就跟在和老朋友聊天一样自然地回复:“不许你手淫,我一定想办法过去找你。不过我跟身边两个烦人精约好下课一起去门口逛,这样,你等我一下。我晚点准到。你晚上吃什么?我给你带。”

“随便,主要吃你。”他舔了舔嘴唇,加了点内容,“你这次做好准备了吧?可别要不心理没准备好,要不就来月经不给我碰。我跟你说,这次我可不忍了,你来我就默认你给干。有月经我就操屁眼。”

“臭死你。我这次月经都给你短信报备了,你还让我怎么办?我都贱成这样了,你还骂我。”

“我哪儿骂你了?”

“你说要操我屁眼。”

“这怎么就成骂人了,杨楠的屁眼我都操得她一泡屎拉完不到三分钟,她都没觉得我骂人。矫情。”

“不说了,越说越湿。我一会儿还跟同学出去呢。晚上再聊。”

“聊个蛋,晚上就干你,没空说话。”

张星语这次没回,而是挪了挪屁股,放下了手机。

赵涛抓起书,弯腰从后门溜了出去。

往回走的路上他还在想,这也就是顾及她还是处女应该在个好点的地方迎来第一次,要不然就冲刚才那闷在肚子里的骚劲儿,他就该把她约到顶楼没什么人去的教职工厕所里关门狠狠操一顿。

不过,以后也不是没机会,就这容易发浪一碰就湿的体质,还不乐意让人知道,有的是在教学楼里找炮阵的时候。

不急。

不必操之过急。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