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四十章

“赵涛!你……你是不是疯了!”于钿秋顿时就瞪圆了眼,抬肩缩脖子就要把手抽回来。

但赵涛死死攥着她的腕子,硬是压在自己已经因亢奋而略微充血变大的阴茎上,“老师,声音太大让别人注意到可就不好了吧。”

于钿秋握紧拳头,被压在肉棒上依旧不肯去摸,压低了音量说:“够了,你放开我,一车都是学生,你想害死我吗!被人看见怎么办!”

“离到学校还有好久呢,谁会没事过来找你啊。你快点,我射了软了自然就不烦你了。不然咱们就这么僵着,闹到让他们都看见算了。”他用另一手把身上的外套稍微撑起,像个帐篷一样盖住底下,“喏,真有人来了你赶紧缩手,我这儿有衣服挡着他们看不见的。”

其实当女人说出被人看见怎么办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搞定了至少八成。

因为她关注的焦点从那一刻开始就不再是做不做,而是如何不被看见。

“行了,快点吧,老师,太慢的话我射不出来,真穿帮露馅,我大不了退学不上就是。”他凑近说道,伸长舌头往她耳垂上舔了一下。

于钿秋气呼呼扭头瞪着他,又抽了两下抽不回来,只好抿着嘴,颇为无奈地张开纤细的手指,把半软阴茎轻轻圈在手里。

胡乱动了几下,她咬住嘴唇皱紧眉心,神情显得既焦急又困惑,迟疑半天,才小声开口说:“怎么揉,我……我不会。”

真是个可怜的生育工具,赵涛都怀疑她老公是不是拿针管直接把精液打进子宫里要的孩子。

他故意轻蔑地笑了笑,说:“这都不会啊,老师都结婚多少年了,没有摸过老公的鸡巴?”

“当然摸过!”她气哼哼地反驳,但停了一下,还是只能说,“他才没你这么多事,还让我揉。”

“说是揉,其实是要握住,上下来回套。”他低声教导她,满肚子笑意。

他是真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在旅行大巴上,在有这么多学生的地方,教一个三十多岁已婚已育的女老师如何帮男人手淫。

还好,毕竟是成熟女人,她最初几下还很笨拙,不久,就越发熟练起来。

年轻的肉棒贴着女老师的掌心滑动,盘绕的凸起血管搏动着旺盛的活力。

她不可能不想别的事情,赵涛有这个信心。

骨子里镌刻的寂寞就像被关在容器里的水,哪怕只是扎一个眼,涓涓细流也会让它转眼间铺满心房,烘托出令子宫都在呻吟的渴望。

“怎么了,老师,你的脸好红啊。”他继续在隐蔽的地方揉搓着她的半边屁股,喘息着说,“该不会是已经湿了吧?握着我的鸡巴,是不是让你也发情了?老师,昨天我操你的屁眼,你高潮得爽不爽?舒服不舒服?你以后真的不想要了吗?我可是很乐意为你效劳,为你解痒的哦。”

“别说了……”于钿秋有气无力地斥责说,“回学校就结束了。在车上……这……这是我最后让你一次。你不要得寸进尺。”

“好吧,好吧,那就把这一发手枪当作咱们的告别礼物吧。”他微微一笑,靠在椅背上,享受着她已经有了一层细汗的掌心卖力捋动的美妙滋味。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于钿秋的手腕明显已经开始感到酸痛,她速度放缓下来,小声说:“到底什么时候才算完?”

“不是说了,射出来就好。”他的手已经玩够了肥美的屁股,正在她的腰寻找穿插进去的机会,只可惜中式古典服装的上下衣接缝一层套一层有点复杂,她又不停用另一只手打开他,进度非常缓慢,“你要嫌慢,让我摸摸你,我更兴奋就射得快了。”

于钿秋犹豫了一下,再次拍开他的手,往他身边坐了坐,略一扭身,轻声说:“不许伸到衣服里来,快点。”

赵涛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老实不客气地抬手罩住了她丰满无比的胸膛,一边大力揉捏,一边小声说:“可这样老师你没什么感觉的吧?”

于钿秋皱眉说:“我这里本来就没什么感觉。孩子吃奶好几年,难道我也要有感觉不成。”

啧,真没趣,隔着衣服别的敏感带也刺激不到,他想了想,索性放宽心,不再去管她会不会有感觉,安安心心放松下来,竖着老二给她捋。

他本想试试看这么一直弄不出来,能不能哄她趴下用嘴唆唆。

没想到往衣服里伸手都没成功,在继续往下试探自然也没了意义。他调整了一下坐姿,稍微往上提了提,寻思了一下,准备在最后直接实施突然袭击。

会阴使劲挺大龟头硬在她手掌心里拱,总算把快感一点点积蓄到勉强能射的地步,他悄悄把一手伸进去准备实施计划,另一手悄悄搭在了于钿秋脖子后面,粗喘着轻声说:“于老师,好舒服,我快射了。”

于钿秋解脱一样地松了口气,打起精神让手动得更快了些,“那你就快点把,我手都快累断了。”

“可是,老师,我要是这么射出来,衣服上哪儿都是,现在的男女生经验丰富的好多,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回去的路上我就跟你一起坐来着,他们……肯定会怀疑到你吧?”察觉到她的手僵住,赵涛立刻用另一只手接过剩余的工作,继续飞快套弄。

她有点慌神,不知所措地说:“那……那你赶紧停下啊。别……别弄出来。”

“老师,男人到了这会儿憋不住的。不出来会疯掉。”他更加兴奋,手臂移动的幅度也变大,都快把上面的衣服掀开。

“我……我有纸巾,我给你蒙住。”于钿秋猛地想到了主意,连忙伸手去掏口袋。

赵涛怎么肯让她这样脱身,突然把盖的衣服一掀,巴掌捏住于钿秋的脖子,就狠狠把她的头压到了自己胯下,扶住龟头冲着她吃惊微张的小嘴,一挺腰插了进去,小声说:“来不及了,老师……要出来了,呃……啊啊……射了……老师,千万,别漏出来,被看见,你就完了。”

膨胀到极限的肉棒满足地脉动在于钿秋慌乱的口腔中,不算太多的精液直接喷射到她的舌根,脑内暂时一片空白,她本能的按照赵涛的警告而行动,收紧了嘴唇,生怕真的漏出几滴出来,被人看见毁掉此后的生活。

知道她现在正处于说什么听什么的状态,赵涛马上凑到她耳边说:“老师,里面还有几滴,为了以防万一,帮我吸出来吧,用劲嘬就行。”

于钿秋迟疑了一下,裹着他的龟头用力嘬了两口。

射精之后正敏感的鸡巴被嘬上这么两下,简直是要升天的快活,赵涛没能忍住,啊的呻吟出来,没想到恰好小电视里的内容演到一段无声之处,这一声虽没有说响遍全车,至少两三排的学生听到没有任何问题。

于钿秋触电一样猛地弹了起来,飞快拉开距离回到自己的位子,伸手一拉衣服把他下体盖住,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不到两秒就端坐如常。

果然,马上就有后排一个女生站起来从上面探出头问:“于老师,这个同学很难受吗?”

于钿秋用力咽了两口唾沫,匆忙把一嘴东西吞完,才强作镇定,扭头说:“赵涛,你是不是又晕车了?”

赵涛的手刚在衣服下面把鸡巴收好,裤子拉链卡在一半正在使劲拽,只好分心做出痛苦的样子说:“是啊,有点晕车,晕车得好厉害……”

那女生心眼倒是挺好,摸摸索索拿出一个药瓶,倒了颗药出来,递给于钿秋说:“于老师,我这儿有晕车药。”

于钿秋回头微笑道谢,看她坐回座位上,才捏着药片递给他,咬牙切齿说:“给。你的药。”

赵涛终于拉好了拉链,笑眯眯接过药,打开车窗缝随手丢了出去,关好窗户,慢条斯理低声说:“于老师,谢谢你啊,我的难受,全靠你才好了。”

于钿秋神情复杂地望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眼中水光闪动,竟好似要哭出来,但马上,她深呼吸了两次,靠到了椅背上,轻声说:“休息吧,晕车了,就好好休息吧。不要再烦我了,不要……再烦我了。”

本以为这次是在金琳身上沾点便宜的大好机会,没想到最后旅途结束,从金琳那儿收获的就是舌尖下面热辣辣一处伤口,反而是于钿秋从屁股到嘴都吃了个干净,剩下那生过孩子的老肉逼被老公早操松了,他半点兴趣都没有,这么一算,总归是没白跑这一趟。

在教学楼边,于钿秋再次强调了需要完成的写稿任务,接着宣布解散。

离开的时候,赵涛回头看了一眼往不同方向走去的几个女生。

张星语和认识的人在一起,虽然不停往他这边看,却没胆子当着别人的面上来搭话。金琳似乎还对昨晚的轻薄有气,从那之后就没再特别留意过他,或者说,留意了也很小心地没被他发现。

而孟晓涵,远远走上教学楼的台阶后,就驻足不动,远远地凝望着他,颇有几分失魂落魄的样子。

和他的视线对上后,她的眼睛躲了一下,但很快又转了回来,把淡淡的哀伤袒露在他的眼底。

他抬手摸了摸嘴,想着这会儿已经不早,要不,过去约孟晓涵吃个午饭再回家?

家里还有个小骚货晾了一晚上独守空穴,回去前肯定得吃点东西垫垫肚子补补体力,约她一起好好逗逗找找乐子也挺不错。

他盘算好,微微一笑,准备过去找她开口。

可他才走了两步,孟晓涵就跟发觉到附近有鹰的小兔子一样,浑身一颤,明显地瑟缩了一下,突然转身钻进了教学楼里,消失不见。

诶——?

顶着一脑袋问号,赵涛顿时楞在了那儿。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四十九)

最近晚上网络非常不稳,为了保险提前更新。

前两天上墙梯子被抽……差点就再也爬不上来了。

感谢江东兄慷慨分享的梯子腿,借我蹭着爬了一下……

总有种不知道哪天就要跟大家江湖再见的感觉。

唉……

哦,对了,张星语的破瓜可能跟大家预计的不太一样。

请做好有一定落差的准备。

只对一个人的淫荡,其实也是爱情的一种……

不过年轻小男生才不懂这个。

另外,关于于老师的描写问题,是故意这样做的。

为了符合锁定赵涛视角的观感。

他讨厌那个老师,占有肉体也是为了取乐,作为一个处女控,他眼里的于老师优点多不到那里去,缺点反而会被放大。

而且,三十多岁有一个孩子的快过期少妇,现实就是比较粉碎熟女控梦想的……

生育对女性裸体魅力的影响非常具有毁灭性。

所以要对当母亲的感恩啊……

感觉越来越跑题了,打住。

大家下周见。

如果梯子还能爬的话。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