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三十九章

非常畅快地发泄了一次,还过足了玩弄于钿秋的瘾。光是想象于老师被孟晓涵热情体贴揉肚子时候硬憋着一屁眼东西不敢厕所的难受样子,赵涛就在床上笑得打滚。

最理想的情况,大概就是孟晓涵要揉,于钿秋不让,孟晓涵看她难受,主动帮忙揉,于钿秋看起来更难受,最后孟晓涵揉啊揉,揉到于钿秋憋不住飞奔去厕所。

真可惜不能留在那儿看看后续的场景是不是如期望那样的发展,他伸了个懒腰,拿起手机回了几条短信,心满意足地睡了。

隔天一早,当地的组织方就匆忙调来了另一辆大巴,在酒店下面点了名后,大家顺次上车落座。

活动已经结束,自然没有谁再考虑按之前的男女搭配就座,除了确实谈得来的,大都按性别分开坐下。

然而明面上谁跟赵涛也谈不来,他慢悠悠上车一看,上下两层没谁身边留着他的位置。

孟晓涵、张星语和金琳都跟相熟的同学坐在一起。

他挠了挠面颊,正无奈的时候,楼梯下面于钿秋叫了他一声,“赵涛,你不是晕车吗?下来跟我坐第一排吧。”

“哦。”他眼前一亮,笑呵呵跑了下去。

但于钿秋已经丝毫不见昨晚在他鸡巴操弄下的失神娇柔,那正经端庄的脸,又彻底摆出了老师的架子。

他笑着往窗边挤过去,这次她抬起双手挡在胸前,小心翼翼地扶着他送到里面,连这点肢体接触也仔细隔绝。

赵涛皱了皱眉,坐下之后,扭脸压低声音说:“于老师,不用这么翻脸无情吧?”

于钿秋板着脸瞪了他一眼,低声说:“赵涛,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希望你能牢牢记住。”

他心里冷笑一声,嘴上柔声道:“好好好,于老师,我会好好记住的,就像记住你屁股沟里那三颗小黑痣一样。”

于钿秋浑身激灵了一下,那种私密羞耻的地方她当然看不到,能看到的,反而都是见到过她最丢脸样子的人。

赵涛看着她脸上的表情,知道这一票赌对了,按他们夫妻保守的作风,她老公兴许都不知道爱妻的屁股沟里有这种小记号呢。他笑了笑,当然不会告诉她其实这就是他信口胡诌,而是轻声低语道:“于老师,难道……你老公都不知道吗?”

于钿秋的面皮明显的颤动了一下,明显的慌乱浮现在脸上,她往赵涛的方向挪了挪,压低声音说:“他……他才没你这么……这么猥琐。”

“只是因为他不够喜欢你吧?嫌你那里脏,连看都不肯看,别说亲、舔,用最重要的地方插了。”他干脆舒舒服服靠到了于钿秋肩上,知道她这会儿也不敢把他顶开,悠然笑道,“多好啊,于老师,咱们两个,也有你老公都不知道的小秘密了。”

她有点羞恼,抿紧了嘴,不说话。

赵涛瞄了一眼过道对面坐着的女生似乎在惊讶地看着这边,故意扭头做了一个特别下流的表情,吓得那俩女生赶忙转开视线。

他想了想,笑着问:“于老师,后面感觉舒服点了吗?昨天给你的药管用不?”

于钿秋皱起眉,明显的嫌恶从眼中流露出来,“不知道,你一走……我就去厕所了。”

赵涛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笑道:“为人师表,撒谎可不好。算了,你不说,我回头问孟晓涵就是。她要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不介意给她解释解释。”

“不许说!”于钿秋的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一些,接着连忙压下,“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关心老师的恢复情况啊。我怕你不好好用药,万一伤了,我能跟老师相亲相爱的地方,就不能用了。”说着,他的手就从这边的靠背缝隙里钻了进去,贴着她饱满柔软的丰臀,缓缓蠕动。

“你……我……”于钿秋又是生气又是羞耻,想摆老师架子摆不出来,想躲他的手动作不敢大,僵持了几秒,才无奈地放软了语气,轻声说,“赵涛,老师……老师一时糊涂,跟你做了错事,是老师喝多了酒,犯傻,冲动了,老师……老师对不起你。可以请你放过老师吗?老师……还有家有孩子,我不能失去这一切。你就把昨晚的事情忘掉吧好不好?”

“你还没说实话呢,昨晚我的药最后到底怎么了?”他的指尖已经找到了屁股沟的位置,蜷曲起来,握住了她小半个臀尖。

于钿秋脸都红了小半,赶忙往他这边侧了侧身免得被看到,“我……我就按你说的忍住了啊。能怎么样。”

“孟晓涵没看出什么?”

“我哪儿知道。”于钿秋没好气地说,“她也不知道怎么那么热心,非说我肚子不舒服有凉气,又是给揉又是去服务员那儿要热水袋的,最后我实在憋不住,就去厕所了。真的。”

看赵涛没有再追问,她似乎稍微松了口气,轻声说:“好了,赵涛,咱们……咱们之间又没有未来,以后还维持老师和学生的单纯关系不好吗?”

“可我会很怀念老师的,我现在闭上眼睛,还能看到你白白的屁股,红红的屁眼,就兴奋得鸡巴发硬,老师,你和那些小女生完全不一样,我万一还想要呢?”他歪着脸,颇为无赖地说。

“可那是不对的。”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呢。再说……我不是都答应了,不和你老公共用一处,这样你就没什么对不起他的了。”

“怎么可能!”她急得推了他一下,“这叫什么歪理,难道……难道那样就不算……不算了吗。”

“不算。”他笑眯眯地凑回去,侧头故意又往对面那两个女生那边抛了两个下流眼神,那两个女生被他看得有点心慌,嘀咕了两声起来往后排走了,他这才满意地靠在于钿秋肩上,巴掌揉得更加肆无忌惮,“你老公娶你回去不就是为了生孩子吗。你生孩子的地方给他保护好,给他留着不就行了。我保证不碰,那里永远都是他的。”

“老师,你昨晚明明也很舒服不是吗。你高潮了至少两次吧,爽不爽?是不是感觉肚子里面都要融化了,升天了没有?你老公让你尝过这个滋味么?没有吧?不然,你怎么可能连阴蒂那么舒服的地方都不知道怎么用。你老公,舍得像我那样舔你那种地方吗?”

于钿秋面红耳赤别开脸,小声说:“够了。我……我不跟你说了。你休息吧,小心晕车。”

赵涛笑了笑,没所谓地脱下外套盖在身上,靠向了窗口。

他知道理智恢复之后,单纯靠那种肉欲的快乐不太容易把于钿秋彻底拉入禁忌的乐园,但他并不急,因为他知道,他的砝码中,高潮不过是小小的一部分而已。

他真正有恃无恐的根基,其实还是锁情咒。至死不渝的爱情在手,他还怕什么?

车开了一会儿后,司机也许觉得无聊,顶上挂着的小电视开始播放无聊的老电影。

赵涛看了一会儿,瞄到于钿秋的神情似乎缓和了不少,心里又起了邪念。

大巴的座位靠背连接得非常严实,除非有人站起来从上面扒头,不然绝对看不到前面,而通道对面已经空了,和司机之间有隔板,这不是公交车还没有摄像头,简直是天造地设的好机会。

他把盖在身上的外套调整了一下位置,拉开裤子拉链,从秋裤开口里摸进鸟窝,掏出了刚才硬过一次这会儿已经软了的老二。

看了看窗户,还行,路两边也没什么建筑物,就是有,这种速度也肯定屁都看不出来。

他笑了笑,抓住于钿秋的手,猛地拉进了外套里面,握住了自己的肉棒,喘息着说:“老师,我这儿难受,帮我揉揉吧。”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