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三十八章

孟晓涵去问解酒药的时候,赵涛百无聊赖地转了一圈,一眼看见两样东西,心里一动,掏钱买了下来,装进兜里。

回头看见药店靠门边专有一个柜台摆着龙精虎猛的肌肉男广告,他走过去看了看,还真是有点心动。

他感觉自己照这么纵欲无度下去,似乎早晚要用上这里的药。

啧啧……有擦的,有喝的,有药丸,有胶囊,还有真空辅助器械,不愧是开在发廊一条街的的药店啊。

他正看得起劲,孟晓涵在门口轻声说了句:“好了,咱们回去吧。”

“哦。”他应了一声,才觉得她的脸色不太对劲,出门前扭头看了一眼,顿时恍然大悟。

药店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妈显然是把他俩当成了小情侣,看到赵涛先买了两盒那样的玩意,再在壮阳专柜前面晃荡,孟晓涵还买了一盒解酒药,脑内顿时不知道补完了多少少儿不宜的戏码,看孟晓涵背影的眼神简直就像看到了一个不知检点的小婊子。

难怪一出门孟晓涵就红着脸说:“你……你在那个柜台一直看什么啊!”

“未雨绸缪咯。”他存心逗她,就很老实地说,“我女朋友比一般男生多,肯定累得也比他们快,说不定不久以后我就该用这些药了。”

孟晓涵皱起眉,明显很不想和他就这个话题展开讨论,但憋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说:“身体是自己的,还是多注意节制的好。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你总该懂。”

“可惜我就是贪多,不过我也是注意精挑细选的,不够格的女生,想当我女朋友我都不答应。”

孟晓涵抿了抿嘴,明显吞了口气下去,不再说话。

赵涛笑呵呵地继续逗她,“于老师跟你非亲非故的,你为她出来买个药,差点被抢了手机,值吗?”

“尊师重道,应该的。而且……”她轻声说,“我想出来透透气,我心里也不舒服。”

“那出来一趟好点了吗?”

她摇了摇头,“没,胸口反而更闷了。”

“胸口闷啊,我帮你揉揉怎么样?”

她愣了一下,有那么两三秒似乎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跟着才泛起一股怒气,沉声说:“赵涛,我……我不许你这么轻薄我。你、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当成一个我挺喜欢的女生啊。怎么了?”他很无辜地说,“倒是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见到一个漂亮女生就会趴下当狗汪汪叫的那种吗?我不喜欢的女生,脱光了站在面前说胸闷我也不会管的。”

“歪……歪理!”她面红耳赤地一甩头,气哼哼走进了酒店。

他吹了声口哨,笑嘻嘻跟上去,一起进了电梯。

“你为什么不摁?”摁亮五楼后,孟晓涵皱着眉说。

“我也去看看于老师到底怎么样,她这学期上我好几门课,我不和她搞好关系,她再故意挂我科要怎么办?平时献殷勤,考试才不愁。”

孟晓涵不情不愿地说:“于老师都已经躺下了。”

“你不是说她衣服都没脱么,那怕什么。”

“那万一现在已经脱了呢!”她自己可能都没注意,这话里透着多么明显的醋味儿。

“那也盖着被子呢啊。难道于老师光着屁股在屋里发酒疯?”他笑了笑,“那我更要看看了,抓住她把柄,她就不敢再给我挂科,多好。”

“努力学习好好复习,就不用担心挂科了。”孟晓涵低声说了一句,拿出房卡刷开了门,“我先进去看看,你不许进来。”

“哎呀,于老师有分寸,还能真让我看见什么啊。”赵涛才不理她,直接伸手一撑推开了门,嘴里带着笑意说,“于老师,我听说你身上不舒服,来看你了。你难受得厉害吗?这会儿好点了没?”

孟晓涵那里拦得住他,只好咬牙跺了跺脚,关上了房门。

看来于钿秋已经哭够了,也脱了不少衣服,整整齐齐叠放在柜子上,上身穿着之前赵涛见过的衬衣,盖着大被子靠在床头,十分吃惊地瞪着红肿的眼睛看着走进来的赵涛,“你……你怎么来了?你来干什么?”

孟晓涵大概是听口气错以为于钿秋又羞又恼,赶忙进来说:“于老师,我看你不舒服,下去给你买了解酒药。我正好碰见赵涛,他听说你不舒服,就非要来看看你。”

赵涛温柔一笑,轻声说:“于老师,知道你不舒服我可着急了,一路跟着孟晓涵就来了。你没事吧?”

于钿秋脸上有些发红,抬手抚着额头,挡住了垂下的视线,“我就是有点头昏,可能喝得有点多,现在没什么事了。”

“可孟晓涵说你一直蒙着被子哭。”赵涛很亲切地坐到床边,凑近说,“老师你不会被谁欺负了吧?谁这么可恨,你告诉我,我去跟男生们一说,看我们打不死他。”

“没有,没有……他们的确想灌我,可我……不是没真醉么。”于钿秋似乎觉得屋内的气氛有些尴尬,忙说,“我没事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看你喝了解酒药就走。”赵涛起身走到电热水壶那儿,里面的水已经倒完,他笑了笑,进去厕所接满自来水,趁着没人看到,在连接电源线的地方用力狠狠一拽,把后面的接头直接扯松,还怕不保险,他又把上面盖子的弹簧扣用指甲掐住,狠狠一掰拧断。

出来之后,他故意做出一副很吃惊的样子,“晓涵,你们屋的电水壶我不小心摔了一下,好像坏了。你要不要拿去找前台换一个?喝醉的人容易渴,没有热水很麻烦的。”

孟晓涵只好又把刚脱下的外套穿上,拿过水壶看了看,皱眉嘟囔了一句:“怎么这么不小心。”就出门去了。

毕竟屋里登记的住客是她和于钿秋,她肯定不会让他去跑这趟。

赵涛看她出门离开,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立刻回身走到于钿秋床边,坐下抓住她手,柔声说:“于老师,你到底怎么了?晓涵说你蒙着被子哭,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没有,”于钿秋皱着眉想要辩解,犹豫了一下,轻声说,“我……我就是觉得特别对不起……老公。”

“后悔了?”他凑到更近的距离,伸手暧昧地抚摸着她红肿的眼眶,“瞧你,哭得都不美了。”

于钿秋吸了吸鼻子,扭开头,“好了,我没事,我就是情绪不太稳定,睡一觉就好了。你赶紧回去吧。让孟晓涵看出什么来,可麻烦得很。”

“不行,我还有工作没做完。”他一本正经地说,“老师,我听人说,操屁眼的时候如果不够温柔,肛门是会擦伤裂伤的,我刚才那么激动,都不知道给你弄伤了没有。这怎么行,我得负责到底。”

“没有,就是有些胀痛。”于钿秋脸顿时红了一片,“没伤,你别操心这个了。以后……也别惦记着。”

赵涛有备而来,怎么肯就此罢手,也不再多说,把被角一掀,猛地亮出她只穿着三角裤的光裸下体。

“呀!你……你这是干什么!”

“我看看,我在药店给你买了护肛药,不给你用上我不可能安心的。”他嘴里回答着,双手抱住于钿秋就翻了过去,抬手一扯,拉下了紧绷绷的三角裤,裤底的那片水痕已经干涸,留下淡黄色一片印子。

“不行!你、你放开我!孟晓涵一会儿就回来了!”她不敢大声叫嚷,只好拍打着赵涛压低声音提醒。

“我给你上药,上好药就走。我说到做到。于老师,我答应过不操你小穴,最后是不是做到了?”他一边说,一边趁她羞耻难耐,单手扒开了夹到一起的臀肉。

“那……那你快点!”于钿秋挣了两下没有挣动,羞耻万分地说。

“马上就好,你让我看看,两种药呢,得先上一个。”他笑嘻嘻打开了第一个盒子,打开了里面的开塞露,拧掉头吐了点口水上去,对准屁眼就插了进去。

“呜呜……呜唔……”被挤入的同时,于钿秋发出难忍的酥软呻吟,颤声道,“你……你这是什么药……呜……”

“防止擦伤的,你千万憋住,在里面留得越久越好。”他把塑料瓶连着盒子装回兜里,摸出了另一盒药,痔疮栓,“我这就给你上下一种药。”

“我真没伤……”于钿秋都快急哭出来,可大白屁股被赵涛牢牢压着,屁眼里也被开塞露刺激,一阵阵痉挛抽搐,哪儿还有力气反抗。

“防患未然,真伤了大便过去感染,到时候肠坏死肠梗阻肠瘘你以后打算一辈子挂粪袋啊?”他随便说着脑子里闪过的胡言乱语,带好指套,剥出栓剂,用力顶进了于钿秋的菊花中心。

“啊……”她把脸埋进枕头里呻吟出声,两条小腿不受控制的离开了床面,脚趾头都蜷成了一团。

他故意往里捅得很深,一直到两根指节都被柔软但紧缩的括约肌吮住。

时间缓缓地流逝,于钿秋感觉有些不对,扭头说:“还没好吗?到底要多久?”

这时,门把转动的声音传来,赵涛马上把手抽回,一下子把内裤给于钿秋提上,把她往回一翻,拉起被子就把她盖住,同时低声叮嘱说:“千万要憋到忍不住再去厕所。这样才有最好的效果,不然屁眼坏掉,我可不负责任。”

说完他马上起身,往门外走去。

经过孟晓涵身边的时候,他笑眯眯地说:“晓涵,老师喝酒好像喝坏了肚子,里面都是凉气咕噜咕噜的疼,我说揉她嫌我是男生不让,你回头给她揉揉吧,越用劲儿越好,把凉气排出来,就舒服了。”

也不等孟晓涵回答,他反手摸了一把她的屁股蛋,哈哈一笑,出去关上了门。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