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三十四章

“赵涛……快拿出去,这……这怎么能抠……恶、恶心死了!”于钿秋当即就慌了手脚,身子一软差点扑在墙上,腾出一只手就赶紧去拨拉赵涛的胳膊。

他轻松抓住了女老师并没有多大力气的纤细手腕,略微用力一压控制在她背后,指头伸在直肠里一顿乱挖。

还从没被异物进入过的屁眼又涨又酸,于钿秋被挖得浑身难受,光滑的后背泛起一层鸡皮疙瘩,禁不住扭动着求饶说:“求你了……赵涛,放开,那地方……太脏了……”

“洗洗就干净了啊。”赵涛慢条斯理地说道,伸长舌头抚弄她肥美的屁股蛋,两瓣臀肉软绵绵肥嘟嘟,连舌头这点力气都能轻易掀动波浪一样的荡漾,要是小腹撞上去,还不知道会是怎么一番美景。

“怎么……怎么可能……那是出恭的地方……怎么洗……也脏啊……不用,我不用你亲了……这样就够了。”羞耻心大概是击破了酒意唤起的渴望,她有点认真地抗拒起来。

“很快就洗干净了。小秋,亲这里一样很舒服的哦。”他笑眯眯地说着,用嘴唇拢了点口水下去,滴在她蠕动的屁眼上。

“不行……这里……怎么可以……”她的语气变得有些迷茫,也许是此前的阴蒂高潮给她的印象太过深刻,让她不由得想要相信赵涛所说的话。

“真的可以,来,我帮你洗一下你就知道了。”他缓缓旋转着抽出手指,看了看酒店的花洒连接的是环节形金属管,拧下这个往屁眼里塞怕不是要肛裂。

他这会儿已经在打别的主意,反正对花样百出的他来说,不能性交的承诺就算完全遵守也不耽误他玩弄眼前成熟娇美的老师,而且以这个人妻缺乏性爱知识的程度,估计都不知道这世上除了干穴其实还有的是享受的方法。

真不知道她给老公打没打过手枪。

察觉到手指终于完全离开了直肠末端,于钿秋轻轻吁了口气,小声说:“可以了吧?是不是洗完了?”

“初步完成。”他打开热水,拿过小香皂扒开她的臀肉在屁眼上仔仔细细涂抹了一遍,接着冲干净,看着肛口周围的褶皱上长着的几根卷曲毛发,突然间玩心大起,捏住其中一根,猛地薅掉。

“啊!”屁眼上一阵刺痛,再怎么轻微也不至于感觉不到,于钿秋惊叫一声,顿时扭过头,有些生气地说,“你干什么了?”

赵涛马上柔声说:“好多毛毛,扎舌头,而且……不好看,我给你拔了吧,拔了就漂亮了。”

于钿秋皱着眉,不安地说:“一……一个排泄的地方,怎么可能好看……”

“怎么会,小秋,在喜欢你的人眼里看起来,哪里都可以变得特别迷人。”他用指尖轻轻挠着她缩紧的屁眼,柔声说道,“拔了吧,我想看你连拉屎的地方都漂漂亮亮的。”

被他粗俗的用词激红了脸,于钿秋细长的眉毛几乎拧到一起,但似乎眼底闪过一丝兴奋,别开脸沉默下来,没有答话。

他大着胆子伸出手,又从屁眼边拔下一根细毛。

她哼了一声,这次没再说什么。

他得意一笑,知道于钿秋已经彻底落尽他的掌中,罐头开了盖,螃蟹没了壳,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冲她这次挂科,也非要好好炮制一番不可。

一根接一根,不一会儿,被拉开的腚沟中,就变得清洁溜溜,他又涂了一遍香皂,冲干净,接着趁她刺痛造成的难受还未完全褪去,突然伸出舌头,贴住了那微微发红的屁眼。

“嗯——”于钿秋长哼一声,软弹的屁股猛地一缩,挤在他面颊两侧,真是犹如把他烘在了云堆里。

为了方便动作,他不得不手上加劲儿,把腚沟扒开一些,方便舌尖钻缝一样顶着屁眼蠕动。

“啊啊……”她被舔得浑身发软,彻底酥了骨头,脚下一滑,险些滑倒跪下。

赵涛抱住她腰往旁边一挪,让她趴在马桶上,在她大白屁股上啧地亲了一口,喘息道:“小秋,还能更舒服哦,你稍微等我一下。”

说完,他马上跑了出去,直奔桌上,拿过剩了个水根的纯净水瓶子,转身窜回厕所。

于钿秋没有趁机起来,她失了魂儿似的趴在那儿,还昂着臀部,亮着水光晶莹的肉缝,哪还有半点为人师表的样子。

他看了看水瓶瓶口,比他鸡巴还是细了一圈的,用来灌灌正合适。

他也不耽搁,打开热水接了满满一瓶,拿下香皂用指甲抠了几个小块丢进瓶子里把盖一拧,猛晃了几下,摆到马桶水箱上,蹲下来揉了揉她的屁股蛋,笑道:“等急了吧,我来了。别慌,我保证让你比刚才在床上时候还快活。”

“真的吗?”于钿秋狐疑地扭头看了他一眼,“可……可咱们说好了的……”

“我都发过誓了,这还能忘。”他笑眯眯地点了点头,用手拨拉了一下已经软了的老二,“你看我鸡巴都放凉了也没插进去小穴里啊,小秋,我会等到你想好,愿意,不会对你老公感到愧疚的时候,再做到最后一步的,放心吧。”

她神情复杂地微微动了动脑袋,也不知道是点头还是单纯的晃晃。

“那,我要开始洗里面了。里面洗干净,舔起来你会更舒服的。”他说着拿过香皂,飞快地在手指上涂了一圈,不等于钿秋回话,就重新钻入到她的屁眼深处,旋转搅弄。

“呃……”应该是还在期待着之后的快活,她忍耐着闷哼一声,双手扶住了马桶盖,咬住了下唇。

赵涛挖了一会儿,觉得紧致的肛肉比起之前明显适应松弛了许多,立刻抹好香皂,把第二根手指也挤了进去。

“呜、呜唔——”她回过头,有点惊慌地问,“赵涛,怎么……怎么突然……好涨……”

“这是为了能洗得更干净啊,小秋,稍微忍耐一下,好吗?”他柔声说着,把第三根手指抹滑,用力塞了进去。

小小的菊花彻底绽放,指头的空隙之间,都能隐约看到肛肠的内部,好似打开了于钿秋的内脏,真正看穿到她最深邃的地方。

“不要……不行……不能……不能再继续了,好涨,要裂……要裂开……疼,有点疼了……”

“小秋,放松点,把屁股这边的肌肉放松点,你今天大便过了吗?”他缓缓前后移动着并拢的三根手指,最大的收束力还是来自入口处的括约肌,深入后紧缩起来让他的手指都感觉有些痛楚。

“我……晚饭后……去了一次……”她从紧咬的牙缝里挤出羞耻的回答,鼻腔里的哼声宛如呜咽。

“那太好了,可以好洗很多。”他笑着拿过矿泉水瓶,夹在腋下单手拧开,把手指往外一抽,猛地把瓶口塞了进去。

怕进得不够深,他还顺着瓶口螺纹的方向拧了一下。

“啊啊——”于钿秋尖叫一声,回头就想去拔瓶子。

但赵涛的手动作更快,狠狠一捏,大半瓶浑浊的香皂水,就这样汹涌地灌进了于钿秋的屁股中。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