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三十三章

于钿秋好半天没有回过气来,瘫在床上皱着眉闭着眼抿着嘴,看上去也不知道到底是惊喜还是后悔。

赵涛枕着她叉开的大腿,指尖轻轻碰了碰她的阴核,她丰满的娇躯轻轻颤了一下,嘴里哼了一声,还是一动不动。

得有四五分钟过去,于钿秋长长叹了口气,弓腰坐了起来,伸手在胯下一摸,颇为哀怨道:“我说要尿,你就是不听。看看……这湿了一大片。丢死人了。”

“可没多少尿,顶天几滴。”赵涛把手指钻进她湿淋淋的肉缝里抠了几下,掏出来放进嘴里唆了一口,笑道,“喏,我可是亲口尝了的,都是爱液,因为高潮才分泌的爱液。”

她直愣愣盯着自己一片滑溜的大腿根,颇有些遇到了什么学术难题的感觉,“这个……可以这么多的吗?”

“当然,越舒服,就流得越多,”他看软绵绵的乳瓜坐起后顿时变得丰隆无比,随着重力下压出惊人的饱满弧度,连乳头都因此而向上翘了起来,忍不住伸手捧住,轻轻拨拉着奶头说,“这说明你从前都没这么舒服过。”

于钿秋不自觉地点了点头,之后才觉得有些丢脸,别开视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想了一会儿,说:“算了,我去洗个澡。”

“我帮你洗吧,你看你腰酸腿软的,万一摔了多不好。”他殷勤地起身扶住她,柔声说道。

于钿秋偷偷瞄了一眼他高高隆起的裤裆,似乎有些心慌,轻声说:“可……可说好了不做爱的。你要是脱光了……”

“不做。”他抬起右手,“我对天发誓今晚绝对不和你性交,我的阴茎要是进入了你的阴道,我就……”

她抬手挡住了他的嘴,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有些微妙的恼火,像是被他直白的用词弄得害羞,又好像是对自己的魅力感到有些失望。

刚才就已经试出她的乳房可能因为哺乳的缘故并不太敏感,赵涛搂住她帮她脱掉还挂在胳膊上的衣服,抚摸着肋下腰线,柔声说:“小秋,你既然还没做好最后一步的心理准备,我当然要尊重你的意见。再怎么辛苦,我也忍得住,放心吧。”

“是因为……我老了吧?”她终究还是没憋住,咕哝着说了一句。

他笑着一把脱下了裤子,亮出高高翘起的老二,“小秋,你看看,我兴奋成这样,怎么会觉得你老。我觉得你好漂亮,要不是怕你心里难受,我早就忍不住插进去,狠狠搅弄,抽出来,操进去,一直把你操到升天。”

于钿秋红着脸转开眼,“你……你写东西有模有样的,怎么说话这么下流。”

“男欢女爱这么崇高的事情怎么会下流呢?做爱,性交,操逼,挺鸡巴干,其实都是一回事,繁殖、取悦对方、表达心里的爱意。”

她听得又有点喘,扶着床挪了下去,“我……我去洗澡了。”

赵涛也不着急,乐颠颠把衣服一脱丢到单人沙发上,跟了过去。

果然,厕所并没锁上,门还给他留着。

看她已经打开花洒站到了热水下,赵涛关好门,舔着嘴唇欣赏起了这个古典美妇一丝不挂水淋淋的赤裸侧面。

她的身材已经不如青春少女那么紧凑,虽说保养得不错,曲线依旧十分诱人,但上臂、下腹、大腿根附近都能清楚地看到稍微有些过头的丰腴,尤其是大腿部胯与腰侧连接的地方,还残留着生过孩子的痕迹,一道道浅浅的纵纹,排列出所受磨难的纪念。

她没有洗头,大概是担心回去后在孟晓涵面前露馅,乌黑的长发盘起来用浴帽仔仔细细地包住,闭着眼昂起下巴,静静地冲洗,让水从丰满的硕乳中央流下,把乌黑的阴毛打湿成尖,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莫名想起了这么一句,赵涛微微一笑,走到水流中,轻轻衔住她的耳垂,用舌头勾舔两下,低声耳语:“小秋,我说要亲你的全部,还差一半,你是不是忘了?”

“嗯?”于钿秋扭脸看他,眸睁一线,媚眼如丝,“哪一半?”

“背后啊。”他笑嘻嘻地绕到后面,正好她盘起了头发,白嫩嫩的脖子全部亮在了浴帽下,一口亲上去,皮下凝酪,真是娇嫩绵软。

她牵丝般细细呻吟一声,双手一伸扶住了屋墙,情不自禁把头微偏垂下,想让他往更敏感更受用的斜侧面转去。

他却故意不肯,只在颈椎因弯下而突起的那块疙瘩周围舔来舔去。

一直舔到她难耐地扭了一下腰,丰盈的臀肉微微一荡,他才贴近过去,双手绕出腋下,捧着肥美滚圆的奶子把玩,舌头总算遂了她的意,顺着耳垂下那一段上下滑动。

他猜,这可能是于钿秋的丈夫让她唯一记住的前戏手段,不然这里明明不如腋下那边敏感,她怎么却受用得哼成了猫?

这么棒的肉体,娶回家去竟然只为了生孩子,买椟还珠的蠢货。他在心里得意地骂了一句,微微抬腰,让上翘的老二夹在她深邃的臀沟中,随着他亲吻的动作小幅度的摩擦。

这大白腚又圆又软,要不扒开,不够长的鸡巴估计都只能往小穴里捅进个头儿,他蹭了几下,就觉得颇为受用,索性连奶子都放开,抓住肥美浑圆的屁股蛋,按捏起来。

在脖子上费了四五分钟功夫,她总算耸了耸肩哼了一声,暗示这里已经够了。

他心领神会,手掌上移卡住她被乳房和臀部映衬的分外纤细的腰肢,开始用舌尖仔细描绘两边的肩胛凸痕。

经过脊椎一线的时候,她的肌肉明显绷紧了一下。

很好,看来又一个敏感带被找到了。他收回舌头歇口气儿,先横过头用嘴唇捋着脊梁骨从上到下,从下到上。

“啊……”她张嘴叫了出来,腿都晃了一下。

很好,他接着加上了舌尖,跟上下嘴唇一起形成了紧密的三点攻势,从已经快到屁股的尾椎缓缓往上舔去,一寸寸爬上脖子根。

“赵涛……你要……亲死我了……”于钿秋带着一丝哭腔低头说道。

他笑了笑,手指爬过丰腴的丘陵,探入肥嫩的肉裂,底部的那个腔口,果然又已经布满了油滑的粘液,就是三根手指一起上,估计也能轻轻松松挤入。

“小秋,你用错词了。”他先把两根手指缓缓刺进去,一边抠挖,一边喘息着说,“我明明是亲湿你了,你又流了好多水啊,我的手指头都被你泡透了。”

“呜……”她羞耻的呻吟了一声,没有答话。

让爱液充分浸染在手指周围后,他伸手关掉热水,蹲了下去,虎口一分,单手撑开了于钿秋的屁股沟。

“你、你干什么?”她明显吃了一惊,有些慌神地问。

“小秋,我说了要亲你的全部,这里怎么可以漏下。可直接亲下去,我又怕你过后嫌我脏不跟我亲嘴,所以,就先给你洗洗咯。”

说到洗这个字,他沾满爱液的手指就已经伸了过去。

敏感的括约肌当然瞬间就起了反应,猛地夹紧缩成一团。

但爱液的润滑的确很有效果,赵涛的决心,也远比于钿秋的屁眼坚定得多。

随着一声混合着愉悦和难过的悠长呻吟,他粗大的中指,就这样插入了她褐色的肛蕾中心,在炽热的肠腔里,旋转搅拌。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