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三十二章

这时候根本不需要犹豫,赵涛伸长舌头,湿漉漉的舌面果断顺着内裤卷下的轨迹舔过。

毕竟是有了些年纪,于钿秋的大腿充满了细微的粗糙感,有着细细的汗毛。不过真的是丰满而柔软,舌头稍微用点力气,就能在大腿内侧压出一个浅浅的凹坑。

卷成布绳的内裤滑过了膝盖,他往里挤进一些,侧头舔着她的膝窝,轻巧而迅速。

“唔……”于钿秋的哼声显得更加酥软,软到仿佛能掐出水来。

他顺顺当当地脱掉她下体全部的遮蔽,捧起小腿轻轻亲着腿肚,以此为契机打开了她的双脚。

暴露在眼前的胯下,还真是与少女截然不同的风景。

于钿秋的阴阜和她的身体一样饱满丰腴,有一种欲望仿佛要涨破皮肤迸发出来的错觉,卷曲的黑毛比张星语还要多出一个量级,内裤裤腰上方的地方似乎是刮过,否则大概会从肚脐往下延伸出一片茂密的草原。

娇嫩肉裂像一张竖起的嘴,外唇肥美,被略短一些的阴毛密密围起,看那些毛发延伸的路径,恐怕肛门附近也会有不少,而淡褐色的内唇也非常发达,好象两条小舌头,皱巴巴蜷曲在大阴唇内侧。

阴蒂似乎不小,但被隆起的外皮包住,藏在了缝隙的顶端,像个被阴毛掩盖的小小开关。

看于钿秋躺在那儿只是不停喘息,赵涛微微一笑,试探着伸出了手指,先是摸了摸乌黑发亮的耻毛,确定她没有躲避也没说什么后,手指缓缓下挪,往两边一撑,分开了腴嫩的肉唇。

一些淡淡的白色污秽残留在打开的缝隙间,包围着小指尖大小粉嫩晶莹的阴核。

他探头嗅了嗅,故意用很大的动作吸了吸鼻子,酸涩微腥的女人体味扑面而来,刺激得他老二都在裤裆里跳了两下。

听到了他明显的吸气声,喷出的热气又熏在了敏感的下体,于钿秋呜的呻吟一声,嗓音颤抖得像是周围正天寒地冻一样:“别……别那样闻……我……没有洗澡……”

“没有洗,才是小秋最真实的味道啊。”赵涛越说凑得越近,舌尖在大腿根上轻轻舔了几下,美得她浑身发紧,他喘息着说,“我不在乎的,你能舒服就好。那……我要来了,说好要吻你的全部,这里可不能不算。”

按照正常逻辑,此时的女人不是应该装装矜持,捂住再说几句脏吗?

可于钿秋听到他这么说后,竟然从喉咙里溢出一串喜悦的轻哼,主动把白生生的丰满大腿,往两边分得更开。

看来,性欲对她意识的影响,已经超过了那些酒精。

他动了动舌头,顺着腹股沟先往上移动了一点,让口水润湿那一片茂密的阴毛,跟着穿过密林,挪到另一边的大腿根,雨露均沾。

她有点焦躁地扭了扭胯,腿根的筋不自觉地绷紧,想要催促,却又不好意思。

他左右舔了一会儿,感觉到于钿秋的肉体已经急不可耐,这才用指尖蘸了蘸口水,做出揉搓阴核的动作,小心地把那点包皮垢一样的白污擦掉,然后指尖往下一滑,就顺势刺入到肥美多汁的肉壶口中。

“嗯嗯——”她猛抽口气憋在嘴里,皱眉闭眼攥紧了床单,看表情似乎是要哭一样,可满面潮红春意盎然,就是掉下泪来也不好说到底是不是因为羞耻难过。

这肉穴层层叠叠,倒也不算太松,弹性还算不错,当然,比起他玩弄过的青春少女,还是少了几分紧致。可爱液是当真不少,于钿秋特地单独开了间房,真要认真玩上一两个小时,怕是屋里两张床都能玩到湿透。

在油津津的膣口旋转一摸,他眉头一皱,发现自己摸到了一道突起的肉条,从入口延伸到里面,硬邦邦的,浑不似周围的嫩肉那么柔软。仔细摸了两下,他好奇地问:“小秋,你这儿有个疤?”

于钿秋这时倒是显得十分羞耻,拉过枕巾蒙住了大半张脸,闷声说:“生孩子……侧切,大夫用剪子豁开之后缝上的。”

他用指尖摩挲着柔声问:“剪子?那疼吗?”

“疼也不知道……”她缓缓说,“跟生孩子那撕心裂肺的痛比起来,这一剪子我根本都没感觉。”

发觉深入讨论这个话题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现在也远不到需要唤起她对家庭负罪感的时候,他笑了笑,低头舔了一下勃起的阴蒂上方,听着她立刻变得尖细的娇喘,柔声说:“我听着都心疼。没关系,我来好好喜欢你。小秋,我要亲你最重要的地方了哦。”

她没有回话,而是把枕巾团了团,咬进了嘴里。

没想到,于钿秋竟然不知道赵涛说的最重要的地方是哪儿。

当他把舌头轻轻压在被剥开皮的阴蒂头上时,她竟然颇为疑惑地嗯了一声,咬着枕巾往自己的胯下看了一眼。

难道她以为女人能得到快乐的地方只有小穴里面吗?现在的高中生都不会这么没常识吧?

他忍住一肚子的嘲弄,舌尖勾了勾阴蒂的底部,往上轻轻一掀。

“唔!呜呜——”没想到于钿秋的反应竟然特别大,不剩多少遮蔽的身子触电一样颤了一下,满是水光的眼睛竟然浮现出有些惊恐的神情。

赵涛彻底确定,这个孩子都这么大的女老师,原来都还不知道阴蒂的作用,更别说享受真正的高潮了。

那事情就简单了,他灵巧地舔吮着很快就充血胀起的嫩豆,给这个错失了多年快乐的重要器官,好好地补了补课。

“嗯嗯呃……赵涛……不……不行……我……我肚子胀……要……要尿尿……”四五分钟后,于钿秋突然吐出嘴里的枕巾,有些慌张地说,跟着就想起来。

“不是尿,小秋,那是高潮,高潮要来了。”他双手一抄抱紧了她的大腿,把她结结实实搂住不让起来,一边含糊地解释,一边加快了舌头撩拨的速度。

“不……不对……怎么可能……就是……就是尿……”于钿秋急得垂手拍他,哀求说,“不行……不行,你让我去厕所。”

赵涛干脆不再理她,嘴巴一张把半个耻丘都压住,舌面死死压住阴蒂周围方圆一片,用力地上下摩擦。

“啊……啊啊……不、不要……好酸……真的……真的要尿了……啊啊……啊、啊啊啊——”一浪高过一浪的淫叫声中,于钿秋的脚掌突然一挺,丰满的屁股紧紧夹到了一起。

她当然没有真的尿出来,她只是人生中第一次,尝到了性高潮的美妙。

嗯……赵涛抽了抽鼻子,闻到了一丁点骚味。

他垂手摸了摸,好吧,似乎是漏了几滴出来,看来,得洗澡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