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二十九章

于钿秋浑身一颤,猛地把脚抽了回去,缩到沙发上抱住膝盖,满脸戒备,说:“赵涛,我只是醉了,可不是傻了。你喜欢我?喜欢我什么?”

肯问出这一句,而不是大发雷霆把人轰出去,赵涛心中暗笑,知道已经平安着陆,微笑道:“因为老师很美,越看越想看,看得久了,就不知不觉为你着迷了。老师,我抱着杨楠的时候都在想着你呢。现在想想,上学期我故意在你面前对杨楠又亲又摸,其实……就是想让你知道,我是有魅力的,想看看你会不会吃醋。”

“呸。”于钿秋眯起眼睛盯着他,很不在乎形象地啐了一口,“你这是怕这学期我的课多,都不给你过,来给我灌迷汤了吗?你另一个女朋友我没见过,杨楠我可是见了很多次的,她不比我好看?”

三十多岁的女人,再怎么保养得当,也禁不住青春肉体的逼人活力压上来,心里岂会有底。

“这完全没得比。”赵涛刻意保持着安全距离,好让于钿秋不至于太过戒备,柔声说,“和你一比,杨楠就像个没长开的孩子。我都想不出,我见过的人里,女人味有谁能和你比。于老师,光是这个距离坐在这儿看着你,我就兴奋得不得了,我就……就特别嫉妒你的老公,他……他肯定能每晚抱着你,尽情享受,多幸福啊……”

如果没有喝酒,估计于钿秋的正常反应早该让赵涛闭嘴。

可她红润的嘴唇蠕动了一下,却轻声说:“他可不这么想。”

她叹了口气,把头歪向另一边,手掌握住了自己细细的脖子,周身散发出一种慵懒的妩媚,“都说孩子是爱情的结晶,所以,我们的爱情都已经化成结晶,不存在了。”

“是吗?”他轻轻接了一句,觉得这时候还是不要多说话比较好。

果然,于钿秋吸了一下鼻子,随着口吻透出的淡淡委屈,水光迅速在眼底聚集,“是啊,曾经我那么奋不顾身,豁出去一切追求的爱情,结晶成孩子后,就不见了。老夫老妻,难道……就不需要再做那种事了吗?”

身子一颤,她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另一条腿也缩了过去,她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说:“其实……我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我喝了酒睡不着。不过……看来找你不是个好主意。你还是回去吧。我休息一会儿醒醒酒,就回503了。”

“于老师,你当初就是师生恋结婚的吧?”赵涛没有起来,反而抬起了腿,把脚伸到了于钿秋身边的沙发上,用比较无害的肢体,非常谨慎地拉近了两人的距离,“那对于学生会喜欢老师这件事,为什么还这么不信任呢?”

“我不信任的不是学生对老师的喜欢。”她抬眼盯着他,满是醉意的眼睛还保留着最后的清醒,“而是你这种男生嘴里的喜欢。喜欢你的女孩子太多了,而且,你很可能来者不拒。”

“于老师,我只是有两个女朋友而已,你说的,好像我身边已经全是女人了。”

“你有两个女朋友,还能那么坦然地说喜欢我,说起和李老师的情史,嘴里也全是得意,”于钿秋淡淡道,“毫无疑问,你所谓的喜欢,不过是猎人对猎物的那种喜欢而已。既然连杨楠、孟晓涵都能不约而同的喜欢上你,未来你身边全是女人,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就有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感觉了吧。”赵涛干笑着说,“的确,我对老师可能就是单纯外貌上,甚至是肉体上的渴望,可反过来想,老师你也有家有小,难道还真希望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闹到离婚吗?”

于钿秋的面颊突然绷紧,明显咬住了后槽牙,默不作声。

“老师,我真的挺喜欢你的。”他觉得机会似乎就在眼前,打蛇不随棍上,必然要后悔,当下也顾不得嘴里的舌头还在热辣辣的疼,起身缓缓挪过去,小心翼翼地坐下,和她挤到了同一张单人沙发上,“我追求的很单纯啊,就是和你在大学里谈一场不需要对彼此负责的恋爱,你不用背叛老公,我也不用抛弃我的女朋友,多好?你说呢?”

生怕分量不足,他紧接着又说:“老师,只是喝了点酒,其实根本不用在乎孟晓涵怎么看的吧?你特地单开了一间房,把我叫过来,难道就没想过会发生点什么事吗?”

说着,他的手掌就轻轻按在了她的腰上。

她的腰肢比他身边的女生都要丰腴一些,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出来弹性似乎稍有不足,但纯粹的征服欲和报复感,已经足够让他欲火中烧,双眼放光。

“我没有。”她扭头瞪着他,呼吸明显变得急促,“我……我就是开个房间休息一下。我……想找人聊聊,不知道可以找谁。”

“你找我,真的是因为不怕我说出去,不怕败坏形象吗?老师,你这个借口找得太烂了。”他稍微欠身阻挡住她起来的方向,在近到能闻见她嘴里酒气的距离,轻声说:“老师,我知道你其实也对我有意思,我上课盯着你看,你会脸红,杨楠跟我同居,你会吃醋告状,我先前就是想不通为什么你要挂我的科,现在看,你是怕大三没有我的课,就见不到我了吧?”

“胡……胡说八……唔!呜唔……”

这次有信心不会再被咬上一口,赵涛直接身子一挺,双手抓住于钿秋的腕子压倒两侧,一口吻了上去。

幸好舌头上的伤处已经止血,不然估计于钿秋尝到味道还要纳闷一下。

果然是已婚很久的成熟女人,舌尖不过是撩了一下唇瓣,就连里面的牙关都跟着打开,方便他长驱直入,仔细品尝混合着烂桔子味道的黏滑唾液。

刚才被金琳强行中断的饥渴再次涌了上来,他抓紧于钿秋的手,把她吻得几乎从沙发扶手上反折下去,鼻音一声接一声的哼出来。

她一直在微妙地扭动,似乎在挣扎,又有些担心会翻倒在沙发下,让赵涛一时半会儿不能完全放心,却又不至于真的挣扎开来。

这扭动方式莫名地刺激到赵涛的性欲,让并不算缺乏慰藉的他,一下就勃起到了极限。

他把她双手交到一起压住,腾出一只巴掌往下摸去,她的臀部丰满圆润,完全不是久坐椅子的小女生可比,隔着好几层衣服一搂,手指依然有仿佛陷入进去的美妙感觉。

干脆……今天晚上就先操了她吧。

满心的燥热涌向小腹,他的手摸索着找到于钿秋的裙腰,熟练地解开腰带,就要往下剥去。

“不行!”于钿秋猛地偏开头,躲过他追逐的嘴巴,腰臀下沉拼命挡住要被扯下的裙子,摇头说,“你放开,咱们……不能这样……不能。”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