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二十八章

我操!赵涛看着手机愣住,抬眼一看表,可都快九点了。

难道那个大油头唐经理就是为了沾于老师便宜才故意搞得这么一出?

可于钿秋发了条短信,看着好像也不是很着急的样子啊。

他考虑了一下,回复:“老师你在五楼哪儿?自己房间吗?”

说什么也得上去看看,毕竟孟晓涵可还在她房间呢。她都结婚有孩子了,被人操上一顿还能算是帮她老公省力气,孟晓涵可还是如假包换小处女呢,这要糟了池鱼之殃,怕不是要死。

他随便套了件衣服,看了看屋里也没什么趁手东西,干脆抄起烟灰缸裹在上衣里,揣好房卡出门就往楼梯走去。

走进楼梯口开始上楼,于钿秋的短信回复了过来:“我没在自己房间,我在526,是另一头。”

526?她跟孟晓涵的房间不是在503吗?

难不成已经被带到新开的房间里轮奸了?

满脑子闪过各种各样花式的岛国人妻教师片,他上楼都快了几分,走进走廊左右一看,安安静静。

他径直走到526门口,拍了拍门,“于老师,于老师你在吗?”

咔哒,门开了。

没想到,出现的既不是正在淫笑着系扣子穿皮带的男人,也不是衣衫不整哭哭啼啼的女人。

打开门的就是于钿秋自己,带着一股酒气,但衣服穿得整整齐齐,连领口的扣子都丝毫没乱,头发倒是披散开来,黑瀑一样垂在脑后。

“你来了?”

“嗯,我来了。老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您说。”他小心翼翼地探头看了看,屋里没有其他人,也没看到猜测中凌乱的床单满地的内衣裤散落的纸巾。

妈的,怎么感觉上当了。

“帮我烧壶水。”于钿秋淡淡说道,转身走进了屋。

哈啊?看你的行动能力,十个八个电热水壶也能完全搞定啊。

赵涛有点纳闷的走进去,随手关上门,问:“于老师,你不是该住503的吗?孟晓涵在,她能好好照顾你的吧?”

“我醉了。”她坐在小沙发上,甩掉酒店的一次性拖鞋,口气像个任性的小女孩,她往后一靠,醉眼迷离,“这副样子,不适合让学生看见。”

“于老师,我也是您的学生呢。”赵涛把电热水壶的开关压下去,笑着说。

“但你说的话没人会信。就算有点丢人,关系也不大。”于钿秋给了一个颇为牵强的理由,指尖摩挲着自己嫣红的面颊,轻声说,“你不是整天上课盯着老师看吗,让你帮我这点小忙也不情愿?”

“怎么会。我这么喜欢老师,什么忙都愿意帮,两肋插刀赴汤蹈火,那是绝无二话。”他嘴上说着,手却摸到了兜里的糖,寻思着要不要掰开往水壶里添点料。

考虑了一下,还是暂且打消了这个主意。

酒店的卫生鬼知道有多好,万一回头壶不洗干净,后来住进来的人喝了怎么办。

“就是烧个水,陪我说说话,不用那么夸张。”于钿秋的手指滑倒了自己的脖颈,她微微歪头,白皙的指尖在拉长的那一侧轻轻弹动,“喝醉后,我就想跟人聊聊天。”

“我的荣幸,于老师,您想聊什么呢?”

“聊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生喜欢你。”于钿秋的朦胧醉眼微微一斜,说,“我很好奇,你已经有了个漂亮女朋友,杨楠还是名声都不要地跟着你。我听说杨楠的性取向似乎和一般人不一样,我姑且当作那就是解释。可孟晓涵呢?”

“孟晓涵?”赵涛一怔,干笑道,“这可不是我女朋友,于老师,您这玩笑开大了,她们家书香门第,管得可严了。我高中就对她表白过,她理都不理我。”

“胡说。”于钿秋的口气微愠,眯眼道,“你少装傻,我都看得出来,你会不知道?孟晓涵肯定喜欢你。”

光听说话不进屋看,恐怕谁都会以为这是个女生在冲着男友撒娇。赵涛心里一阵痒痒,但没有出声点破,只是陪笑着说:“那我现在都俩女朋友了,更不能答应孟晓涵了对不对。她那么要面子,真跟我在一块,对谁都不好。”

于钿秋的脸色微妙的好转了一些,她拨了一下头发,让一片青丝披散到小沙发的靠背后面,舒展了浑圆的腿,架在窗边,冷笑道:“没想到,你这样百无禁忌的学生,到还有点为人着想的良心。”

“老师,我只是不乐意被规矩捆着,不拿学校的管理当回事而已。对人我一向都很好。”他拿出烟灰缸放在桌上,“你看你一发短信,我怕你出事,可是带着家伙就上来了。”

“你确实挺会献殷勤。”于钿秋看了一眼那个烟灰缸,表情显得有些不可捉摸,“高中时候那个女老师,就是被你这样勾引的吗?”

“绝没有。”赵涛马上说道,“这个您可以问孟晓涵,我真就是被李老师私下疯狂倒追的。我年纪小,那么漂亮的女老师一撩,我哪儿还把持得住。谁知道李老师尝了甜头,就不肯撒手了,一次次找我幽会,我连跟余蓓在一起的时间都少了。”

“甜头?”于钿秋的眼睛一斜,轻声道,“你小小年纪,知道什么是甜头?”

赵涛在心里一阵暗笑,直接说道:“老师,您也太小看现在的男生了吧。我刚开始是笨了点,可我体力好进步快啊,李老师那时候带我一起逃晚自习,两个小时我能让她舒服到尿床。”

于钿秋的脸色微微一变,眉心顿时蹙到一起,想要斥责几句,可似乎是发现这话题正是她挑的头,硬是忍了回去,哼了一声,不屑道:“倒是一点也没有为人师表的样子。”

“于老师,这话就不对了。”赵涛大着胆子走近了些,缓缓坐在床边伸手就能摸到她脚掌的位置,嘴里信口胡诌道,“在讲台上,这是职业,她是老师。可出了学校,她也就是个普通的女人啊,也有七情六欲,也需要心爱的男人抚慰。她未婚夫在外面拈花惹草压根都不碰她,谁规定老师就必须忍耐寂寞,不光奉献自己的知识耐心,还要奉献自己的情欲了?李老师那时候可是哭着告诉我,感谢我让她知道了跟真正心爱的人在一起做女人的滋味。师生恋的禁忌,无非是老师这个职业对学生有无形的权威,导致有些学生并不是真正自愿。”

他缓缓伸出手,轻轻握住她被厚棉袜包裹的小巧脚掌,低哑地说:“可我早早就脱离父母独自生活,我知道自己喜欢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是完全自愿的。我喜欢李老师,就像我喜欢于老师你一样。”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