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二十七章

“急着回去干什么。”赵涛笑嘻嘻地在小沙发上坐下,双腿一伸翘在床上,挡住了金琳离开的通道,“也就我这儿舍得开这么大窗户给你吹风,回去还想清醒,你的室友怕是会有意见吧?喏,你要的雪碧。”

她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靠近接过饮料,拧开喝了一口,微笑道:“我就是突然发现,这样孤男寡女待在酒店房间,真的挺危险的。”

“怕我强奸你?”赵涛斜眼看向她,颇有些直白地说。

“应该不至于吧。这么多同学,老师也在,你要是做过分的事,可会自毁前途的。”她抚着胸口轻轻打了个嗝,“不过我还是回去了。谢谢你的饮料,回学校我一定请还给你。”

“可我觉得,美丽的女生比前途重要得多啊。”赵涛热辣辣地逼视着她,眼底的欲望已经在翻涌,“这可能就是咱们之间最大的不同,对我来说喜欢的感觉比虚无缥缈的未来重要多了。”

“但未来并不是虚无缥缈的。近一点的明天,远一点的明年,再远一点的下一个十年,都会受到你今天所做所为的影响。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语文那么好,应该不至于不知道吧?”她似乎想要提点他什么,颇为认真地说,“而且,不为了所谓的未来而努力,万一将来遇到了更优秀的另一半呢?到时候再因为配不上而扼腕叹息吗?”

“再说,我觉得并不是甜言蜜语加整天陪着就算是喜欢,真的喜欢一个女生,起码应该考虑到自己和她的未来才对。赵涛,你和你喜欢的女生们,有想过未来吗?”她特地在“们”这个字上咬了重音,唇角也浮现了一丝微妙的讥诮。

“你比于钿秋还能说教啊。”他有点厌烦地皱了皱眉,“每一个明天迟早要变成今天,永远想着明天,今天的快乐要到什么时候才敢享受?恋爱的甜蜜不趁着年轻的时候好好体验,难道等到三四十岁忙于工作养家带孩子的时候,再抽空追思吗?今朝有酒今朝醉,且尽樽前有限杯,等你成家生娃,年老珠黄,怕是你老公就没兴趣陪你玩这些柔情蜜意的恋爱游戏了。”

金琳微微皱眉,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她轻轻叹了口气,展颜笑道:“人各有志。可能你觉得这样的活法更好吧。”

她走近些拍了拍他的腿,“好了,让我过去,我要回去了。太晚不到房间,室友保不准要传什么闲话出去。”

赵涛心里一阵不爽,可真要强行提枪上马,觉得又不是什么上策,只好不情不愿把脚放下,让出了一条窄缝。

“早点休息,晚安。”金琳微笑说道,侧身从他面前挪过。

这个角度,她饱满紧实的酥胸恰好从视线前挪过,充满了少女的诱惑。

一种近似恶作剧的冲动从心底涌上,并不是性欲,也不是基于占有的某种心态,他此时此刻的邪念,更像是想要打破金琳一直稳定镇静的表象,想要看看她变得凌乱慌张的模样。

于是他伸出手,突然紧紧搂住了她柔软的腰肢。

比起久经锻炼的杨楠,金琳的力量简直不值一提,他的手猛地在背后一压,她就失去平衡一下坐到了他故意前伸的大腿上。

“你、你干什么?”她果然有点焦急,大概是没想到赵涛真敢在这种时候对她出手,双手一推就要往后躲开。

但在床上已经是老手的赵涛轻而易举用双臂穿过了她的腋下,从颈背最不容易发力的地方把她反压回来,往前一探,就准确无比地吻住了她的嘴。

根本不给她闭口阻拦的机会,他抱定了不会被咬掉舌头的自信,直接彻底占据了金琳的口腔。

她小小的嘴巴里有淡淡的酒气,还残留着雪碧的甜香,品尝起来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尤其是一想到她的男友多半还没有这么深入的“交流”过,他的胯下就兴奋到几乎爆炸。

“呜呜、呜唔……”她用力拍着赵涛的肩膀,双脚也蹬着地面把身体往后拉,竟然颇为认真地挣扎起来。

他被激起了一股怒气,都已经被锁情咒锁住,凭什么还敢对他这么嫌弃?他双手加力,舌头往里探得更深,连她的上腭都仔仔细细舔了过去。

“呜!”

突然,赵涛感觉到金琳的发力方式不对,背后一凉,赶紧把嘴往后撤开。

尽管如此,舌尖还是传来一阵剧痛,躲开之后,口中一片火辣,咸腥味散开满口,竟被她狠狠咬了一下。

金琳踉踉跄跄往旁边躲开,飞快地跑到门口,跟着想起什么一样转身,把房卡丢了过来,面如土色说:“赵涛……你……你太过分了。你……你这是把我当什么人了!”

赵涛抬手摸了一把,掌心一片泛红的唾沫,他满肚子恼火,扭头看着金琳,带着近乎恶意的微笑,亮出挂着血丝的门牙,“我听说你四处打听我的事儿,这次一起出来又这么积极,还以为你喜欢上我了呢。”

金琳的表情产生了细微的扭曲,本应该脱口而出的否认,却在被吻红的唇缝间化作了一句细长的叹息,过了一会儿,她才拧开门锁,握着门把说:“我只是好奇,你值得喜欢的地方究竟是什么。你……最好不要误会这种单纯的……好奇心。”

赵涛并没有起来追过去的打算,他擦了擦嘴角,压下心里的怒气,做出冷冰冰的表情,“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那真是抱歉,金琳同学,我诚恳地向你道歉,今后一定会牢牢记住,与你保持一个礼貌的距离。对不起,请回去休息吧,晚安。”

她拉开门,但犹豫了一下,又先关上,轻声问:“你……舌头伤得厉害吗?要不要……去看看?”

“流点血而已,死不了。”他抽过纸巾,擦了擦血唾沫,“这算我的报应,活该。你就别放在心上了。请回吧。”

金琳微微皱眉,似乎有些恼火,就是不知道是对自己还是赵涛。

她拉开门,探头看了一眼,确认外面没人后,闪身出去,重重地拉上了门,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嘴里疼得发苦,赵涛走进卫生间,接水漱了半天口,才算是缓解了舌头尖的那股劲儿。

这一口咬得他绮念全消,老老实实冲了个澡,出来擦干往床上一躺,拿起手机准备给杨楠发发撩骚短信调情逗乐一会儿,然后睡觉。

第一条都还没编好,手机嗡嗡一震,竟然收到了一条来自于钿秋的短信。

“赵涛,我被灌醉了,来五楼,帮帮我。”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