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二十六章

最后安排住宿的,是当地一家还算不错的小酒店,因为并非旺季这里也不是什么有名景区,空房非常多,老板还是这次组织者的熟人,时间已经过了,还是给补排了一顿自助餐。

赵涛他们在自助餐厅吃饭,学生会的同学则和于钿秋一起去了组织方特地安排的雅间。

差别待遇这种事满地都是,倒也没谁有什么意见。

不是提前预订的结果,就是房间被安排得七零八落,这儿四间那儿三间,不过好歹是大部分都安排在了三楼这一层,最后只剩下两个女性名额需要去五楼,于钿秋自告奋勇占掉一个,孟晓涵犹豫一下,主动跟着老师发扬了一下高风亮节。

对学生来说,这种大范围集体在外留宿还是破天荒头一遭,几拨今天转下来互相感觉还不错的男女生吃着自助餐就已经在约之后一起在房间打牌的事情。

看着热热闹闹喜气洋洋,可那都是别人的事,和赵涛基本无关。

他一个人吃自助餐,一个人回了房间。

大家自助选屋子的结果,就是本来不得不和他同住的那个男生宁愿去大床间跟其他两个挤,也不乐意与他一起。

倒是落得清静。

进到屋里打开电视机,他百无聊赖看了一会儿,心想要不要给张星语发个短信,让她找机会溜过来,就算不能一起过夜,抽出个把小时,玩点有趣的解解闷也好。

前面有血不方便,不行还有屁眼呢不是。

越想越是烦闷,他干脆真拿起手机,给张星语先试探着发了两条问候。

结果答案让他很失望,张星语屋里来了三个女生正跟她在打双升,她根本不敢找借口脱身。

看看时间,金琳估计还跟学生会那几个同学陪着于钿秋和组织者吃饭,指望不上。要不……问问孟晓涵肯不肯过来聊会儿?

直接说聊天估计会被拒绝,哄她过来打牌?可他对这完全没兴趣,刚才也没跟风买扑克啊。

“晓涵,休息了吗?我好无聊啊,陪我说说话吧。”他斟酌了一下词句,发送过去。

“好啊。”

“那你什么时候过来?我在330。”他眼前一亮,喜滋滋发了一条。

“就短信聊聊吧,我已经洗澡了,不想出屋。”

日,短信有个毛好聊的,挑逗几句都看不出脸红没。他撇了撇嘴,“那算了,我免费短信快用完了。还得给杨楠留点呢。”

大好的时光啊……什么新便宜都没沾着。他躺到酒店软绵绵的席梦思上,哀叹口气,颇为无语。

起来扒窗户看了看,外面的街到是挺热闹,对面一溜小发廊,花枝招展的女郎守着玻璃门搔首弄姿。赵涛忍不住想,如果他下去找个婊子花钱让她吃一管,是不是能让她为爱从良?

不过他还没欲求不满到那个地步,就只是想想而已。

人生地不熟,兜里有钱也没地方娱乐。躺倒在床上看了半场球,他困得哈欠连天,可看看表,才八点多一点,这就睡觉简直违背他身为当代大学生的生理时钟。

打开窗户吹了一下凉风,清醒了不少,他穿好衣服,拿起房卡关门出去,准备下楼在附近转一圈。

走到电梯口,正碰上金琳他们开门出来。

看她脸上红扑扑的,似乎是喝了点酒。

一点也不在乎旁人的眼光,金琳大大方方让其他同学先走,自己留下对赵涛说:“这么晚还出去啊?”

他看电梯门已经关上,就点点头,说:“无聊,在屋里也不知道干什么,下去找找附近有什么玩的地方。”

“这附近不安生,唐经理说叫咱们不要乱跑。”金琳微笑着说,“我还想问你呢,下午你是跑哪儿去了,怎么逛商场还能给脸上逛出一块乌青来?”

“遇上小流氓,起了点小摩擦。”他满不在乎地说,看其他人都回了屋,顺口道,“赔了我一千块医药费呢,一起去逛逛买点东西?”

金琳微微一笑,说:“不了,挺晚的了,我回去洗洗头,晾晾也就差不多该睡了。稍微喝了点酒,晕淘淘的,浑身都燥得慌,不敢出门。”

“好吧,那算了。”赵涛有点丧气,说了一句,就摁亮了电梯。

可视线转开之前,他却从金琳的眼底发现了一丝转瞬即逝的失望。

是错觉吗?

他犹豫了一下,回身说:“真不去?燥得慌,吹点凉风说不定就舒服了。”

金琳微微一笑,轻声说:“可这附近真的不安全,我不敢出去。女孩子出门在外,还是应该多小心些。我……还是跟室友商量一下,在屋里开开窗户吧。”

隐约察觉到她似乎在暗示什么,赵涛想了想,干脆一横心说:“人家估计已经洗了澡了,才不肯开窗户吧。要不……我自己一个屋,你来我这儿凉快一下?”

金琳靠在背后的墙上,略带着酒意的眼睛微微眯起,轻声说:“可是我有男朋友,去其他男生的房间单独相处,好像不太好啊。”

“我也有女朋友。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呢?”他拿出屋里的另一张房卡,“喏,我反正没室友,你想去待会儿,就拿着,我下去买瓶饮料。”

金琳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莞尔一笑,抬手抽走了房卡,手指顺势在他虎口那里轻轻摸了一下,笑道:“帮我带瓶雪碧,谢谢。”

赵涛等在电梯门口,看她颇为谨慎地一路走到他的房间门口,左右看了看,才把卡一插,推门走了进去。

都进屋了,这他要做什么,可不能怨谁了吧?

他笑了笑,坐电梯下楼,也不在乎高价,直接在前台买了两瓶雪碧,抱着上楼。

插卡进去,屋里的灯果然亮着,她没走,还等着他。

他觉得呼吸都有些急促,反手摁下请勿打扰的灯,轻手轻脚关上了门,快步走了进去。

屋里还真的挺冷,金琳就站在窗边,打开了窗,拉开了帘子,神情迷茫地望着对面闪烁的霓虹灯。

风拂过她耳边的发,扬起细碎的青丝。

她转过身,背靠着风口,轻声说:“果然,吹吹风能好很多,我感觉自己……一下子清醒了不少呢。时候不早了,你休息吧,我……还是回去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