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二十五章

真是出乎意料,从厕所出来正擦手的张星语,竟然被一个醉醺醺的胖子拽住,拉拉扯扯就要往他们包厢里进。

张星语吓得小脸惨白,尖叫着又踢又打,高声说:“我不是在这儿打工的!你放开我!放开我!”

“操你妈!那是我女朋友,你他妈逼给我松开!”一股热血上头,赵涛当即就冲了过去,恶狠狠骂了一句,抢过张星语就挡在了自己身后。

可那胖子喝得眼睛都有点发直,喊了一句,“操你大爷你骂谁呢?”霍的一拳就砸向了赵涛的面门。

他猝不及防,赶紧扭头一躲,结果脸颊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当即脑袋嗡的一声摔倒在地。

张星语尖叫一声,大喊:“你住手!我要报警了!我要报警!”

KTV的老板和保安终于被惊动过来,一片混乱之中,那个胖子被推回了自己包厢,赵涛和张星语也被老板好声好气请去了办公室。

最后协商的结果还算可以接受,估计是那个胖子老板惹不起,就给他们这边包厢费用全免,还另外赔偿了赵涛一千块医药费。

脸上虽然肿了一块,但其实没伤得多厉害,赵涛知道人生地不熟,又不能真闹大惊动学校,就顺水推舟答应下来。

“就这么算了?”走下楼梯的时候,张星语还有点不甘心,一副想要报警的样子。

“算了吧。咱俩的事儿你又不想让别人知道。真惊动学校的人,对你名声不好。”赵涛轻描淡写地说罢,站在楼梯口靠住墙,“行了,你先出去吧。我等十分钟再走,省得被人注意到。”

张星语目光闪动,拉着他的手凑过来吻了他一会儿,轻声说:“赵涛,你……你就乐意这样一直跟我偷偷摸摸的吗?”

“我这不是为了你么。”他故意装傻,笑道,“我早不要脸皮了,可不怕人戳脊梁骨。”

张星语皱眉扁了扁嘴,有些失落地哦了一声,转身往门口走了。

看她出门,赵涛撇了撇嘴,鼻孔轻轻哼了口气。靠墙站着,静等着过会儿自己再出去。

本以为下了咒的四个女人一个个都该手到擒来,没想到个顶个的难缠。要是都跟余蓓杨楠一样仅限于偶尔吃点小醋多好。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赵涛把钱塞进兜里,揉了揉脸上热辣辣肿起的地方,慢悠悠走了出去。

本来他想着,间隔了快十五分钟,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被谁发现什么才对。

可不料他走到门外,才迎着阳光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旁边就传来一句:“赵涛,你跟张星语,偷偷摸摸在一起了吗?”

被这句话吓了一跳,赵涛连忙扭过身,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旁边的孟晓涵,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道:“这话是怎么说?”

孟晓涵身边并没跟着抽到的男生,这种活动,本来也不会有多少人真完全听从主办方的安排,傻乎乎结对逛街。

她哈了口白气到掌心,轻轻搓了搓,神情黯然,“我路过正巧看到……不,不是什么正巧,我本来就没离你多远,我看你跟金琳分开,就跟过来看看你想干什么。结果……就看到你进了这家KTV。”

“我不敢进去,就在门口一直等你。我本来还纳闷,你自己一个人在这儿有什么好玩?结果,刚才就被我看到了张星语。她看着挺难过,挺不甘心,我敢断定,她在里面肯定和你在一起。”孟晓涵皱着眉,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他肿起的脸颊上,“你还……为她打架了吗?”

都被看到了,那抵赖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

赵涛揣着兜撇了撇嘴,“我们,算是偷偷在一起了吧。星语要面子,怕被人指指点点,所以就只能私底下见面咯。”

孟晓涵的嘴唇微微颤抖着,轻声说:“余蓓……和杨楠,都知道吗?”

“都知道。不过为了星语的面子,都装作不知道而已。”赵涛大大方方地说,“没办法,星语脸皮太薄,再说,我名声也不好,隐瞒着点,对大家都好。”

“她们……都不介意吗?”

“不介意。”赵涛微笑着说,“因为介意也没用,我喜欢上了,有什么办法。而且介意的话,我不喜欢,她们当然不乐意。她们就是这么爱我,我也没办法。”

就像看到了一排公鸡撅着屁股挨个下蛋一样,孟晓涵十分震惊地往后退了两步,“这……这根本……根本不合理。”

“感情哪来那么多合理。”赵涛逼近几步,盯着她的眼睛,“她们会爱上我这件事本身就不合理。这一点,你多半心里也有数吧。其实,这对你来说难道不是个好消息吗?你现在在这里跟我接吻,余蓓和杨楠知道了,也一样不会介意。”

“这……这才不是什么好消息!”孟晓涵猛地喊了出来,接着,抿紧嘴唇转身跑掉,看她抽动的双肩,分明已经哭了出来。

赵涛也不是不能理解她的想法。

她的脑袋里,还一直抱持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美好幻想。

可如果余蓓和杨楠一个赛一个的大方,让赵涛身边的女孩越来越多,那她所希望的结果,就只会越来越渺茫。

理解是一回事,迁就是另一回事。任何一个正常的男生,也不会为了孟晓涵放弃一片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花园。

赵涛撇了撇嘴,转身慢慢走向说定的集合地。

出来了一天,最后也就是跟张星语有了一点比较实质的进展。他心里有点失望,决定晚上回去好好在杨楠身上弥补一下。

但今天的事情发展似乎总和他预想的不太一样。

等到学生们都回来,于钿秋清点好人数,大家一起上车坐好,金琳正满眼疑惑旁敲侧击想要知道赵涛脸上那一块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司机满头大汗地上来,跟着那两个组织方的工作人员一起,一边道歉一边表示,大巴坏了,大家可能需要在这儿多住一夜,明天车修好再走。

一片抱怨声中,那个油头经理大声承诺会承担这次的住宿费,并在明天送上一份小礼物,权当补偿。

赵涛皱着眉走下车,看向表情颇为复杂的张星语。

这该死的月经,来得也太不是时候了。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四十六)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