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二十一章

车开出不久,赵涛就陷入到跟金琳无话可说的窘境中。

他本来以为有锁情咒的威力在,他只要坐等着她主动攀谈,悠然应付就好。

没想到,金琳靠着车窗那边稳如泰山,聊完开头,说了些没什么实际意义的闲话后,就闭上眼睛,靠着椅背睡了。

满心期待着她好歹也往这边靠下肩膀什么的,结果车晃了几次,金琳虽然身子也跟着偏了,但马上就自己正了回去,依旧靠着远角,闭目养神。

赵涛观察了好一会儿,看过道对面那俩也都闭着眼休息,没人注意到他这儿,干脆把心一横,先靠上椅背装着睡觉,等到下次拐弯汽车一晃,他顺势一倒,主动往金琳肩上靠去。

不料他的头才沾上金琳肩膀,她就身子一侧,抬手推住了他,在他肩上轻轻一拍,低声道:“赵涛,醒醒,你歪过来了。注意点,我可架不住你这么沉的脑袋。”

他只好装傻充愣睁开眼,陪笑着缩回去。

其他中了咒的女人,或多或少会对他展开一些主动的攻势,或者有什么特别待遇,于钿秋是老师,而且已婚已育,不敢有什么外在表现也是正常。可这个金琳,从此前的蛛丝马迹明明看得出她其实已经动心,怎么他主动凑过去,反而被拒绝了呢?

欲擒故纵?

他心里有点不爽,暗想要是金琳一直是这么个态度,那他今儿个这一天的大好机会岂不是要白白浪费?都还不如跟个别的女生坐一起。

百无聊赖,他左思右想,觉得不能把路上这两个多小时白白浪费在睡觉上,来回动了几个念头后,他心中一动,扶着前排靠背站了起来。

金琳却压根没有睡着,当即睁开眼问了一句:“你干吗去?”

赵涛扶着头做了个恶心的姿势,说:“我有点晕车,去前面找找有没有地方让我缓一下。”

金琳微微皱眉,想了想,说,“要不咱们换换位置,我给你把车窗开开?”

“不用了,这么冷,别再吹着你。我去司机那边找个座,等到了下车吹吹风就好多了。”他笑着摆了摆手,顺着过道往前走去,直接下了楼梯。

于钿秋坐在最前排靠窗的位子,满脸不耐烦地应付着身边那个不停献殷勤的油头男。

他把脸皱起来,走过去扶着司机后面的柱子说:“老师,我……我晕车了,能在您这儿坐会儿吗?”

于钿秋眼前顿时一亮,转过脸冷冰冰地说:“唐经理,劳驾你坐到你同事那边去吧,我的学生有点晕车,我要给他让出靠窗的位子。”

唐经理似乎已经碰了不止一个钉子,也不知道什么叫气馁,笑嘻嘻站起来说:“那好,于老师先照顾学生,学生要紧。咱们到了地方,我再带于老师好好转转。”

“不必,我没什么想买的东西。”于钿秋直接冷语回绝,挪到外面,扶住赵涛说,“进去坐,把窗户打开,那样能舒服点。”

这种客车座椅前的位置并不算宽敞,赵涛往里挤的时候又故意站得不那么稳,身子一斜,手肘就如愿以偿压在了于钿秋饱满的胸膛上。

尽管衣服隔了好几层,里面多半还有胸罩干扰,但触感厚实绵软,一压就知道和年轻少女紧凑坚挺的巧乳截然不同,丰腴肥美,感觉要是把胳膊放在乳沟中间,就能被水球一样的奶子埋没大半。

于钿秋皱眉往后缩了一下,后脊梁几乎贴住了椅子靠背。

他满心得意坐进去,把窗户先开了条缝,跟着马上关好,柔声说:“还是别开了,老师,我怕您冷。”

于钿秋拿起棉服站起披上,轻声说:“不要紧,你开吧,不难受比什么都重要。这点风,还吹不倒我。”

“哦。”赵涛眯起眼睛,拉开了窗。

沁人的凉气冲了进来,让本来确实有点昏昏沉沉的赵涛精神一振,垂着眼帘悄悄把视线转到了于钿秋身上。

外套下面,她穿了一身挺传统的中式夹褂长裙,大概是有什么形象要求在里面,她的妆画得格外精致,发髻挽得颇为古典,簪子也是垂饰颇多的款式,到了商贸城,有什么卖传统货物的店铺完全可以拍张照片拿来做海报招揽顾客。

只可惜天寒地冻包裹得太严实,也看不出婀娜丰美的身段,只有发丝上挽后,绣边低领内露出的那一段皎白脖颈。

发髻并不能把所有的头发都束缚起来,一些细碎的乌丝,依旧凌乱的铺开,但很短,像春天才不过刚刚发芽的小草,钻出在挺拔的脖颈上。

她的皮肤依旧细腻,不过比起青春无敌的女学生,终究还是差了几分紧致,淡青色的血管隐隐透出延伸的脉络,把她身体内部的走向都暴露出一部分。

不知道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还是吹进的风确实太凉,于钿秋动了动身子,把棉服的领子拉高,挡住了最后一线春光。

“好点了吗?”她扭脸看过来,柔声问。

“谢谢老师,舒服多了。就是头还有点晕。我……可不可以在这儿睡会儿?”

于钿秋点了点头,“当然可以,还要快两个小时才到呢,你睡吧。”

“嗯。”赵涛闭上眼睛,在心里盘算着时间,准备故技重施。

约莫十多分钟后,一个幅度不小的转弯到来,他趁着身体偏移,直接放空了肌肉的力气,软软倒向于钿秋肩头。

她下意识地一斜肩膀躲开。

赵涛暗叫一声不好,没想到于钿秋的戒心比金琳还重,可这会儿再想装醒过来已经来不及,身体也彻底失去了重心。

他猛一咬牙,决定说什么也不能穿帮,哪怕就此滚到座椅下面摔一跤也没关系。

没想到,于钿秋的另一只手突然托了上来,把他的身子用力一揽,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把他的头稳稳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