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一十六章

说到底,礼拜五的大课杨楠也没能逃掉。

不过她应该很开心,因为赵涛翘课了,为了炮制张星语。

为了这下午的见面,张星语从周四晚上就开始装病,还真吃了感冒药,周五上午的课就没去。

杨楠带回这个情报的时候说得眉飞色舞,仿佛都已经看到张星语胯下水花四溅被干得死去活来的模样,“她下午准来,别看她短信里还跟你装矜持,说公共课也很重要,万一被点名多不好啊。结果上午的课就全请病假了,我听说她还跟舍友念叨,下午不见好想去市里看看医生。你说,他是看医生还是看你?”

赵涛最近被杨楠榨的有点干,正发愁下周给于钿秋的货快要供不上,下午张星语再一来,真要给这个敢躲在厕所自摸的女生开了苞,感觉他就是拿出尿来都不够分的,随口敷衍说:“当然是看我,我给她打针可比医生管用多了。”

杨楠撅了撅嘴,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应该吃吃醋才对,伸手抓了一把他的裤裆,“存了大半天的,干脆先给我打针用了吧?”

这个以前还颇为中性化的女生,现在头发长了,辫子绑了,撒娇使媚功力也见长了,眼角一挑眼波一扫,还真是让人心神一荡。

“你要把我吸干,我对付不了张星语,你吃到嘴可就要慢很多。”他一副任君蹂躏的德行往床上大字一躺,“反正还有半个小时才上课呢,你来吧。”

她趴过去枕在他大腿上,抚摸着已经有点鼓起的裤裆,爱不释手,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说:“哼,便宜那个小骚货了。”

她一翻下床站起,走到镜子边开始打理自己,一边把辫子拆开重梳,一边道:“那个于钿秋跟你有仇吗?我听说你最近一直对她献殷勤就怕这学期再挂科,可她对你都爱答不理的。你哪儿得罪她了?”

“没有啊,她听说我交了两个女朋友招摇过市,从那儿就看我不顺眼,咱俩在她课上那样子她也看不过去。你又不是不知道。”

“就这点屁事,挂你的科?她脑子里被陈年月经塞了?”杨楠愤愤不平地骂了一句,“贱老师,肯定是夫妻生活不和谐,眼气咱们感情好。”

“她老公比她大快十岁,这会儿四十多奔五的人了,还是个老学究。光看于钿秋那胸脯那屁股,她老公也喂不饱。可人家是老师,打击报复,我能有什么办法。”

“她要就是看你不顺眼,这学期你可是好几节课在她手上吧?你说万一最后都给你59分怎么办?”

赵涛一皱眉头,道:“那我就找机会强奸了她,拍照片洒满学校,妈的大家同归于尽谁也别活了。”

杨楠吐了吐舌头,“你真狠。”

他笑了起来,“我也就是说说。她整天跟男生保持距离,我给她打个水她都恨不得离我八百米,哪儿有机会。”

“有机会也不行。”杨楠瞪着眼,扑过来咬了他一口,“于钿秋这种老娘们,爽过之后肯定缠着你,她骨子里就透着对男人的渴望劲儿,你看不出来我可看得出来,到时候非把你吸成人干不可。”

“行了行了,不是说笑么,看你一本正经的,还以为我真要去当强奸犯呢。”赵涛拍了她屁股一下,看一眼手机新来的短信,说,“张星语问呢,杨楠出门了吗?”

“瞧她这小三口气,贱兮兮的。”杨楠撇了撇嘴,抓起包说,“行行行,家里的要出门了,你回短信吧,小骚货可以来偷汉子了。”

“那大骚货就去好好上课吧,晚上回来我再赏你。”赵涛笑嘻嘻坐起来,摆了摆手,“拜拜。”

“你说我半路直接杀回来抓奸在床,逼她让我玩行不行?”走到门口,杨楠扭头颇为认真地问。

“我是这么打算的。但第一次不行,总要让张星语有个适应过程,她一直都还觉得你不知道呢,来的太突然,我怕她以后都不敢登门了。”

杨楠皱眉想了会儿,说:“我才不信,她连自慰都憋不住,摆明骚到骨子里了。我寒假后半截没见你,都没说自己摸。”

赵涛笑嘻嘻地问:“真没摸?”

杨楠脸红了红,说:“就两次,可没她这么勤快。我走了,晚上买饭回来,回来前给你发短信,你俩悠着点,别把咱床单弄太脏,没得换了。”

“那还不是怪你,昨晚我说垫点东西,你非说没事不会喷,最后噗呲喷一床。”

杨楠连忙拉开门,“我走了,要迟到了。拜拜。”

咣当,她关上门跑了。

赵涛伸了个懒腰,给张星语回了短信。张星语手里还拿着这边的一套钥匙,他也不用惦记着等开门,寻思下午多半还有一场恶战,索性上床躺下,决定先眯一会儿养养精神。

结果最近体力消耗太过,一沾枕头,他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一翻身,觉得身边多了个人,赵涛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抬手揉了揉眼,往旁边看过去,果然,是张星语到了。

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的,看看表已经三点多,保不准来了得有一个小时。不过她没叫他,竟然把外衣一脱,轻手轻脚上床,搬了另一个枕头过来,跟他并排躺到了一起,也美美睡着,还睡得挺香。

这女生到真有趣,在宿舍的时候躲厕所里自慰,打电话给他听着声音高潮,真到了身边,却微微笑着睡在旁边好像只要这么挨着就很满足。

他下去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会儿后,走了回来。

平时端得高高在上,一副坐着云的仙女模样,在他眼前露过骚发过浪,高潮得翻了白眼流了浆,没想到这会儿睡的正香,又有了一副别样面庞,就像一只毫无防备的小鹿,安心地睡在妈妈身旁。

和孟晓涵突然精致起来的妆容恰好相反,张星语完全去掉了人工修饰的痕迹,素面朝天,清水无垢,睡颜透出一股柔弱的纯真气质……还真是让人禁不住想要涂抹点精液上去好好玷污一番。

倒口的肥肉,赵涛已经想不出任何不吃的道理,他在床边笑咪咪解开衣服脱掉裤子,直接光溜溜爬上了床。

一颗颗解开上衣的扣子,他把对开的花边衬衣也轻轻掀开,她来时应该全靠外套撑着保暖,里面穿的挺单薄,撩开两层,就露出了白馥馥的小肚子,和正在随着呼吸而匀称起伏的小巧酥胸。

让他有点意外,张星语寒假竟然还真是下了不知道多大苦功,原本软软的腹部竟然浮现出了明显的肌肉线条,锁骨和肩膀那里也充满了力量的弹性感,再不是那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她这是真跑健身房发疯了一个多月?

这腹肌和锁骨,还真是比最近疏于锻炼的杨楠还要诱人一些。

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小心翼翼地把胸罩往上推高,抚摸着裸露出来的柔软半球,感受着脂肪团的根部因胸肌而挺拔不少的迷人弹性。

他低下头,舔上乳晕中央还没挺起的奶头,旋转着画圈。

这下,张星语也醒了过来,她酥酥软软地哼了一声,抬手抱住了赵涛的头,“嗯嗯……赵涛……别……”

都这时候了,还不忘做一下半推半就的架势?

他肚里冷笑一声,干脆不等她说清楚拒绝的话,省得算是自己食言,身子一窜,把她牢牢压住,一口吻住她半开的小嘴,吸吮着她还没完全清醒的舌头,急匆匆解开了牛仔裤的扣子,翻香蕉皮一样往下剥去。

“呜呜……呜唔……”张星语说不出话,只能哼哼着用手推他,没挣扎两下,牛仔裤羊绒裤就都被从脚上扯了下来,只剩下一双棉袜和包裹着坟起三角区的小裤衩。

她用力一扭,挣开嘴巴,娇喘吁吁地抬胳膊把赵涛一挡,“你……你等等,我……我不是不想给你……赵涛,可……可我来那个了。”

“啊?”赵涛一怔,马上就垂手摸了过去,果然,内裤的裤底里厚呼呼粘了一大片卫生巾,两片反粘出来的小翅膀都摸得清清楚楚。

张星语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小声说:“对不起……今天上午来的,我……我也不想的,本来算着至少也能到明天,可……可就是提前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