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一十三章

赵涛抬起头,就看到杨楠用口型明显地说了一句我操。

他忍住笑,柔声说:“星语,你得先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自个儿躲在厕所里悄悄自慰呢?”

“我……我没有,我就是……就是摸了摸。我……我一想你,那里就涨鼓鼓的,好难受,跟有东西要渗出来一样。”张星语的气息慢慢平稳下来,很有点委屈地说,“都赖你,我……我本来都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么舒服的事情。”

“其实还可以更舒服的,你想不想试试啊?想的话,咱们就找个机会见见面。悄悄地,谁也不让谁知道。好不好?”他伸手捏住杨楠的乳头搓了一下,对着她用口型说,看见没,她比你还骚。

杨楠瞪着眼伸手戳了他一下,呲牙咧嘴地比了个鬼脸。

张星语却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说:“我……还是再考虑一下吧。赵涛,我……我感觉没了这个,在你心里,我就什么都不是了。”

知道她说的是什么,赵涛笑眯眯地柔声说:“怎么会,没了那层障碍,咱可以相亲相爱的方式就更多了啊。做爱才是最美妙的部分,杨楠每次都被我操得死去活来,现在都离不开我了。”

杨楠爬下去冲着他的胳膊就咬了一口,变成了一只被捋反了毛的猫。

“这……这件事我要再想想。可……可我又想见你。赵涛,咱们就不能见面之后,说好不做这个吗?”

“能啊,我的保证依然有效,只要你不同意,不亲口说让我做到最后一步,我就绝不做。星语,我真的想强迫你的话,寒假前可有的是机会吧?”

张星语又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说:“我已经弄到你们的课表了,回头……有机会的时候,我联系你吧。我跟杨楠的课几乎一样,我……我只能尽量找机会。”

“嗯,那你加油。不要急,学期还长呢。”

“我知道。可……可杨楠都住到你那儿去了,你们整天形影不离,我……我好难受。”

她这样委屈无比的声音真是能让最铁石心肠的男人也禁不住软化几分,要不是杨楠就在旁边坐着冷笑,赵涛都差点忍不住脱口而出两句不能让杨楠听见的安抚话。

他看了杨楠一眼,柔声道:“那,我也找找机会,有合适的时机,我就主动联系你,好吗?”

明显想听的不是这个答案,但张星语却没有露出半点失望的口气,而是乖乖地说:“嗯,好的,那我……等你的好消息。”

最后,她幽怨地叹息般说道:“我真是前世欠了你的,怎么……就愿意这样和你偷偷摸摸的了。”

互道晚安之后,赵涛刚一挂掉电话,杨楠就支楞起来一屁股坐到他怀里,也不顾胸前两团白肉没东西兜着还在晃荡,气哼哼说:“她想让你踹了别人,就跟她一个好。你别装傻说听不出来啊。她不给你操,就是想钓你呢。亏你还顺着她,这么贱的,你直接插了我就不信她还能告你强奸。”

赵涛笑嘻嘻从内裤里掏出肉棒,在她煮鸡蛋一样光溜溜的白屁股上蹭了几下,勃起了一些,就抱着她腰慢慢挤进去小半截,对着她的耳朵喘息道:“我这不是为了你么。强奸她我是爽了,她一生气,你还怎么跟她磨豆腐啊?你不想要她了?”

杨楠轻轻晃了几下屁股,还没干透的小穴转眼就又湿润起来,她哼哼唧唧地扭着腰坐到底,说:“要说想……我倒是更想吃金琳。不过张星语都送上门了,为什么不吃。我、我就是觉得她野心大,肯定要勾着你想方设法独占喽。”

“她没那个本事。”赵涛享受着杨楠蠕动小腹主动吸吮他肉棒的快感,向后仰到,抚摸着她紧凑结实的屁股,问,“对了,张星语的身材好像是变化了不少,一个多月就能练出来成这样?”

杨楠一边跨坐在他身上亢奋地上下摇摆旋磨花心,一边娇喘吁吁地说:“那谁知道,说不定她行动力恐怖,一天健身好几个小时呢。到时候……到时候骑你身上一口气做半个小时深蹲,看不榨干你。”

“真榨干我,你就上咯。看你俩谁耗得过谁。”赵涛已经在盘算之前设想过的画面,略一想象,满肚子亢奋顿时涌向下体,鸡巴膨胀到极限,顿时顶着杨楠啊啊诶诶叫唤起来,不一会儿就夹着饱满的屁股蛋子泄了。

张星语这种已经舔遍了皮就差送进嘴的肥鸭子,赵涛并不需要太过上心,反正杨楠也在等着分一杯羹,真想制造机会容易得很。

他现在的心思,还是放在如何炮制于钿秋这个小贱人身上。

她既然沉得住气,那他就一直喂,反正献殷勤帮倒水这种事,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六节课两管精一星期,看她能死扛到几时。

周三于钿秋的课,赵涛还是径直坐去了第一排,完全无视教室里其他人对他投来的目光,就是专注而炽烈地盯着于钿秋,一盯就俩小时。

也不知道是不是周二的热情注视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周三的于钿秋,明显化了和平时不太一样的妆,唇红齿白,眉弯眼黛,配着一身合体旗袍,宛如一个旧洋片里风姿绰约的娇美贵妇。

不过上课的时候,她还是一样被看得紧张又不自在,幸好,下课后赵涛过去主动提问顺便帮忙倒水,倒是没有被拒绝。

中午在教学楼边等到杨楠,赵涛一伸胳膊让她挽住,亲亲热热往校门口走去。

走出没两步,孟晓涵的短信发了过来,“赵涛,你在几号车厢呢?我家里有点事,耽搁了几天,正好也是这趟车,我怎么没看见你候车啊?”

赵涛头皮一阵发麻,心想自己已经到学校这种事情根本瞒不住人,孟晓涵在女生宿舍随便转一圈问问就知道,只好斟酌了一下,回复说:“我爸妈给我打电话把我熊了一顿,说有一门挂科还敢翘课,我就老老实实退票新买了一张,按时回来了。我说怎么在学校没见你,你家有事儿啊?”

这一条发过去,如同石沉大海。

孟晓涵一直都没回复。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