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一十二章

新学期开始,赵涛需要上的课里,于钿秋负责的更多,足有三门,一周要见六次。真是给了他充分的牙痒痒空间。

第二学期的课程安排比第一学期多出了不少,他拿着课表看了半天,于钿秋的课不敢再逃,剩下的老师也没几个好惹,只能暂时取消去英语系蹭课的好日子。

英语系那边课也排得挺满,杨楠上学期挂了两门,这学期也只好夹起尾巴做人,不过反正吃住都跟赵涛在一起,她心情还算是不错。

自己系里的女生实在是乏善可陈,赵涛的课也上得没滋没味,新学期第一天,就无聊地大呼救命。晚上回去把新电脑装好,都顾不上玩就把杨楠搂进怀里,抱枕一样折腾了一个多小时。

周二第一节就是于钿秋的课,赵涛特地起了个大早,把杨楠出去买饭时候自己趁机弄出的存货准备了一下,放进上衣内袋。

于钿秋的爱情表现既然和他预想的不一样,还对他食言出尔反尔,那就怪不得他不讲情面,让她好好尝尝在家庭中负罪煎熬的滋味。

这计划他考虑了一下,还是没给杨楠透口风,毕竟这小妮子的口味其实很挑剔,孟晓涵那种清秀文静的小佳人她都完全看不上眼,张星语那种美女她还嫌人家屁股没肉,对于钿秋这种大龄人妻,估计完全没有性趣。

等到彻底得手,再看看小狗想不想跟着吃肉吧。

往教室去的路上,他蹬着二手自行车载着头发长了一些,妩媚了三分的杨楠,一边享受着周围男生投来的嫉妒目光,一边在心里盘算,真要把于老师拖进来好好淫乱一把的话,最后的边界是哪儿?

真让人家闹到离婚可不行,他一个大学生,可背不起后续要被缠上的责任。

最理想的状态,大概就是让那个臭女人既不舍得破坏幸福美满的家庭,又按捺不住对他的痴狂爱恋,沉湎于婚外出轨的美妙滋味中不可自拔,让他肆意玩弄丰美成熟的胴体,算是对他挂科的补偿。

把这关系慢慢维持到大四,毕业后,他就可以把积累的证据在校内一公布,带着余蓓远走西北,让在校内风评极佳的于老师慢慢享受身败名裂的打击。

可要是因此自杀了怎么办?

他眼前又闪过了李婕那张绝望到灰败的脸,呆滞无神的眸子,仿佛正在虚空之中无奈地注视着他。

赵涛打了个哆嗦,险些把车子翻倒,吓得杨楠在后面赶忙拍了他一巴掌,“干嘛啊,吓死我了,走神什么呢?又想泡哪个妹子了?”

“胡说八道,就是压石子儿了。你想要的俩我还没弄到手呢,想个屁别人。”

正说着,眼角余光就扫到了往教学楼快步前进的张星语。

她的装束风格的确变化很大,不再是宽松的裙子或是宽大的风衣,短款小棉服下面,是一条很修身的牛仔裤,像是突然要改走青春风。杨楠还真没骗人,一眼看过去,张星语的屁股比寒假前可好看了不少,不再干瘪,而是紧凑上提,可能这也是她换装束的底气所在。

张星语也看到了他们,抿了抿嘴没有说话,抱着怀里的书匆匆走进了门。

跟杨楠在楼梯口分别,在行色匆匆的同学们面前,赵涛拉住她要了个吻,结果她哼了一声,搂住他狠狠给了个实在的,当场惹来旁边的口哨一串。

他笑了笑,转身上楼,低头正好看见金琳就站在下面一层快上来的地方,神情复杂地看着杨楠的背影,看面颊的动作,似乎是狠狠咬了咬牙。

这下英语系的大课,感觉可好玩了不少。

他没空理会这么多,赶在上课开始之前,匆忙跑去自己教室。

于钿秋果然已经在讲台上整理东西,三本这帮学生基本没什么求知欲,讲桌边上没一个提问的。

赵涛咬了咬牙,放下书径直走了过去,堆起一脸微笑,凑到于钿秋身边,小声说:“于老师,我能问问上学期现代文学史的考试,我为什么最后只有59分吗?”

“咱们不是说好的,你考不到九十分以上,就不给你及格。”于钿秋一抬眼,颇为冷淡地说道。

“于老师,这门课我复习得很有自信诶,要不这样,您让我查查卷子,行吗?”赵涛压抑着怒气,客客气气地说。

“盲目自信的学生太多了,想查随时可以,我没课的时候,你到办公室找我就是。”于钿秋淡淡道,“你答得算是不错的了,89分,按常理我是该抬一下平时分给你过了的,可惜,咱们有约定,这就怪不得我了。这学期开始好好表现吧,大二我会给你安排重修的。”

“不是……于老师,就不能给我一个补考的机会吗?”

“不能,我的课重视平时分,补考只是个临时抱佛脚的程序,我不需要那种平时不学考前翻书的功利学生。你,还有那几个作弊被我抓到的,乖乖准备重修就好。”于钿秋拿起书竖在桌上一敲,打开了阶梯教室的麦克风,“好,同学们尽快回到自己座位上,上课前,我再强调一遍纪律。”

听着外面响起的铃声,赵涛咬牙切齿地走了回去。

好好好,于老师,你要是好商量我也就好商量,你既然这么不讲情面,那我也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他深吸口气,过去拿上书,转身走到了空空荡荡的第一排,一屁股坐了下去。

坐在离讲桌不到两米的地方,赵涛故意不看书也不低头,就那么直愣愣盯着于钿秋,目不转睛。

他就不信,锁情咒还能对她一点效果都没有。

果然,没到半节课,于钿秋就有点恼羞成怒地叫赵涛起来回答了好几个问题。

可他一直看着老师专心听讲,回答上来完全不成问题,一来二去,整堂课就见他俩在这儿对话,别的学生都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于钿秋无奈,只好放过赵涛。

被他这么盯着看,她不知不觉就紧张起来,课件的PPT都操作得不顺畅,平均每十分钟就讲出三个口误。

课间休息铃一响,于钿秋就拿起水杯转头走了出去,肩背紧绷跟被什么人从后面追着一样。

这小小的报复让赵涛愉快极了,下节课一开始,他干脆单手托腮,摆出了一幅仰慕爱恋的痴迷表情,更起劲儿地盯着于钿秋看个不休。

不过应该是调整好了心态,于钿秋虽然有点脸红,眼神也始终回避和赵涛有任何接触,但课总算是讲得恢复了水平。

下课铃一响,赵涛笑嘻嘻站起来走了过去,往讲桌边一站,“于老师,我这节课表现得好不好?以后我都这样认真听讲,平时分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于钿秋还是不敢看他的眼睛,低头整理着自己的书,说:“你只要好好听讲,老师当然不会故意刁难你。”

“那就谢谢于老师咯。”他热情无比地拿过于钿秋的水杯,“老师你下节课在哪个教室?我给你打热水。”

于钿秋伸了一下手,到半空又缩了回来,皱了皱眉,说:“好吧,C305,我先过去了。”

赵涛忍住肚里的暗笑,大步流星去了水房。

于钿秋上课的时候泡的是茉莉花茶,这种茶水香味极浓,赵涛直接摸出针管就往里灌了大半管,接满热水后仔细看了看闻了闻,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笑呵呵下楼给于老师送了过去。

进去放水,于老师头也不抬地只顾给这里的一本学生说话,并不理他。他笑着点点头退了出去,仔细一看,这似乎是孟晓涵的系里大课,但扫了一圈,并没看到孟晓涵。

他心里有点打鼓,这丫头不会真的为了他买了晚三天的票,礼拜四之前的课都全逃了吧?

隐约觉得玩笑开得略大,他有点不好意思,但发短信问,好像也不合适,只好忍住,悻悻回去自己班上。

周二课程特别密集,人当然也就累得要命,中午回去吃过饭,赵涛跟杨楠亲了个嘴,就搂着午睡去了,直到晚上九点最后一节大课上完,赵涛踩着单车把杨楠载回家,先后洗了个澡,才算是回了点血,互相亲吻着剥掉了对方的衣服。

一场酣畅淋漓的肉搏结束,杨楠心满意足地躺进被窝,眯着眼睛比小猫都乖,赵涛就喜欢她这会儿被操服了的样子,爱不释手地上下抚摸,寻思着是睡觉呢还是养养精神再来一发。

也不知道是那次玩大了造成的结果,还是之后宫颈炎引发的问题,杨楠的小穴里面比之前敏感了不少,就是不压阴蒂,光九浅一深生拉硬操,都能让她高潮得浑身颤抖。而且那次的捆绑似乎激活了她身上什么隐藏的细胞,被他抓住双手压在头上强暴一样猛干的时候,她紧紧闭着眼,下面湿得跟尿了一样,不一会儿就哼唧着泄了。

看着都有点困劲儿,赵涛干脆准备关灯睡觉。

他刚起来,手机嗡嗡一震,翻开盖一看,竟然是张星语的短信。

“杨楠在你身边吗?”

赵涛笑了起来,拿给杨楠看了一眼,当着她面回了一个:“不在,她洗澡呢,起码得洗二十分钟吧。”

杨楠吃吃笑了起来,拍了他一下,“你这人嘴里就没句老实话,不怕人家打电话过来啊。”

说着,电话还真就打了过来。

这会儿十一点多,女生宿舍可都早熄灯了。

赵涛想了想,对杨楠比了个噤声手势,接通电话,还摁下了免提。

“喂,赵涛,你……你没睡呢吧?”

“这不废话么,睡了难道是杨楠接的电话啊?”

“哦……”

“什么事儿?说吧。”

“没什么……我……我就是想你了。”

赵涛看着杨楠有点吃醋地皱起眉,笑着说:“天天发短信,我免费短信都不够用一个礼拜的,这还不行啊?”

“可……可我想你……真的……特想你……”

她的声音有点奇怪,赵涛和杨楠对望了一眼,正常的说话,不该这么上气不接下气吧?

“你在哪儿呢?干什么呐?”

张星语嗯嗯哼了两声,娇喘已经几乎掩饰不住,她克制着,小声说:“我……我在厕所,我……我正……正用力想你呢……嗯嗯……”

“你……在自慰?”赵涛有点吃惊地问,杨楠也吓傻了一样瞪圆了眼睛。

话筒里,断断续续传出张星语带着哭腔的声音。

“可……可我真的……好想你……我也……不想自己揉啊……呜呜……赵涛……什么时候……也偷偷见见我吧……呜、唔唔——”

听起来,她好像躲在厕所里拿着手机,拼命压抑着呻吟的声音,高潮了。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四十四)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