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一十章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晚上过来的时候,余蓓的书包里已经装上了卫生巾。

虽说余蓓很直接地表示,屁股洗一洗,还是可以用的,或者嘴巴帮他吸出来也挺好啊,但赵涛抱着她摇了摇头,心有余悸地拒绝了。

大鱼大肉了这么久,停个五六天,没什么关系。

之后几天,赵涛安心陪床,帮着杨楠坐洗药浴,晚上看两个女生嘻嘻哈哈打游戏,难得过了一段没有什么非分之想的日子。

他倒也不至于憋得慌,余蓓从来都贴心得不需要他开口,中间躲开杨楠,在厕所给他吸出来了一次。

而杨楠不知是不是跟余蓓心有灵犀想到了一块去,隔天早上去医院输液前就钻进被子里给他唆了一顿。

假期预计的狂欢,就这样虎头蛇尾走向完结,最后一天杨楠虽说已经大体康复,但惦记着就要过年,她让余蓓逃了半天课,上午输完液,下午回来就热火朝天大扫除了一顿。她不会干活又是病号,结果最后就成了指挥官,余蓓力气小,也就端端盆洗洗抹布,最后把赵涛累得要命,没了半点性趣。

送走杨楠之后,余蓓的经期结束那天,高四生的短暂寒假终于开始了。

隔天赵涛的父母就要回来,过年期间两人都不可能太过放纵,必须多少收敛一下。

一大早余蓓过来,帮赵涛搭把手,把上次没弄完的地方重新收拾了一下,家里总算是有了个要过年的样子。

中午吃过饭,余蓓去洗了澡,属于他们两人的世界,就正式开始。

因为杨楠的缘故,赵涛在床上表现出了难得一见的耐心,他用温柔一点点包裹了余蓓的身体,一件件去除所有的遮蔽。

他没有用玩具,也没有玩什么奇怪的花样,就是重复着亲吻、抚摸、舔吮这样最基本的动作,一遍又一遍。

他含着余蓓的脚尖,喘息着射精时,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汗水淋漓地紧紧拥抱在一起。

这一晚,余蓓没有回家。

过年期间,开学之前,除了初二,她都不准备再回去。

去年就已经是这样,余蓓的父母不得不默认了他们过早的关系,给她准备的大提包里还放了过年要穿的新衣服,和一张存了些钱的银行卡。

去火车站接远道而来的双亲时,余蓓已经完全是赵家小媳妇的模样,而赵涛的爸妈,本身对赵涛就很生疏,相比起来,对余蓓展现出的刻意亲近反倒显得更加热情。

新年,就这么在略显微妙的一团和气中缓缓度过。

年夜饭的时候,赵涛的母亲说起再有两年自己就能退休的事情,趁着余蓓在,想问问两个孩子的意见,到了那时候,愿不愿意先把婚结了,一家人卖掉在东涵的房子,搬去赵涛父亲还要继续工作的大西北。

“那边的环境已经改良得很好了,房价非常便宜,我们两口子的熟人也都在那边,过个两年,你俩一个大三一个大二,差不多也能结婚了,咱们正式把事儿办了,去那边……没人认识你们,过日子,也能少许多闲言碎语。”赵母明显深思熟虑过这件事,内容虽然是征询,但就如以前替赵涛决定的很多事情一样,语气并没有多少可商讨的余地。

余蓓微微低着头,很乖顺地说:“阿姨,赵涛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是什么地方都不要紧的。”

赵涛的心里却满是抵触,不冷不热地说了句:“到时候再说吧。”就结束了任何一方参与者都不够热络的家庭谈话。

味同嚼蜡的春晚看到敲钟,父母早已回卧室睡觉准备第二天去老同事家里拜年,赵涛瞪着眼睛听着外面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渐渐平静下来,屋里依然没有任何动静,那两人自己的世界仿佛有一道墙,外面的声音根本无法打扰到他们。

一股无名火窜上心头,赵涛看了一眼打呵欠的余蓓,突然伸手把她抱了过来,近乎激烈地吻住她的嘴,抬手握住了她柔软的乳房。

“赵涛……不……回屋吗?”那边的床虽然小点,但却可以说是双方父母都已经认可的,属于他们两个的空间,而在这里被发现,让余蓓有了一种会被打破什么默许平衡的惶恐。

“不回去,反正他们也不在乎。都睡得香呢。”赵涛哼了一声,摸进余蓓的裤腰,开始抚摸她小巧的臀部。

“哦……”余蓓点了点头,听着外面稀稀拉拉的鞭炮声,俯下身,从秋裤的前口里掏出了赵涛的老二,伸出舌头舔起了还有些皱巴的龟头。

多半还是有顾忌,她没敢脱掉衣服,掀开上衣让赵涛吸吮了一会儿乳头后,就稍稍褪下裤子,转身并拢腿,坐入到他怀中,用油了一层的紧缩蜜穴,缓缓包容了他昂扬的器官。

根本不满足于这样克制的起伏,赵涛享用了一会儿,就抱着余蓓站了起来,让她往前弯腰趴低,扶住了摆满瓜子糖的茶几,从后面用力抽插起来。

不久,他在背后牢牢抱住余蓓,让她的纤腰反折,扭头与他接吻,撅起的屁股还要迎合他最后的冲刺。

当在湿泞的嫩腔中喷射的一塌糊涂时,他放开被他吸住的舌尖,喘息着说:“小蓓,大西北很远的,到时候你可能一年都见不到爸妈一次了。”

余蓓轻轻扭动着柔软的腰肢,虽然没有高潮,但眼底依然涌动着喜悦的甜蜜。

“没关系啊……”她收紧下体的肌肉,用最柔软的地方轻轻吸吮着他还没脱离的肉棒,“只要跟着你就好,跟着你……到哪里都好。”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