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零九章

本来是打算看会儿小说,等上个把小时就给杨楠放开。

可不料台灯太暗,赵涛之前又玩得太累,那么大的嗡嗡声在耳边响着,他却眼睛一闭,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一睁眼,赵涛听见耳边还有振动棒的声音,才哎哟暗叫一声不好,一个激灵爬了起来。

杨楠也早就已经睡着。

她不知道费了多大力气,翻身成了侧躺的样子,两条腿估计是夹了又夹,把按摩棒蹭掉,离开了阴核一带,掉在她腿上。

她就这么戴着口球眼罩,被绑着羞耻的姿势,光着屁股被子都没得盖,冷飕飕睡了一夜。

看她白皙的脸上浮现着不正常的嫣红,赵涛本来还说难道在做春梦,后来一想才觉得不对,连忙凑过去一摸,果然,热得烫手。

就算是暖气屋,光着屁股一身汗活活晾干睡一夜,这还有不病的?

赵涛这下慌了神,手忙脚乱赶紧解开绳子,拿来被子盖住杨楠,下床就去翻出退烧药,急匆匆打了一杯温水,到床边搂起她,连声唤她的名字。

“嗯……不要……我……好冷……不要……再来了……”杨楠可怜兮兮地梦呓般说道,“我……我真的受不了……受不了了……”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任性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作弄你了。你喝点水,把药吃下去,咱们去医院好不好?”赵涛抱紧她,脸颊贴上去感受了一下温度,心里更加慌乱。

“什么……药啊?”

“小楠,你发烧了,高烧,赶紧吃点退烧药,求你了。”

“嗯嗯……不要……人家什么也不想吃……”她在他怀里拱了拱,嘴唇都有些发紫。

赵涛想了想,一咬牙,沉声道:“你是不是又不听话了!醒醒,给我把药喝了!”

杨楠一个哆嗦,颤巍巍睁开了眼,小声说:“我……我喝,我喝还不行么……”

他赶忙把扑热息痛放进她口中,杯子也就了过去。

她颇为费力的把药咽下,抱怨了一句:“好苦……我要睡觉……”

“行,可以睡,你躺下,我去拿体温计,咱们测完体温就睡,乖乖的,听话啊。”他下床伸腿没踩到拖鞋,低头一看发现刚才上的太慌估计踢到了床底下,这会儿也顾不得捞,直接光脚跑了出去。

杨楠显然是倦得极了,药咽下去才躺好,放过来的枕头都没去够,就缩在被子下面婴儿一样蜷起来,又睡着了。

赵涛回来,上床小心翼翼把她的头抬起,把枕头垫下,轻轻拿起她的胳膊,把体温计夹到了腋下,扶住。

五分钟后,拿出一看,三十九度二。

他的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一圈,试着叫了叫她想带她去医院,可她哼唧了两声,翻了个身说什么也不起。

他只好盘腿坐在旁边,静等着药效上来。

焦虑不安地等了半个小时,杨楠的额头上总算出了一点细细的汗,他再伸手去摸,湿乎乎的脑门温度降了一点,可还是热,明显还是高烧。

高烧不退,这必然是有炎症上来了。赵涛下地转了几圈,上网搜了一下也没什么可靠的信息,急得坐立不安。

这么挨了两个小时,看时间已经九点半多,他过去摸了一下,杨楠汗早已经干了,温度比喝药那会儿好像还高了。

他哭丧着脸用体温计测了一下,三十九度五。

这下他再也坐不住了,抱起杨楠拍着她的脸颊,洗了湿毛巾硬是把她叫醒,让她迷迷糊糊穿好衣服,扶着她走到门口穿上鞋,看她脚下轻飘飘好像随时可能摔倒的样子,干脆一咬牙,把她背在了背上,锁门跑下了楼。

一口气跑出院门,才发现自己忘了带钱包,他恼火地给了自己一巴掌,先让杨楠扶着墙站好,飞奔回去拿上钱包,顺便装上了银行卡,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回去,抱着她拖到门口,叫了出租车,直奔最近的医院。

之后就是忙上忙下的跑,杨楠已经烧得有点迷糊,全靠赵涛扶着抱着背着来回检查,大夫问诊时候,杨楠哼唧了半天,才不好意思地说:“大夫,我小肚子那儿也疼,往下坠着疼,疼得浑身发冷。”

大夫问了问详细情况,皱着眉盯着杨楠打量了一会儿,带着微妙的神情摇了摇头。

于是各项检查里,又多了一个妇科。

最后的检查结果,让赵涛更加愧疚。

几乎是验哪儿哪儿出问题,高烧主要是因为肺炎,腹痛则是双重原因,肠炎和急性宫颈炎。

肺炎是因为凉了一夜,肠炎八成是因为灌肠过度,急性宫颈炎,显然是他那根不老实的鸡巴造的孽。

没有避孕套,操过屁眼直接弄前面,不出问题真就是运气。

这下什么计划都成了浮云,杨楠在D市的寒假之旅剩下的日程,就全被安排在了医院里。

输液输到第三瓶,杨楠的气色才算是好了一些,人也似乎是睡够了,看着精神了不少,还跟赵涛颇为幽怨地说:“小蓓看着文文弱弱的,跟你这么久什么事儿都没有,我身强力壮,结果病成这样。”

“是我玩得太过头了,光顾着自己高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赵涛心有余悸地抚摸着她的脸颊,暗暗下定决心,把一些比较伤人的玩法和计划彻底赶出了脑海,一个个划掉再也不想提起。

“别这么过头的话……其实还行。”她挤出一个安慰的笑,没扎针的手捂了捂肚子,“帮我揉揉,好疼。”

“嗯,我给你揉。”

“算算时间……我出院好像就该回去了啊。”杨楠转头看着病房的窗外,颇为遗憾地说,“我还哪儿都没转呢,净跟你做爱了。”

“等下次,下次来了,我带你好好转转,不做爱,就转。”

“才不要。”她瞪了他一眼,“你不跟我做,我哪儿都不转。”

“喂喂,你都发炎了。”

“那你下次顶轻点啊,老是跟要把蛋蛋也塞进来一样,我装不下好吗。”

说着说着声音大了,隔壁床的中年妇女皱着眉看了过来,杨楠红了红脸,赶紧闭上了嘴。

妇科的医生还给开了一大包泡水洗屁股的东西,叮嘱杨楠最近不要行房的时候,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大夫还苦口婆心的劝说了一下杨楠,年轻人要注意身体,不要因为开放的风气就迷失自我云云。

杨楠当然是不以为意,出门坐上出租车,捂着肚子就跟赵涛拿老大夫的话开起了玩笑。

赵涛却暗暗记在了心里,这次波折,让他又想起了本已被余蓓安抚下去的担忧。

万一余蓓一直没事是因为福气好呢?

越往后伤害越小没错,可万一余蓓血厚杨楠血薄呢,同样是中锁情咒,保不准余蓓都没破防,杨楠已经红血带闪光了呢。

心里有点乱,他看着车窗里飞快闪过的电线杆和行道树,沉默下来。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