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零五章

余蓓确实比平常的状态亢奋了不少,赵涛还是头一次在自己射精之前,就送她爬上高潮之巅,满面红潮地叫出了声。

他笑嘻嘻地伸手掏出余蓓下体的粘液,涂抹在杨楠的脸上,听着她哼哼唧唧求饶的声音,拔出湿淋淋的肉棒,抓住余蓓的双脚,放在足掌之间畅快地抽插。

余蓓往后仰倒,只留下屁股还坐在杨楠腰上,双手撑着床板,熟练的用修长的脚趾抱住龟头,灵活的套弄,那一对儿白白的小脚,在这一刻仿佛化身成优雅的性器,刺激着赵涛全部的感官。

气息越来越粗重,在喷涌而出的快感到来之前,赵涛猛地抽身而起,扶着肉棒对准杨楠高挺的鼻梁,一股股喷射出去。

对其他的女生,他都没有这么强烈的射在脸上的冲动,只有对杨楠,这张略带异域风情的面庞,这个在面对女生时候会格外兴奋的脸,让他非常想要用精液涂抹玷污,让男人的味道充满她的嗅觉、味觉乃至于脑海的每一寸空间。

看杨楠皱起眉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赵涛喘息着退到一边,笑着说:“所以啊,答应了听话,就应该乖乖听话。不情不愿的,多不好。”

余蓓盯着杨楠脸上的那滩污浊,凑过去伸出手,把黏乎乎的精液用指尖一点点涂抹开,面膜一样糊了杨楠满脸,接着舔了舔指尖,笑着说:“那……再来一次吧,小楠。”

完全无视了杨楠眼底的哀求,余蓓拿起那些玩具,先用唇舌抚慰了还在隐隐作痛的嫩芽,接着,展开了新一轮的攻击。

敏感的身体此时此刻成了最糟糕的弱点,余蓓的玩弄又是杨楠本能最期待的事情,理智根本无法掌控赤裸的肉体,她扭动、挣扎、呻吟、抵触,却始终还是无法阻止诚实的性欲勃发、高涨、燃烧、走向巅峰……

然后,再在最渴望的紧要关头,被那一串细微却锐利的刺痛贯穿撕裂,瞬间冷却。

“呜、呜呜呜……”杨楠用力晃着胳膊,甩动着腿,眼睛里全是泪花,她扭头看着赵涛,试着用眼神求饶。

赵涛开心地笑着,伸出手,帮她抹掉了眼角的泪珠,柔声说:“不要急嘛,小楠。我记得我说让你求我放进去,你不是还挺自信地说,就不么。我还挺想看看,你能坚持多久呢。”

说话的功夫,余蓓已经穿上了那件略显狰狞的皮裤衩,朝内那根放进去的时候不太熟练,还调整了一会儿。她微笑着趴在杨楠身上,一边缓缓挺入早已湿透的肉壶,一边呢喃着说:“小楠,你不是喜欢我么,那我对你做什么,你都应该高兴才对啊。就像……我对赵涛一样。”

杨楠说不出话,光靠表情和哼声根本连个屁都表达不出,更倒霉的是,余蓓趴下来和她拥抱在一起,乳房贴着乳房开始奸她,她的快感还是不争气地嗖嗖往上蹿了起来。

毕竟在余蓓面前高潮过太多次,杨楠的快感层级,余蓓只怕比她自己还要熟悉,她再怎么克制、掩饰,也逃不脱下一轮从云端一脚踩空般的折磨。

再一次与高潮擦阴而过的时候,杨楠终于哭了出来。

昨天被赵涛非要干进敏感过头的身体,让她哭了一场,没想到今天想要高潮一次而不得,又让她怎么也控制不住眼里焦虑、失望、委屈的泪水。

“小楠,对不起哦……”余蓓趴在她身上,轻轻吻去她流下的泪,但下身,却还是挺着皮裤衩上的凶器刺入了她的花房。

“呜呜……呜呜呜……”杨楠拼命挺高胯部,想要让那根棒子进的深一点,想要让肿胀的阴蒂能多和余蓓的身体摩擦几下,只差这些,她就能泄出来,畅快淋漓的解决憋在下腹部,火一样烧灼的性欲。

但余蓓浅笑嫣然地抽了出去。

橡胶龟头离开紧缩的膣口时,绝望的嫩肉徒劳地吸紧,却只是让下体发出软木塞子拔出一样噗的一声,空空落落,没能留住任何东西。

升起、落下、升起、落下……杨楠的汗水浸透了身下,扭曲的情欲和快感让她看起来都有些恍惚、失神。

赵涛一直在旁边观望,学着掌握杨楠高潮的时机。

他学得挺快,等余蓓在玩弄中高潮了一次,有些疲倦地让开,他就笑眯眯地亲自上阵操刀,把假阳具换成了真肉棒,展开了新一轮的折磨。

反复冲向高潮的小穴和高潮太多次后的样子还有些微妙的不同,虽然同样很紧,但爱液的量要大得多,也不那么粘稠,很稀很清,非常滑溜,在里面抽动,明明那么紧窄,依然会时不时滑出来一次,还要重新塞入。

子宫口仿佛也往外伸长了一些,以前要插入到最尽头才能碰一下,背后位才会撞得比较结实的那团软中带硬的肉,这会儿只要正常体位猛干就能一次次顶到。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在高潮的边缘,粗大的鸡巴又一次抽走,留下了空虚的小穴,杨楠苦闷地哀鸣着,被手铐固定住的双腿依然在努力内夹,想要留下赵涛的身躯,在无功而返后,禁不住又哭了起来。

赵涛弯下腰,和余蓓一左一右擦掉杨楠脸上的泪,接着相视一笑,拥抱在一起,余蓓站起来分开双腿,弯腰扶住双膝,把小小的屁股往后推出,赵涛挺起还粘满杨楠爱液的老二,深深送入了余蓓的花房。

看着两人的器官在自己上方交合,摩擦,混合到一起的体液被紧缩的膣口推挤,凝聚在根部,滴落下来,滴滴答答落在脸上,杨楠的欲火,几乎快要冲破自己的眼睛,她一眨不眨地盯着嫣红的媚肉和里面进出的肉棒,似乎已经在想象,这两样中的任何一个能赏赐给她,将有多么美妙。

可是没有,赵涛射进了余蓓的体内。

看着那勃起的根部深埋到极限,贴着子宫口一阵阵脉动的时候,杨楠的眼泪,更加汹涌的冒出。

就好像最爱吃的冰糕被抢走,还当着自己的面吃干舔净,一滴奶油都不给留。

又让杨楠去高潮边缘旅游了一圈后,余蓓和赵涛拥吻告别,收拾了一下穿衣回家。

看到屋里只剩下了赵涛,杨楠的眼中又燃起了希望之火,她费力的摇晃着身体,让乳房轻轻荡漾,让湿漉漉的大腿根以充满情欲的姿态抬高落下,就像一只发情的雌兽,在心仪的雄性面前努力展露着自己已经做好交配准备的状态。

赵涛拨拉了一下黏乎乎软绵绵的鸡巴,懒洋洋躺在了杨楠的身边,一边抚摸着她的乳房,一边柔声说:“所以说啊,明明答应过了,就该乖乖听话,对不对?”

“嗯,嗯嗯。”她连忙点头,捣蒜一样。

他拿来一条湿毛巾,在杨楠的脸上擦了一遍,跟着笑道:“想要高潮吗?”

“嗯!嗯嗯!”她连脑袋都快点掉,激动得又挤出几颗泪来。

“想要我插进去狠狠操你吗?”

“嗯嗯!”她点头点得脖子都发酸,换成了小幅度的上下晃动,唯恐表达的意思不够清楚明白热烈。

“好。”赵涛笑眯眯地拿起一个连线跳蛋,抹了点润滑,打开,用力塞进她的屁眼里。

杨楠长哼一声,两瓣屁股快活地颤抖起来。

接着,蜂鸣的振动棒慢慢贴上了她红肿的小豆。

“嗯嗯——”满足的鼻音拉长飘起,杨楠拼命扭动着腰肢,想让按摩棒留在下面的力量更大,范围更广。

赵涛笑吟吟地在那里摩擦了一会儿,等看她浑身的红潮再次泛起,大腿根也越绷越紧,突然,又把按摩棒拿开,连屁眼里的跳蛋也拽了出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杨楠崩溃一样地摇晃着身体,手肘牵扯着床头吱嘎作响。

赵涛笑着趴到她身上,咬了一下她的奶头,说:“不许用道具,也不许自慰,你同意,我就放开你。”

“嗯嗯嗯!嗯嗯!”她又像小狗一样点起了头,口球里的唾沫都被甩出来一些。

“呐,这是钥匙,这几把全部手铐通用的。”他把钥匙晃了一下,放在了杨楠的乳沟里,接着拿起另一把,打开了她手腕上那一副。

杨楠霍得一下坐了起来,连勒得有些发红的手腕都顾不上揉,急匆匆把双脚解放出来,扭身伸手,照着赵涛的肩上就狠狠拍了几下,双眼还一直往下掉泪。

但接着,她一抬腿跨到赵涛身上,嘴里的口球都顾不上解开,就握住他的阴茎,拼命套弄着想要塞进滴滴答答掉落蜜汁的花芯之中。

才射过不久,那里怎么可能这么快回复,杨楠越套越快,口球里的唾液顺着小洞垂落出来,她都浑然不觉,可那根之前还生龙活虎折磨得她死去活来的肉棒,就是软绵绵不肯硬起来。

“呜!呜唔……”她哼了两声,才发觉嘴里的东西已经可以拿下,连忙抬手解开皮带摘掉嘴里的桎梏,委屈无比地说,“硬啊……快点硬啊……它为什么不硬,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你忘了怎么让它硬吗?”赵涛伸出手,笑眯眯地拨了一下她的嘴唇。

她顿时恍然大悟,急匆匆趴到了他的腿间,从未如此积极狂热地亲吻吸吮起来。

等到那根老二终于硬起了一大半,杨楠就迫不及待地跨坐上去,一边坐下,一边昂头发出细长的鸣叫。

才动了十几下,她内部的嫩肉就剧烈地痉挛起来,终于从被踢下去的悬崖爬了上来,回到了情欲的巅峰。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一次小小的高潮已经跟本无法满足她被细绳勒住吊起老高的胃口。

她蹲下俯身按住赵涛的胸膛,一边掉泪,一边拼命地上下摇晃着雪白的屁股,高潮到脚踝打颤,高潮到亢奋的液体喷射到他的阴毛之间,高潮到屁股都在哆嗦,依然不肯停下,一直套弄,套弄,恨不得就这样一直套弄一夜……

望着她完全沉醉於快感中的表情,赵涛突然想,如果把这样的她和张星语关到一间屋子里,先受不了求饶的会是谁呢?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