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零四章

高潮对女人体力的压榨其实远比男人想象得多。

赵涛起来随便冲了个澡,再回到卧室里,杨楠就已经睡着。

身体摊开成一个大字,光溜溜什么也没盖,头歪在一边,脸上全是泪痕,嘴角还有没干透的唾液,胯下另一张小嘴,还在一缩一缩往外挤着白浊的精浆。

赵涛笑了笑,扯过一条被子,也懒得给她抽出下面湿了一大片的垫布,往她身上一罩,自己也躺下睡了。

他一口气睡到了隔天上午快十点。

而杨楠,一直到他买回午饭自己都吃饱了,还酣睡不醒,直到十二点半,中午下课的余蓓跑过来看情况,她才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

腰酸背疼,杨楠自然也就没了四处去玩的兴致,余蓓上课一走,她干脆缠着赵涛教她玩游戏机。

一学还玩上了劲儿,玩到兴头眼睛都不舍得眨,盘着腿在沙发上直接玩到了天黑,余蓓拎着大包小包进门的时候,她还在那儿大呼小叫地跟游戏里的BOSS较劲。

赵涛玩着电脑休养了一天精神,看余蓓把东西都买来准备好,就去小屋翻出了曾经用过的手铐,笑眯眯也装进黑袋子里,拎了出去。

“啊啊啊……该死,又没打过。赵涛,这个家伙到底怎么打啊。”杨楠放下手柄,垂头丧气地说,“我打了快俩小时了,总是差一点。”

“不错了,我也没赢过。”赵涛耸耸肩,过去拍了拍她,“起来吃饭吧。小蓓买好了。”

杨楠喜滋滋过去把余蓓拦腰一抱,啧的亲了一大口,笑道:“小蓓最好了,又温柔又体贴,不像某人,人家昨晚明明说不要了,还非要干,最后给我累得睡死了,都不帮我把湿漉漉的褥子抽走,活活让人家暖干了。真讨厌。”

赵涛笑眯眯关掉游戏机电视,走到饭桌边,“是你输了,必须对我言听计从的。我要操你,你还能说不行?放心,今晚绝对不会那样了,我等你求着我进去。”

杨楠一吐舌头,“就不,我有小蓓呢,偏不求你。我俩更舒服。”

赵涛笑了笑,没多说话,坐下开始吃喝。

大概是昨天在床上吃得太饱,杨楠今天的兴致没那么大,吃过饭后,反倒热情洋溢地邀请余蓓陪她一起玩游戏。

饭后消消食也好,余蓓过去打开游戏机,顺手放进去了杨楠今天才学会的KOF97。

自以为已经会玩的杨楠,足足被余蓓连续吊打了半个多小时,三对三的战斗,她就没见过余蓓第二个人。

赵涛在卧室里布置完毕,开门出来,招了招手,“好了,小蓓晚上还要回去呢,进来吧,咱们抓紧时间。”

杨楠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屏幕上自己刚被打飞出去的八神庵,放下手柄扁了扁嘴,咕哝说:“你俩玩吧,我……我下面还有点肿呢。”

“小楠,赌输了耍赖,可不是好习惯哦。”赵涛眯起眼睛,冲她又勾了勾手指,“进来,不然我可要罚你了。”

“好嘛好嘛,真是的……也不给放个假。”她起来过去关了电视,走进卧室,“小蓓呢,我要亲亲。”

余蓓已经斜靠在了床上,穿着背心短裤,细长的白腿一条蜷起一条舒展,看着就颇为诱人。

杨楠咬住下唇,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一扭屁股顶开身后贴上来的赵涛,一个飞扑就爬上了床,“小蓓小蓓,我要亲亲。”

余蓓微微一笑,探身捧住了她的脸,难得颇为主动地用力吻住了她。

杨楠愉快地哼了一声,顺从地被她压倒,手掌钻进她的背心来回乱摸,就根被碰了开关一样马上就娇媚地喘息起来。

柔软的唇瓣雨点一样落在杨楠的身上,她快活地哼唧着,仰起头让余蓓亲吻脖子,张开手,抬起胳膊让余蓓轻轻舔着腋下,性感的红晕转眼就布满了她雪白的肌肤。

就在她眯着眼睛准备开始快乐的夜晚时,咔嚓,一声轻响,抬起的双手,已经被一副手铐困住。

“嗯?这是……干什么?”杨楠眨了眨眼,疑惑地问,“人家都说了听话啊,干嘛还给我铐上。”

“因为你不是真心听话,还不够乖。”趁着杨楠没反应过来,赵涛又拿起两副手铐,把她左右脚铐住,这两副上连着绳子,他笑眯眯往下一拽,捆到了床腿上。

“小蓓,你老公欺负我……”杨楠撒娇一样地看向余蓓,“你也不管管他。弄成这样我都动不了,还怎么帮你俩开心啊。”

“一样可以啊。”余蓓吃吃笑了两声,摁着杨楠的膝盖让赵涛把另一边也捆紧,站起在床上,弯腰脱掉了内裤,眼里闪动着微妙的光芒,跨过杨楠的头,小便一样蹲了下来,把覆盖着稀疏毛发的耻丘,压在了嘴唇旁边。

杨楠伸长舌头顺着还没潮湿的肉缝舔了一下,皱了皱眉,小声说:“小蓓,你……没洗澡啊?”

余蓓蹲低了一些,散发着女性淡淡腥气的阴部主动压迫着杨楠的嘴巴,略显急促的呼吸声中,浮现出她低低地呢喃,“没有洗,而且,我中午还在操场跑了好几圈。都是汗臭味呢……小楠是不是嫌弃我?”

“嗯嗯,没有。”杨楠的嘴巴已经埋在了余蓓的耻毛中,她含糊地回答了一句,就表心意一样用力舔起了嘴边的肉裂。

而赵涛也拿来了第四副手铐,一头连接在杨楠手腕间的那副上,另一头,铐住了床头。

这下,杨楠分开双腿在床上摆出了一个人字,四肢还都动弹不得。

不过她正心满意足吃着余蓓的小穴,心里也笃定这两人又不会把她真怎么样,倒也不以为意,反而觉得颇为新奇。

余蓓垂下手,掀开了杨楠的上衣,翻卷到腋下,细长的手指并拢在娇嫩的乳尖,一下一下捏合。

赵涛绕去床尾,看了一眼这样有些不太方便,就先打开了脚上的手铐,剥掉了她的里外裤子,再接着铐上,想了想,拿过昨晚暖干的褥子,重新叠好塞到了杨楠的臀下。

还以为又是要让自己舒服到喷水,杨楠娇里娇气地呻吟了一声,鼻尖拱在余蓓的臀沟中,小小的舌头舔的更加卖力。

“小蓓,女生的身体你应该比我了解,你来吧。”赵涛把口袋丢到床上,笑着说道。

余蓓点点头,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杨楠的脸,爬过去拿出了一根惟妙惟肖的假肉棒,用舌头润了一下,扒开杨楠的花瓣就塞了进去。

“呜呜……小蓓,这个……有点大……你慢一点嘛。”杨楠缩了缩屁股,还有点肿的膣口略感胀痛。

赵涛脱光衣服蹲了过去,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笑着压下了半勃起的肉棒,“别说话了,你的小嘴还是好好吃鸡巴吧。”

总感觉这两人的眼睛里闪动着什么异样的光彩,杨楠有点忐忑,但寻思着也不会怎么样,难不成还会比被干屁眼更难过吗,就舔了舔嘴唇,顺从地微微抬头,把熟悉的阴茎蠕动着唇瓣一点点吞吸进去,缓缓前后摇摆。

转动了一下假阳具的底座,余蓓舔了一下杨楠翘起的阴蒂,推上开关。

软中带硬又布满血管一样凹凸纹路的伪物扭动翻搅起来,杨楠闷哼着挺了一下腰,屁股稍稍悬空,畅快地晃动。

余蓓盯着那迅速湿润起来的粉嫩黏膜,颇为期待地抿嘴一笑,又掏出了振动棒,细长的手指小心翼翼扒开耻丘的上部,一点点推开阴核的包皮,舔了几下让口水流淌上去,打开到最强,缓缓压下。

“唔——”杨楠的裸体立刻绷紧,被鸡巴塞着的嘴里也泄出一串酥软的鼻音。

以她身体的敏感程度,赵涛射她一嘴之前,她多半能连着高潮三四次。

可她却连第一次都没有迎来。

就在高潮即将到达巅峰的时候,余蓓突然抽走了搅动的假阳具,关掉了嗡嗡作响的振动棒。

不仅如此,她还在剥开了皮,露出粉嫩尖端的阴蒂头上,用小指甲不轻不重地刮了一下。

刺痛、酸痛和快感混合成奇妙的复杂感觉,跟盆凉水一样从屁股泼到上面,顷刻压下了杨楠升腾的欲火。

她吐出嘴里的老二,有点着急地说:“小蓓,你……你这是干什么。好疼的。人家……人家就要到了,你干嘛啊!”

余蓓低下头,在她微微抽动的下体缓缓舔过,柔声道:“因为今晚对你的惩罚,就是不许高潮呀。我可是在自己身上试验了一下,才找到最快削弱那种感觉的方法呢。”

说着,她的指甲又在杨楠的阴蒂上轻轻一掐。

随着一声痛哼,汇集了无数敏感神经的快感之源顿时冷却下来。

杨楠皱起眉,瞪大眼睛想要再说什么。

但她的嘴巴才张开,一个布满小孔的硬胶球就用力塞进了她的嘴巴,压住了舌头,封住了口,两侧的皮带绕过头后扣住,直接剥夺了她说话的权力。

“我觉得你不是太愿赌服输的样子。所以呢,今晚小蓓走之前,不许高潮,就是你的惩罚。”赵涛拉过余蓓,让她躺在了杨楠的身上,斜斜侧开一些,让出她的视线,然后,他捧住余蓓小巧娇嫩的脚丫,一边享受地含住吸吮,一边刺入到余蓓已经充分湿润的小穴之中。

让他有点意外的是,余蓓下面的爱液,竟然比刚才被杨楠舔的时候还多。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