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百章

再长的旅途,也一定会有终点。

赵涛坐的这趟车,他们的家乡是运行区间的倒数第二站,所以等列车驶过前面那个大站,开往他们要回的地方时,车厢里就已经宽松了许多。

对面角落那对儿情侣已经起身去找座位,而且,没有再回来,肯定是找到了。

赵涛的胳膊腿都有点发麻,看了看手机回了几条余蓓询问情况的短信,就试着轻声叫了叫,“晓涵,里面可能有座了,咱们过去找找吧。”

不知道是他声音太小,还是孟晓涵睡得太香,竟然没有反应。

他皱了皱眉,这么个窝着身子的姿势有这么舒适吗?可他正想再叫,却发现她的睫毛明显的颤动了一下,似乎是在努力维持闭眼的模样。

难道是在装睡?为了保持这个姿势直到到站?

他想了想,低下头柔声说:“醒醒了晓涵,你睡得这么香,我可是会忍不住亲你的。”

她蜷起来的手明显动了一下,脸上也浮现了一层薄薄的胭脂晕。

成,看来是装睡没跑了。

他舔了舔嘴唇,刚打盹留下的困劲儿顿时烟消云散,这会儿连接处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不去找座位的傻子,天时地利人和都全了,不做点什么,岂不是辜负了良辰美景。

他低下头,缓缓凑近她的脸蛋,嘴唇在上面轻轻地碰了一碰。

红霞更加明显,装睡到这个地步,想必孟晓涵自己也有点骑虎难下。他心中大乐,不紧不慢地在她面颊蜻蜓点水一样这儿亲亲那儿亲亲,吻着吻着,就用嘴唇拱开了她的头发,对着她小巧玲珑的耳朵轻轻一夹,伸出舌头顺着耳廓缓缓舔动。

大概是怕自己发出声音露了破绽,孟晓涵有点紧张地闭紧了嘴,连呼吸都刻意放得很轻。

赵涛在她耳朵上慢慢悠悠享用了一会儿,嘴唇往旁边稍微一滑,舌头伸长,轻轻松松就兜到了她软软嫩嫩的耳垂下方。

有点汗味儿,淡淡的咸,不过很快就被他舔净,只剩下纯粹的少女肌肤的味道,和细细绒毛扫过舌尖味蕾的浅浅酥麻。

耳根直到颈侧一线可是大多数女孩共同的敏感带,他不紧不慢地往下探到毛衣高领边缘,往上回到耳根后面,遛弯一样来来回回。

孟晓涵的气息变得仓促,细细的手指也不自觉握紧,脸上的红潮已经到了傻子都能看出没有睡着的程度。

既然准备作弄,那不如干脆就玩大点,赵涛想了一下她家里那对严格到变态的父母,心里暗笑一声,缓缓把毛衣的高领顶开一点,突然用力吸住了她颈侧娇嫩的皮肤,用力嘬住,狠狠吸了一口。

他在杨楠锁骨那块试过,这样使劲种下的吻痕先是发红,过后会留下紫色的淤血,比较白皙的女孩十天半个月也未必下得去。

她被这一下吸疼,哎呀一声轻叫出来,这下再也装不住睡,一骨碌翻身坐起,抬手捂着脖子,有点惊慌地说:“你……你干嘛趁我睡着偷偷咬我?”

“没有啊,我就是看你睡着的样子太可爱了,特别想亲你。可亲嘴太过分了,咱们关系不到嘛。只好亲亲脖子,可能……是亲得太用力了?”

她有点慌张地打开箱子,翻出一个小小镜盒,打开拉下领子,往那儿照了一下。

红艳艳的吻痕清清楚楚,还恰好在毛衣领子的边缘欲露还羞,她头发往前梳也无法完全盖住,简直就是个故意亮给人看的戳。

孟晓涵皱眉咬紧嘴唇,嫣红的唇瓣被白白的牙齿紧紧压死,泛白,看着跟要被咬破一样。

赵涛看着有点心疼,站起来柔声说:“对不起,是我一时冲动了。你别这样。要不……我去洗个湿毛巾,给你冷敷一下?”

“你才不是一时冲动。”她抬起眼,盯着他,“你……你明明就是故意的。”

“我要是故意的,肯定会趁机亲你这里啊。”他抬起手,轻轻拨了一下她的小嘴,“吻喜欢的女孩子,就是要吻这里才算数对不对?”

她不自觉地抬手做了个推眼镜的动作,手抚上鼻梁才发现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也不需要再有,神情显得有些尴尬,她一弯腰,拉起自己的箱子,“走吧,有座了,别……别在这儿了。”

赵涛也拿起了自己的旅行包,笑道:“其实我还挺喜欢这儿的,尤其是你刚才乖乖地躺在我怀里,看起来特别可爱。”

她没有搭腔,快步往车厢走去。

一直到火车进站前,孟晓涵都没有再和赵涛说话,她一直尝试用什么遮住那块吻痕,粉扑护肤霜都试了试,效果却都不理想,她本就没有什么化妆品,最后只能尝试物理隔离。

毛衣领子拉高,一会儿就缩回去,头发梳过来,也只有在微微低头前倾的姿势下才能完全挡住,只要挺胸抬头,那就连发卡也拯救不了。

于是最后看到出站口外的父母,孟晓涵毫不犹豫往前赶了几步,拉开了和赵涛的距离,拉高衣领,向前低着头,随着人群走了出去。

赵涛笑眯眯地在后面慢慢出来,反正没人接他,自己打车回家就是。

到了楼下,懒洋洋地爬上楼梯,他把钥匙一插,眉头就皱了起来。

没有反锁?

开门进去,他先问了一声:“谁在家吗?”

没人回答。

他有点奇怪地走进去,屋里还算干净,余蓓虽说家务实在不擅长,但定期过来扫扫地拂拂灰还不成问题。

探头看了一眼,卧室跟他离开时没多大分别。

走进厨房,他才忍不住笑了出来。

灶台边摊开着一本食谱,旁边垃圾桶堆着一坨黑乎乎看不住本来面目的东西,盖着一层焦糊的锅在池子里被水泡着,估计不泡上个把小时洗不掉。

很明显,余蓓来过,就是不知道这会儿干什么去了。

他丢下旅行包换好衣服,走进厨房挽起袖子,拿铁刷子先把锅洗了出来,把厨房随便收拾了一下,走进厕所冲澡去了。

毕竟杨楠走后他就一直没真往那个姑娘的下面钻进去过,比起吃饭,他还是更想先吃吃余蓓的小脚,插插她的小穴。

开着水乐呵呵正冲着,外面传来了开门的声音,赵涛挺高兴地大声说:“小蓓,今天翘课了?你老这么逃学可不行,高考考不过来怎么办?”

没想到外面竟然传来了杨楠带着笑意的声音,“猜错了,不是你的小蓓。是我。”

“啊?”赵涛马上说,“不可能啊,那一锅黑乎乎干巴巴我拿铁刷子都洗不掉的东西,只有小蓓这个做着饭会走神的才弄得出来。再说,小蓓不来,你那儿有我家钥匙。”

果然,余蓓清甜柔绵的嗓音紧跟着响了起来,“我就说骗不了他的。”

“小楠什么时候到的啊?怎么也没给我个短信?”

“想给你个惊喜的,结果……我的车晚点,比你还晚到。小蓓接我去了,不然人生地不熟,我可找不到地方。”杨楠听起来兴致很高,乐呵呵地说,“你爸妈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怎么也得腊月二十七八那阵子。你呢?打算什么时候走?”

“那我就订二十五六的票。”说着说着,厕所门一开,脱得就剩背心裤衩的杨楠竟然直接闯了进来,“呐,想我了没?”

“想你,”他伸手晃了一下垂下的老二,“上下两个头都想你。小蓓呢?”

“我去买点东西晚上吃,你们先洗吧。”说完,一声门响,余蓓又出去了。

“都想我啊?那我都亲亲好不好?”杨楠直接走进了花洒下,水流把她的背心和内裤转眼冲透,湿漉漉贴在白瓷一样的裸体上。

“好啊。”赵涛笑着拉过她,一口吻了上去。

舌尖纠缠了几分钟,杨楠娇喘着蹲下,双手捧着紧缩的阴囊,眼中闪动着喜悦的光芒,舌尖舌信一样左右摇摆着托起肉棒,一直舔到它不需要外力就可以高高昂起,才咕啾一声,满含着口水吞了下去。

一直吸吮到肉棒彻底被唾液缠绕,她站起来关掉花洒,把湿漉漉的内裤往下一扯,把他按坐在马桶上,低头急切地吻着他的前额,踮高脚尖,缓缓从上面坐了下去。

粗大的肉棒塞满她体内细长的腔道,她心满意足地呻吟了一声,搂着他前后扭动起来,小声问:“在学校多呆了好几天,是不是勾搭别的妹子去了?勾搭谁了?操了没有?有……有操我这么舒服吗?”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