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一百九十九章

冬天衣服穿得厚,赵涛的动作又还算敏捷,面汤基本都浇在了他的羽绒服上,倒是没烫到后脖子。

那个男的明显心虚了一下,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已经紧躲慢躲了,你说你们小两口坐这么开干嘛,一拐弯就是脚,我差点就踩了。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

他嘴里说着不好意思,人就跟着往楼梯下面退,话说完,人也快要钻进车厢里。

“光道歉就算了吗!走路这么不小心,你还有理了!”孟晓涵突然伸长脖子从赵涛肩上探出头来,就像一口沉寂多年突然喷发的火山,“你跑什么!烫了人就跑!你还要不要脸!要不要脸!”

那大叔的脸一阵发红一阵发白,似乎想回骂几句,但看了看周围,还是说了几声对不起,捧着扣了一半仍不舍得丢掉的泡面碗灰溜溜钻进了车厢。

赵涛拉开拉链,把外衣脱下来,笑着说:“行了,没烫着我,就是衣服脏了。味道好大,你看着东西,我去厕所找点纸擦擦。”

“我有纸巾。”孟晓涵赶忙从旅行箱里摸出一包手帕纸,一口气抽了半沓出来,“把衣服给我,我给你擦。”

“给。”他笑了笑,往旁边坐回去。

“谢谢。”她一边用力擦着羽绒服上的污痕,一边更用力地说。

“没什么,幸好没泼到你头上,不然还有两三个小时才到,后面可不好过。”他抽过几张纸,把地上的汤和面盖住,挪开拉杆箱,“就是你的箱子脏了点。”

“没事,箱子回去洗洗就是。”她抿紧嘴盯着羽绒服背后那一块看了好一会儿,站起来找了找,结果连个挂的地方也没有。

“叠叠坐屁股下面吧,反正也不能穿了。等回家送店里干洗一下。”赵涛抬手拽了一下她,“赶紧坐吧,别再碰翻了谁的东西。”

孟晓涵点点头,在胸前把羽绒服仔仔细细叠好,转身放到旅行包上,跟着却没坐下,而是把自己的外套也脱掉,叠成方块,放到了羽绒服上,接着拉了拉衣服,往头上加了两个小卡子固定住后面的头发,往前挪了一步,说:“你……你来坐这儿吧。”

赵涛笑了笑,明知故问:“那你呢?总不能让你站着吧?”

孟晓涵的脸红了一些,她拎住拉杆箱,指了指他坐的地方,“把箱子竖那儿,这样不挡道。你……你张开腿坐,我、我、我就有地方了。咱俩……挤挤呗。”

“会不会不太好啊?”他故意笑嘻嘻地说,“那我可能会忍不住抱住你的。”

“反正……反正也就这几个小时。总比……再遇到这样的事好。”

“行,那你就委屈一下。”他掩饰住心里的得意,挪屁股坐到角落里,调整好位置,曲腿张开,把旅行包往前动动,给她留出了一大块坐下的地方。

孟晓涵低头把拉杆箱竖到旁边,扶着箱子缓缓坐下。

这时火车突然轻轻晃了一下,她哎呀一声失去了平衡,双手赶忙扶住了赵涛的膝盖,本想小心翼翼一点点坐下去,结果反而失去平衡,一下往他胸前靠了个满怀。

一股清香从鼻端的发丝传来,登时驱散了挥之不去的方便面佐料味道,看她手忙脚乱想要拉开点距离,赵涛肚里一阵暗笑,索性张开双臂把她一搂,小声说:“别乱动了行吗,快把我压墙里了。”

孟晓涵哪里知道真相,还当自己真往后挤着了他,只好乖乖坐稳,并足并膝,观鼻观心,一动也不敢再动。

她穿着时下正流行的紧身小毛衣,圆高领结结实实地挡住了脖子,身上能被看到的地方也就是脸,耳朵都被垂下的头发盖着,让赵涛略微有点不爽。

而且,就跟防着他一样,孟晓涵的手牢牢抓着他的胳膊,紧紧固定在肚脐那边,他试探着挪动一下,她就马上慌张地用力压住。

啧,不能挪,难道我还不能原地摸了?他不屑地想,手指缓缓用力,按摩一样揉向她柔软的小腹。

“赵涛,你、你能别动么。”她抓着他胳膊的手捏了一下,轻声说。

“那我能靠下吗?就这样?”他放松脖子,把下巴轻轻架在她肩头,脑袋稍微一歪,就变成了一个亲昵而暧昧的姿势。

察觉到小肚子那里的手指终于不再捣乱,她松了口气,点点头说:“你累了……就靠会儿休息一下吧。”

“你累吗?”他故意加大了说话的吐气,温热的呼吸就这样喷在她发丝之间,烘热了她的耳朵。

“我……我还好。”

“那我先眯一会儿,然后换你休息,好不好?”

孟晓涵点了点头,“嗯。”

他闭上眼,闻着她的发香,心满意足地放松了身体。

这样把孟晓涵紧紧抱在怀里,还真是他曾经设想过的幸福画面。可惜如今好不容易实现,他的心境却早已地覆天翻,满心想的已经不在是如何爱惜,而是尽想着怎么样一步步来把她的防守攻陷,想着怎么剥开她的外壳,恣意品尝里面鲜嫩多汁的赤裸肉体,想着让她陷入情网不可自拔,在徒劳的追求中变得沮丧、失望、落寞,就像……当年的他一样。

“晓涵,这样你也太累了。不如……咱们学学人家那边吧,那样我看咱们两个都可以休息。”

孟晓涵扭头看了一眼对面的角落,之前就坐在那儿的情侣已经换了姿势,男的依旧蜷腿坐着,但女孩已经换成了公主抱一样的横躺,头靠在男生怀里,两人一起盖着一件外套,都已经闭上眼,看着就颇为惬意。

午后正是容易困的时候,尤其是作息规律每天必定会午睡的孟晓涵。她望了那边一眼,确实有些心动。

可那种姿势,女孩就真的是把整个身体就几乎交到了男生的怀抱,不是情侣,只怕真不太好意思做出这种样子。

“怕什么,反正车上的人都不认识咱们,本来就都以为咱俩是一对儿。你还怕笑话啊?”

孟晓涵咬了咬嘴唇,有点不甘心地说:“可……可你我心里都知道,咱们不是一对儿。”

“现在是现在,将来是将来,人生的事儿,谁说得准呢。刚分班那会儿,谁敢相信我能和余蓓搞对象?”

她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站了起来,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把刚才的小靠垫递给赵涛,让他枕在侧面。接着,她抽出了自己的外套,展开在身前,学着那边那个女孩的样子,从侧面扶着墙坐下,缓缓落入到赵涛的怀里。

她扭动着调整了一下姿势,选定了一个比较舒适的位置,向里微微侧身,把头轻轻枕在了他的手臂上,拉高外套盖住了身体。

他笑了起来,双臂环抱住她,腿也曲得更紧,把膝盖抬高,让她被彻底圈在自己的怀中。

“那……我睡了。”她的脸已经一片通红,小声说完,就有点过于用力地闭上了眼睛。

“午安。”他自上而下看着她,光线并不强,但如此近的距离,面颊上细细的绒毛,泛红的血管,终于又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一如那个夏天,犹未远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