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一百九十七章

这种地方见面,赵涛也不知道聊什么,看孟晓涵拖着拉杆旅行箱也不舍得坐上去,干脆让出了自己的旅行包,随口问:“考得怎么样?你这么刻苦,应该能过个好年吧。”

孟晓涵点了一下头,说:“自我感觉还好,具体就得等成绩单寄到家里才知道了。你呢?”

“应该都能低空飞过吧。现代文学史估计是分最高的。”他笑了笑,“还得谢谢于老师和你。”

“主要还是你自己努力,不用谢别人。”

“寒假一下子没作业了,还放这么长时间,真有点不习惯。你有什么打算没?回头一起出来玩?”

孟晓涵抱着膝盖坐在旅行包上,小声说:“我……家里管得严,不一定有时间。”

“不是吧,你都大学生了,放假还要在家上补习班?”

“那倒不用,但……”她显得有些沮丧,“但如果跟男生出去,我爸妈一定会仔细盘问的。而且……多半不同意。”

“你就说是跟女生出去呗。不行我让小蓓帮你圆个谎。”

孟晓涵一听到余蓓,表情微妙地变化了一下,摇头说:“不用了,我不想撒谎。”

啧,诱拐失败。赵涛耸耸肩,没再作声。

从这儿到家他们坐的特快起码也要四个多小时,年前还容易晚点,路上颠簸五个小时也是正常。

幸好还不到农民工返乡潮的时候,否则上去连自己站哪儿都无权决定,没座的基本就是空中浮萍,被大包小包挤到脚不落地都是常有的事。

赵涛起初听大三的小班这么说还觉得有点过于夸张了,结果一看进站口前的人潮,再估计一下更晚几天过年前的更恐怖增长,那描述可能还真是比较保守的说法。

“咱都没座,是不是该往前挤挤啊?别到时候车上没个好地方,咱坐都坐不下来。”

孟晓涵看了看前面黑压压的人群,小声说:“还是别了。咱们这趟是双层车,楼梯那儿应该有坐的地方。真没有……就在连接处站一阵子呗。四五个小时就到家了,也不算太久。”

“你这小细胳膊小细腿儿的,能站那么久吗?”赵涛笑道,“高中时候你体育就是老大难吧?八百米会考及格了没?”

“我……我练好了。”她脸上有些发红,“我不是有点低血糖么,不能太剧烈运动。其实……我耐力还好。八百米我也及格了。”

“幸亏你戴的隐形,要是眼镜说不定上车就挤碎了。”赵涛看了看她,有点好奇地说,“说起来,这学期见你还真没怎么见过眼镜了啊。”

孟晓涵沉默了几秒,说:“我……其实没戴隐形。”

“啊?”

“我暑假就做手术了。”她平静地说,“后来这副度数很低,带不带都无所谓。偶尔上课时候用一下而已。”

果然是手术了啊,赵涛在心里暗笑了一声,“听说近视手术做过的人,不能挤了碰了,不然有视网膜脱落的风险,是不是真的啊?”

“医生确实叮嘱不要激烈碰撞,避免头部有太大震动。”

“那一会儿你可跟好我,我来给你开路,免得这么多人,给你挤出事儿来。”

孟晓涵唇角微翘,微微点了点头,小声说:“谢谢。”

很快,进站的时间就要到了。

随着工作人员举起指示牌走进铁栏杆里面,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就像是被一只巨大无形的手猛然一攥,呼啦啦拥在了一起,把密度瞬间提升了一个量级。而周围候车座位上,也转眼就站起一堆,跟被磁铁吸住一样稀里哗啦填补到腾出的那些空地上。

孟晓涵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小脸顿时就吓得有些发白,“赵涛,这……这咱们还上得去吗?怎么……怎么会这么多人。”

赵涛张望了一下,“应该没问题,十五分钟呢。就是上车后估计不好找地方了。要是在厕所附近站几个小时,多臭啊。”

没再有闲聊的时间,孟晓涵刚要开口,进站通道随着柔和悦耳的广播声,打开了。

就像是栏杆另一侧有发了疯的大富翁在漫天撒钱,屁股后面还有几百只饿红了眼的老虎在咆哮一样,几乎堆叠在一起的人群瞬间一起行动起来,让人毫不怀疑如果检票员慢上一点入口附近立刻就要出人命。

赵涛背上旅行包,抢过孟晓涵的拉杆箱拖着,让她站在自己背后,深吸口气往前挤去。

鼻腔顿时充满了微酸的汗臭,一进入到每个人都只盯着前方的群体中,他就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一片激流,方向、速度都不再受自己控制,连忙赶在被冲散前扭头说:“晓涵,抓紧我衣服,跟紧点。”

“哦……嗯!”她紧张地点了点头,这种情况下也没心思犹豫,赶紧贴了过来,双手攥紧了他上衣的后面,艰难地躲避着两侧和后面推挤上来的人。

漫长的好几分钟过去,赵涛总算叼着车票冲进了入站口,扭头看孟晓涵也顺利进来,抬手擦了擦汗,笑着往通道里走去。

这道激流在通道内暂时舒缓,但在站台上汇聚,再次变成蓄势待发的姿态。

站台上的工作人员拿着大喇叭拼命地指挥,让没有座的旅客往另一头前进,不停地叮嘱所有人退到黄线以后。

赵涛他们进来得晚,人群大都已经扎好了堆,他俩加快了点步速,快要走到喇叭指挥的地点时,叮叮咚咚一阵响,列车进站了。

此前排好的队伍瞬间扭曲散开,每个人都在寻找自以为是车门停下的位置,玩了命地想要在队列的变换后重新占据一个有利前排。

声嘶力竭的“先下后上”中,在这一站下车的旅客从车门前破开重围,艰难地穿越过去,一个紧跟着一个,谁也不敢慢,唯恐落下一步,就会被潮水一样涌入的上车旅客涌回车厢,错过已经到达的家乡。

赵涛差不多落在最后一批上车,等到护着孟晓涵先进到车厢,自己把沉甸甸的拉杆箱用力拎过踏板后,门口的乘务员就跟着上来,紧紧关上了门。

车厢震动了一下,缓缓移动起来。

孟晓涵吁了口气,看一眼人群缓慢蠕动的车厢内部,扭头吐了吐舌头,小声说:“好险。差点就上不来了。”

赵涛把手上拎的行李调整了一下位置,看着旁边连接处楼梯口的角落,指了指,“我把包放那儿,你坐上去,快,慢了可就没地方了。”

不死心的旅客还在往车厢里寻找几率渺茫的空位,明智一点的则都已经开始占据能比较舒适熬过后续旅程的将就地方。

孟晓涵显然是不太死心的那种,犹豫了一下问:“不进去看看有没有地方了?”

“不去,去了就连这儿都没了。”赵涛马上否决,看旁边有另一个男生准备把箱子推过来,毫不犹豫把旅行包甩手一扔丢了过去,扭身拽着孟晓涵就推到了那儿,“坐。”

那个男生一瞪眼睛,“干嘛啊,没看我正要放箱子呢?”

孟晓涵有点不知所措,被对方的气势吓住,犹犹豫豫就要站起来。

赵涛马上往她肩上一摁让她坐了下去,扭身挺胸瞪了回去,“怎么着,这地方你买票了?”

那男生撇了撇嘴,大概也知道火车上除了座位按票其余都是先来后到,只好不甘不愿地往楼梯对面找另外的地方去了。

这个转角地方不大,两人坐开就会妨碍通行,孟晓涵抱着膝盖蜷缩起来努力腾了一下地方,拍了拍露出小半个的旅行包,说:“赵涛,你……也坐吧。”

赵涛看了看,笑着说:“这可有点太挤了,人来人往的,到时候我往里压,不太合适。”

孟晓涵脸上一红,小声说:“没关系的,你也坐吧。”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