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一百九十章

张星语抬眼看了看赵涛的表情,仔细端详了一会儿,不太情愿地让步说:“那……那你多说几遍。”

“好啊,”赵涛凑近到几乎吻上她的距离,情深款款地望着她,一句接一句地说,“星语,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她唇角那丝笑意每听一句便浓烈几分,到最后满面羞红,软软靠近他唇畔,满目眷恋地柔柔亲了上来,又化作一场银丝缭绕的深吻。

气喘咻咻,赵涛抱着她问:“那,第三件事可以说了吧?”

她拱在他怀里,恨不得变成只小猫一样缩着,轻声说:“我……我想休息半个小时。你……你能抱着我一起躺会儿吗?”

仿佛在害怕什么,她马上又说:“就……就只是躺着,可不许……干别的。”

“行,饭后本来就该好好休息一下。我就是怕你嫌弃我的床脏乱。”

“你抱着我……我就不嫌弃。”她抿嘴笑了笑,跟着看了看身上还穿着裙子,想了想,解开腰带脱了下来,把羊绒衫也兜头去掉,露出里面的米色秋衣。

“我在这儿这样躺,杨楠会不会生气啊?”她放正枕头,把被子拉过来,有点紧张地问。

“你不说我不说,她怎么会知道。”赵涛笑嘻嘻蹬掉鞋,侧躺在她身边。

“抱抱。”她红着脸闭上眼,主动掀起被子把他也盖在了里面。

他笑着搂紧她,故意挪动了一下身体,让突起的裤裆若即若离地顶在她身上,也闭起了眼,“午安。”

一个满腹心事,一个心怀鬼胎,说是午睡,也就各自打盹迷糊了一会儿。

赵涛的胳膊还没发麻,张星语就打了个呵欠,睁眼爬了起来,看了看表,轻轻推了推他,“我要继续做题了,这次是八十分吗?”

赵涛懒洋洋伸了伸腰,点头说:“嗯,八十分。其实你现在考过已经没问题了,确定还要继续赌吗?”

“继续,我可不想光是及格。”她咬了一下唇,“我去洗个脸,你重置吧。”

刚才说是张星语提了三个要求,可算下来自己也占了不少便宜,赵涛已经不太在意输赢,反正这个女生已经差不多可以拿下,就看什么时机合适而已。

他还挺好奇这次张星语要是再赢,还会有什么想做的事。

明天最后一门他就考完,后天再呆一天,满打满算还有一天半而已,今天要是没什么实质性突破,寒假前就只能先把她的贞操放一放了。就是下学期开学杨楠又要缠着他不放,还不知道有没有现在这么好的机会。

其实对这种女生,还是破了处比较稳妥,到时候肯定爱得死心塌地。

他胡思乱想着,手上的书也看不下去,只等着看张星语的模拟结果。

没想到张星语有点神不守舍,最后做完,只拿到七十八分。

“啊啊……输了。”她一推鼠标,撅着嘴小声说道,“该你提要求了,来吧。”

看看时间,晚饭前再来一次模拟应该是来不及了,这多半就是今天最后一次机会,赵涛盘算一下,心想胸跟裤裆张星语一直守得很严,戒备心强,但已经被花式吃来啃去的小嘴,早就成了不设防的随意探索区,干脆,就从这儿下手吧。

“太过分的我也不好意思。那……就还闭眼张嘴伸舌头吧,不过这次,我要你坐床上。”他喉头滚动了一下,说。

“嗯。”她挺顺从地点了点头,爬上床,把屁股坐到了跪分的脚后跟之间,双手扶着大腿,有点忐忑又期待地看了看他,闭上眼,啊的伸出了红红嫩嫩的舌头。

赵涛打开抽屉,摸出那个做工逼真的假老二,轻手轻脚爬上了床,先把舌头凑上去,按她最喜欢的方式,唇舌纠缠狂吻了一会儿,接着撤开嘴巴,把指头压了上去,缓缓沿着舌面插入。

一根、两根……等到无名指也试探着钻进去后,她的小嘴已经被撑开到近乎极限,舌头艰难地在三根指头的三角阵势之中蠕动,细小的口水声音淫靡的响着,嘶溜,嘶溜。

他缓缓拿回手指,这次,没有自己舔去那些口水,而是来回蹭了蹭,擦在了她的脸上。她不依地哼了一声扭了扭身子,但他马上就凑过去,伸出舌头舔过了那些湿痕,又让她轻喘着软化下来,重新乖乖坐好。

他举起那根胶质感很明显的假鸡巴,慢慢悠悠地对准她张开的嘴巴,缓缓旋转着推了进去。

“呜呜?”她疑惑地哼了一声,含着那个头儿问,“赵涛,这是什么啊?”

“放心,不脏,也没毒。不过不许咬哦。”他敷衍了两句,小心地移动着惟妙惟肖的龟头部分,卡着她被吻红微肿的嘴唇,缓缓插入,抽出。

她的脸很快红到了耳根,看来还没有傻到一点猜测都没有的程度,不过看她把眼反而闭得更紧,也知道她宁愿自欺欺人装作不明白是什么东西。

“小心点,别碰到牙。可以用嘴唇稍微垫一垫。”他渐渐加深了假肉棒进出的幅度,坚硬的玩具一路碾过她柔软的舌头,冲向口腔的深处。

她憋闷地呃了几声,但还是乖乖地尽可能打开下巴,用舌头托举着接纳对他而言有点太过粗大的部分。

这试探已经足够了。

他抽出来假棒子丢到一边,柔声说:“刚才那个可能太大了,我换个稍微小一点的。好不好?”

她唇角垂着一丝晶亮的唾液,有点茫然地点了点头。

他轻手轻脚站了起来,分开腿,拉开秋裤的前口,从内裤中掏出了早就彻底硬起的鸡巴,套了两下,把包皮往后捋开,让紫红色的龟头彻底暴露出来,跟着向前凑去,轻轻放在了她吐出的舌头上。

“嗯?”应该是闻到了淡淡的腥臭,她疑惑地哼了一声,舌尖好奇地在下沿勾了两下。

呼……真是爽得发麻。他挺了挺腰,稳住脚下,用手扶着老二,就这么贴着她的舌头快乐地前后摩擦。

龟头系带本来就是男人最敏感的几处地方之一,只是这样不插进嘴里,滋味一样非常美妙。

呵呵,众星捧月的小仙女,白衣飘飘的气质系花,这不是一样跪在床上,伸长了舌头给老子舔鸡巴?

得意的心情充斥在胸中,这种玩弄得手的感觉,比起单纯的插进去来一发不遑多让,而且心理上的优越感十足真金,实在是愉悦极了。

当龟头试探着钻入唇瓣之间时,她弯弯的睫毛颤动了一下,但还是没敢睁开,含含糊糊地问:“赵涛,你……你又放什么进来了啊?臭臭的……”

“你好好舔,我一会儿告诉你。”他满心愉快地回答,空闲的手垂下,温柔地捏搓着她的耳垂。

渐渐的,坚硬的阴茎也加大了出入的幅度,赵涛喘息起来,不再扶着已经被含住大半根的老二,双手捏着她两边的耳朵,摆明了告诉她,自己没有用手。

她果然明白过来了什么,脸上红得好似喝醉酒一样,鼻息也跟着急促起来,舌头好像也有点慌张,都不知道该往哪边去舔。

看她眉心越蹙越紧的难过表情,赵涛的快感迅速步入了巅峰,一点点把她玷污的愉悦从大脑皮层奔流而下,贯穿紧绷的脊柱,呼啸着冲向积蓄在一起的亿万精虫。

“星语,可以睁开眼了。”他笑着说道,旋即猛地一搂她的后脑,在她惊慌失措的抽气声中,密集而快速地抽插了十几下。

接着,他的手用力压住,让她羞耻的双眼只能看到乱糟糟的阴毛和紧绷的小腹。

龟头开始喷射,腥涩浓稠的精液一股股冲击在她蠕动的喉咙附近。

“吞下去,星语,全都吞下去。”他抚摸着她因紧张而僵硬的后脖子,弯腰深埋在她口中,粗喘着说道。

眼里浮现出委屈的泪光,张星语夹着肉棒的嘴唇蠕动了一下,但接着,白皙的脖子里发出了细小的咕嘟声,那一大口混合着唾液的浓精,终究还是被她咽了下去。

他在上面笑了起来。

对他来说,女人的嘴才是最接近灵魂的地方。

他缓缓抽离,蹲下,抬起手擦掉她眼角的泪花,揩过她嘴角流下的一丝白浆,缓缓插入到她颤动的唇瓣中,让她把这一丁点也吸吮吞下,吃个干净。

然后,他往下抚摸过去,划过她修长的脖颈,钻入她秋衣的领口。

胸罩被他轻易地推开到一边,他张开巴掌,缓缓握住,那小巧圆润柔软的乳房,就这样落进了他的手心。

她的乳头很小,乳晕也不大,但是感度非常棒,他只是在花苞上轻轻搓了几下,她就颤抖着哼了一声。

他心满意足地抚弄着已经没有任何抗拒的酥胸。

他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抓住了她。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四十)

感谢色城颁发的贵宾勋章,今后会继续努力的。

多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希望今后还能FQ顺利……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