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一百八十六章

既然明知第二天早晨要有佳人到访,赵涛当然要做好迎接准备。

不过他并不打算早起,还选择了靠着暖气裸睡。反正他从一开始就不打算隐藏自己的任何恶劣之处,这样一点点剥掉张星语那种女生的防护,才更有意思。

根据杨楠的反馈,他的睡姿一贯糟糕,靠着暖气时候尤甚,经常到早晨就只剩下被角搭着肚皮,其他地方包括鸟窝全亮着,要赶上晨勃,还能在她眼前竖根旗杆。

他很好奇,张星语看到他这副样子会是什么反应。是爬上来唆几口?还是尖叫着把手里的东西摔在地上?亦或是春心大动在旁边椅子上自慰一把?

嗯……好像都是成人动画片的套路啊。

带着这样的期待,他这一觉睡得非常香,好像还做了个美梦,美到什么程度忘了,反正一醒来就觉得胯下鸡巴硬邦邦地竖着,不过……好像顶住了什么。

他憋住睡醒时习惯的哼唧,赶忙提醒自己张星语多半已经来了,然后尽量安静地抬起手揉了揉眼,尽快让自己清醒过来。

睁开眼看了看,天已经亮了,透过帘子,也能看清屋里的情况。

张星语坐在电脑前,估计是来了有一段时间,正开着书拼命做题,看着倒是很专心的样子。

他摸了摸身上,这才发现被子虽说还是只剩了个角在肚皮,但张星语从衣柜里翻出了毛巾被,盖在了他的身上。

他晨勃的老二,就这么成了坚挺的帐篷棍儿。

打量了一下,张星语今天穿得比往常似乎艳了一些,难得不是一身丧气素,而是穿了件鹅黄羊绒衫,底下配了格子短裙厚打底裤,挂着的风衣倒还是平常的风格,就是内里难得换了更象普通女大学生的装扮。

这么想,风衣里头这套,显然就是赵涛才能看到的了。

恍惚期间懒得起,他顺便盘算了一下,昨天已经拿下了舌吻,今天要是有机会,该把目标放在什么阶段比较好。

揉胸?摸屁股?直接伸进衣服里?其实到了这种地步都不被拒绝的话,完全就可以提枪上马纵横驰骋了嘛。

望着天花板想得出神,张星语一扭头就看见他瞪圆的牛眼,说:“醒了啊?我吵到你了吗?”

“没有,我昨晚睡得早。”他笑了笑,随手一记甜言蜜语甩过去,“知道你要来,心里当事儿呢,不自觉就醒了。”

她转过头继续看电脑上的题,小声说:“我买了小笼包,有肉有素,我吃过了。你也起来吃吧。”

“嗯,行。”他伸手拿过内裤,故意说,“哎呀,我有裸睡的习惯,要是让你看见什么,还真是不好意思了啊。”

“没、没关系,我怕你凉着,给你盖上了。没看见什么……”她很心虚地说,做题都点错了两道。

“怎么照着书练上了,不跟我继续打赌了?”

“你不是还没醒么,怕你说我作弊。你起来我就可以开始了。”她咬了咬牙,把书合上往包里一塞,“那我做了啊,六十分,谁也不许赖皮。”

“行,开始吧。”他笑着套上背心,就这么只穿着内衣在桌边坐下,吃了起来。

包子早凉了,也不知道张星语来了多久。不过没关系,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这会儿的心思,也早不在吃上。垫垫肚子,纯粹是为了补充补充能量。

“你……你不冷啊?”看他就穿着裤衩背心,张星语有点不自在地说。

“刚起来身上燥,我吃完就去穿。”他嚼着肉包子随口回答。

“你昨天摔得严重吗?我买了红花油带过来,你要哪里疼,就赶紧抹抹。”

“没事了,那种小疼,洗个脚就忘了。”他笑呵呵地说,“你专心做题吧,别最后不及格,又怪我分你的心。”

“你、你穿成这样就已经分我的心了。赖皮。”

“好好好,我去加条秋裤。怕了你了。”

吃饱喝足,洗漱完毕,赵涛拿出明天要考的最后一门,靠在床上看了起来。

张星语还是有些心不在焉,轻声问:“你平常在家都不叠被子的啊?”

“反正晚上还要睡,就这么着呗。”

“那、那杨楠也不给你叠?”

“她叠过,叠完我又想要,结果还是一团乱,她也就懒得管了。这样也挺好,想躺就躺。”

“她可真够能对付的。”张星语抿了抿嘴,嘟囔了一句,似乎对杨楠这种得过且过的邋遢很是不屑。

“跟了我这种随时想要上床的男朋友,她也只能这么着了。腿软爬不起来叠被子,也不全赖她。”

意识到话题越走越露骨,张星语闭上了嘴,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回模拟题上。

不过收效甚微,最后结算,尽管答出了闭卷以来最好成绩,但依然没有做完,而且只得了五十一分。

她垂头丧气地转过椅子,说:“说吧,要我做什么?”

午饭前应该还能做一遍题,赵涛盘算了一下,决定循序渐进,说:“就还昨天你没完成那个吧,记得,不许看,看了打屁股。”

她嗯了一声,微微仰头张开了嘴,伸出了软软红红的舌头。

他如法炮制,手指缓缓爬上她的舌面,顺着柔软而略显粗糙的味蕾滑动,摩擦,一点点往嘴里伸去。

接着,中指也压着舌头滑了过去,两根手指占据了唇间的大半空隙,挺直并拢,伸进拉出,左右上下探索了一圈后,他低声说:“含住,用舌头舔。”

这毫无疑问已经是个超出了暧昧界限的指令,即便是再怎么没有常识的女生,也应该知道用嘴巴含住男人的手指吸吮是多么淫荡的画面。

但张星语只是迟疑了一下,就微微锁紧眉心,乖乖地向前移动修长的脖颈,把他的两根手指彻底吞进口中。

滑嫩的舌头,顿时让美妙的酥痒盘旋在他的指节周围。

他张开手指,在嘴里玩弄着她的舌头,撩拨,捏揉。随着动作的幅度加大,细小的口水声淫靡的传出。

他情不自禁地粗喘起来,胯下,坚硬如铁。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