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一百七十九章

深呼吸了两次,张星语看了看屏幕,转头又说:“不行,前几次你得允许我看书做。”

“啊?那我也太亏了吧?”赵涛摊开手,很不情愿地说。

“可人家做得慢啊,上来就直接按考试规则,你还不如直接说让我做什么算了。”她撅起嘴,平常总是略绷着的表情顿时柔和了许多,平添了几分娇俏。

“行行行,今天下午就让着你,”看美丽的女生撒娇的确是种小享受,尤其是平时对别人不怎么撒娇的那种,他笑了笑,看看表,“抓紧点够你做两三次的,今儿下午你全可以开卷。不过如果及格,下次赌局就在及格线上提高五分,行不行?”

“行。”她拿过赵涛这边那本几乎全新的教材,翻了翻,为难地说,“你……你的书上怎么连重点都没划过啊?”

“我上电脑课就没用过这本书,都给你开卷了,别太过分啊。”他点开模拟考试系统,“准备好了没?”

她搓搓手掌,咬唇点了点头,“嗯。”

“开始。”

点好之后,赵涛就悠然坐到旁边床上,拿起那个连线大号按摩棒,难得用上了据说刚发明时候的最本质功能,按摩。

震震颈椎,震震肩膀,震震后腰,还挺爽的。

就是不知张星语这种男性经验为零体验为负数的女生,用上这东西会不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反正有余蓓的教训在前,他可不打算再搞什么暴力强迫,归根到底,暖呼呼湿漉漉的小逼,还是比干涩难行的肉洞舒服多了。

端详一会儿,不得不承认,张星语还真是那种越看越舒服的类型,大概是过往曾经胖过也被排挤过,她对自己的形象维护得小心翼翼,整整齐齐梳在耳后的乌黑长发连一根发丝都不会造反,保养得油光水亮。

她打了耳朵眼,耳垂上戴着一副银色的小耳钉,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个很隐蔽的小黑发卡算是装饰。

被这么近距离的注视,想要不留意到也难。张星语扭了扭脸,说:“你……你能先别看我吗?你看我,我紧张。”

“我又不是监考老师,你紧张什么。”赵涛笑了起来,“再说,这么漂亮的女生都到我屋里来了,我别的什么都不能做,看看也不行啊?”

她抿了抿嘴,皱眉思考了一会儿,说:“那……那你往后坐坐。别让我注意到,不然我分心,做不下去了。”

“好好好。”赵涛挪了挪屁股,换到了斜后方。

这么看,可就有点无聊,他干脆拿出刚才那本盗版黄色小说,靠在床头慢悠悠看了起来。反正他今天在家穿的大裤衩子还算宽松,鸡巴就算硬了,张星语多半也看不出来。

真看出来也没什么,他对中了咒还被加了这么多料的女生自信十足,绝对应付得来。

看了小半本书,电脑前传来张星语一句,“啊?时间这就到了?”

赵涛微微一笑,凑过去一看,结果却让他有点吃惊,六十一分,刚好低空飞过。

“这不是及格了吗?”他有点失望地坐下,“恭喜恭喜。”

“可我根本都没做完。”她皱了皱眉,跟着展颜一笑,扭脸说,“我及格了,算是你输对不对?”

“对对对,我输,你说吧,让我答应你什么事。可别过分哦。”

张星语犹豫了一下,小声说:“我想让你亲口告诉我,你高中时候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学校同学关于你的传言,到底哪个是真的?”

“你说你又不是我女朋友,也不打算做我女朋友,关心这个干嘛?”他望着她,故意做出不太高兴的表情。

张星语没有退让,“你……你管我,我就是想知道,好奇。不行吗?愿赌服输,快告诉我。”

这故事赵涛跟余蓓都不知道串过多少次口供,就是说梦话也不会搞错,他耸耸肩,很干脆地把前前后后的关系讲了一遍。

听到李婕因为太爱他加上东窗事发,错手杀死了未婚夫那里,张星语的小脸显得有些发白,和之前听说他们两个在新房胡天胡地的时候形成了鲜明反差。

“余蓓……这个都不在乎吗?你这……可也算劈腿了吧?”

“我现在不也是一样在劈腿,”他满不在乎地说,“反正小蓓是只要我心里有她就很高兴的好女孩。”

“我觉得是傻,不是好……”张星语嘟囔了一句,看了看表,还有时间,“那我要再做一次了,还赌吗?”

“来啊,有什么不敢。”赵涛把考试系统重置,笑道,“不过刚才说好的,这回你得上六十五分才行。”

“没问题。做题可是越做越熟练的。”她微微一笑,把摊开的书翻回到第一章,“那,开始吧。”

赵涛去把那本书靠在床上看完,随手一丢,觉得很无聊,又坐到旁边拿起震动棒继续按摩肩颈,舒畅地轻轻哼唧。

“你、你别出怪声好不好,这样算你赖皮了啊。”张星语扭头瞪他一眼,被他的哼唧声弄得有些心烦意乱。

他只好闭紧嘴巴,微笑点头。

赵涛本以为能靠惩罚游戏揩点油沾沾便宜,顺便试探一下张星语目前对他的底线已经退让到了什么地方,可不曾想,这次模拟考结束,她结算出了六十五分,刚好过关。

“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啊?”他忍不住笑道,“我怎么感觉上你的当了呢?”

“你也看到了,我真的没做完,算是我运气好吧。”

“得,愿赌服输。你说吧,这次想要我做什么?”他抓抓头,觉得有点事与愿违。

“唔唔……你先去买饭吧,我饿了。我想想,等你买回来告诉你。”她看了一眼表,轻轻揉了揉自己的肚皮。

“好吧,你想吃什么?”

“嗯……清淡点就行,我不敢吃太油的。”她摸出十块钱,“给,不用找了。算是跑腿费。”

“你不是从来不支使男生跑腿的吗?”

“那是对我有想法的,我支使了欠人情。你又看不上我,随便咯。”她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谁说我看不上,只不过我有女友了,知道你肯定不乐意而已。”他抛下这句,穿上衣服开门走了出去。

屋里是暖气的春天,外面则依旧冷风刺骨,他哈了口白气,匆匆下楼骑上车子,去门口随便买了点晚饭。

校门口小吃几乎都是大油大酱,他转了几个摊子,才算是买了个萝卜丝土豆丝生菜叶子等乱七八糟卷进饼里的东西,没肉没鸡蛋,估计不用担心胖。

回家开门进去,张星语还端端正正坐在电脑前练习,也不嫌烦。他带上房门,提高声音说:“好了,吃饭了。你的要求想好了没?”

张星语一回头,他才看出有点不对,做个练习题,可不该让她脸蛋红成这样。

他走进卧室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开始还没看出什么异样,等弯腰放开折叠茶几摆饭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床上自己刚才随手丢下的那本黄色小说,竟然换了位置,从枕头这边变到了枕头那边。

嘿,还真是个闷骚的丫头……

他装作没看出来,招呼张星语吃饭。

知道她吃饭时候不吭声,赵涛也就没多说什么,等到吃完把东西套袋一丢,才再问:“好了,吃饱喝足了,张星语同学,想好有什么要求了没?”

她坐在电脑椅上低着头,考虑了一会儿,才说:“我……我在这儿坐了一下午,脖子都僵了。你帮我按摩一下吧。”

“这不太好吧?”他活动了一下手指,嘴角已经咧开,但说的还是比较为难的口气。

“反正又没别人在,有什么关系。”她看来归根结底在乎的是别人的目光和评价,“再说,只是按摩一下,你别乱想。”

“行,那我就试试,不舒服就吭声。我也没给人按摩过,经验不足。”说着,他就把手放在了她披散的长发下。

她向后靠了过来,歪头抬手一拨,让黑瀑流到另外一边,垂在肩前,亮出了她纤细修长、天鹅一样优美的脖颈,可能平时就比较注意坐姿的缘故,颈部曲线几乎没有学生常见的前伸变形,看上去就手感很好。

他故意低头暧昧地嗅了一下她的发香,双手轻轻卡住,顺着颈窝温柔地按捏着肩颈连线。

张星语眯起眼睛,颇为满意地哼了一声。

舒服倒也未必,看样子,纯粹是心理上的满足。

赵涛这么按摩了一会儿,转头看见床边还连着电的按摩棒,心里一动,柔声说:“我手都累了,要不,给你试试那个电动的怎么样?”

张星语不疑有他,点点头说:“好,看你刚才震得挺舒服的,那我也试试吧。”

看了看外面刚黑不久的天,赵涛得意地笑着,握紧了那个巨大的按摩棒,走回到张星语身后。

低沉的嗡嗡声,旋即响起。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三十八)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