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一百五十九章

“什么……吹?”杨楠对这种毛片词汇还没有多少了解,软绵绵地扭了扭身子,跟着有点惊讶地伸手往屁股下面一摸,满面通红,“我……我尿床了?”

“结果差不多,不过出来的不算是尿。”赵涛笑嘻嘻地用手捏了捏湿漉漉的床单,指头肚一捻,略有些滑腻,比爱液清澈许多,像是被稀释了的淫汁。

杨楠赶忙挪到一边的干地儿,不好意思地说:“那……那赶紧换吧……湿这么大一片,晚上可怎么睡啊。”

赵涛还是头一次见着活生生的喷水,满肚子淫火登时就冒起了头,他凑过去往杨楠水淋淋的胯下一抄,笑嘻嘻地说:“都已经湿了这么大一片,还不如干脆玩个够,然后换整套。”

杨楠看了一眼正在轻轻舔着唇上淫水的余蓓,眼睛又有些发亮,轻声说:“你……都射两次了,还没够啊?”

“你看不就知道了。”他挺起腰,故意把半勃起的老二晃到了杨楠面前,“来给亲亲,亲亲就硬了。”

余蓓瞥了一眼,缩了缩身子,又把视线放在了杨楠一片连一片的红潮上。

“小蓓……你亲他吧……”杨楠扭开脸,撒娇一样地说,“我亲你好不好?”

余蓓摇摇头,眼底似乎对女生的情欲充满了崭新的探索欲,她趴下轻轻抚摸着杨楠的乳房,柔声说:“你亲他,我亲你。”

“好……”杨楠立刻坐了起来,抬手捧住他的阴囊,伸长舌头把斜垂的肉棒托起,嘶噜一声吸进了口中。

想要试试彻底高潮中的肉体,赵涛一硬到极限,就急匆匆让杨楠趴下,从最熟悉的背后位缓缓捅了进去,指了指她的胯下,对余蓓说:“来,你还来帮她亲这儿。”

杨楠哼唧着抱住了余蓓的大腿,趴在她身上也低头亲向了她的小穴。

两个女生头穴相对,卖力地彼此舔舐,赵涛扶着杨楠紧凑的臀肉,缓缓抽插,余蓓的舌头舔上小豆,那滑嫩的阴道就攥着他紧握一下,而舌头划过去后,就自然而然在他抽出的鸡巴下面蹭上一口。

那一条小小的、红红的舌头,就这样熟练的交替撩拨着两个人的快感。

杨楠承受的同时,也当然不会忘了余蓓,她贪婪地吸吮着余蓓红肿的穴肉,嘴唇和阴唇好似接吻一样纠缠,灵活的舌头好似把小穴的内部当成了余蓓的口腔,拼命往里探索,搅动。

已经被打开了的余蓓,被缓慢而稳定地唤起,杨楠的唾液很快就混合了精液之外的东西,刺激着她的味蕾,她的情欲,体内那根挣动的肉棒,都变得格外美妙。

赵涛乐滋滋地享受着,他只需要自顾自抽插,享受,等待射精的那一刹那升天的快感就好,两个女生互相取悦,互相赐予情欲的快乐,升温的速度,比他都还快些。

稳定的三角,很快出现了第一个崩溃的边。

杨楠本来就能从赵涛的奸弄中得到一定的快感,加上余蓓娴熟的舔吮,即使有赵涛碍事不如刚才被吸住的时候那么强烈,也足够把她迅速推上情欲的高峰。

余蓓依然比她要慢,但她的舌头能感觉出,余蓓的身体也在稳定的走向高潮,所以她动得更加卖力,像是要把自己的高潮分给余蓓一样,拼命刺激着能触及到的每一片内壁粘膜。

但才刚刚知道高潮是什么滋味的余蓓依然是到达最迟的那个。

杨楠很快就被余蓓和赵涛送到了第二次、第三次高潮,连绵不绝的快感让她的性器几乎变成了榨取精液的机关,一圈圈肉筋交替蠕动,不要说赵涛动得慢,就是停下稳住,龟头也被吮得一路酥麻到根部,不知不觉就呵呵粗喘起来。

作为承受快感最强最多的那个,杨楠不久就陷入到近乎狂乱的状态中,连绵不绝的高潮让她已经无法再保持对余蓓的亲吻,身体也用力反折,昂首撅臀,双手撑床,像一只白里透红的兰花螳螂。

赵涛给食指沾满口水,赶在射精前用力刺入了杨楠紧缩的屁眼,然后,跟她一起达到了又一次高潮。

痉挛的穴肉几乎绞吸出了内部的真空,赵涛也爽得叫了起来,鸡巴一边抽搐,一边被吮得一滴不剩,尿管里都被抽得发酸。

疲倦的余蓓放开了嘴,躺在床上,以她过往的经验,需要满足的人都已经非常满足,那么,她也就可以休息才对。

但今晚当然不同,看到了余蓓性欲涌动没有作伪的模样,又打开了杨楠隐秘的同性开关,赵涛当然要让一切都有个皆大欢喜的收尾。

他爬到余蓓的脚边,捧起了她雪白晶莹粉嫩娇小的赤足,轻柔的放到了唇边,用没有任何侵略性的方式,一寸一寸吻过她的脚底、脚背,一根一根吸吮过纤细的脚趾,连酥红的脚跟都含在口中耐心的舔弄。

杨楠稍微缓了口气,就也强打精神压在了余蓓身上,女性的气息完全把余蓓覆盖,她把一只脚插入到余蓓胯下,四条粉嫩的长腿,蠕动着纠缠在一起,耻骨顶着嫩滑的大腿上下移动,浑圆的乳房奶头贴着奶头旋转摩擦,汗湿的短发垂下,笼罩在余蓓的视线周围,仿佛挡住了潜意识中恐惧的根源,柔软的嘴唇凑近,再次交换起已经有些发黏的唾液。

不知道是不是有了微妙的默契,十多分钟后,余蓓的身体抽动着、在闷哼中达到高潮时,赵涛和杨楠都没有停下动作,反而更加积极地施展出一切手段,恨不得让性欲变成一层薄膜,把余蓓娇小的裸体从头到脚包裹起来。

赵涛也懒得去计算两个女孩最后到底高潮了几次,他就记得,最后他疲惫地靠到一边休息的时候,杨楠和余蓓还抱着彼此的腿,交叉着湿透的胯下,让娇嫩的阴阜彼此压合紧贴,汁水淋漓的摩擦、摩擦、摩擦……属于他的精液,在两边耻骨之间推挤、牵拉,变成一条条淫靡的丝线。

这一晚,湿了一大片的床单没有被换掉。

精疲力尽的两个女生一左一右紧紧抱着赵涛,用一块毯子把湿了的地方随便一垫挡住,就那么带着愉悦的微笑酣然睡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