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一百四十七章

早晨起来,赵涛看了看枕边睡得正香的杨楠,暖烘烘的被窝里,她一只手还搭在他的胸前,嫩嫩滑滑的身子一丝不挂。

晨光透过窗帘,从缝隙洒下一道,恰落在被头被他动了一下掀起的空当里,照亮她雪白的一片胸脯,和半段因侧躺而深邃许多的乳沟。

他心满意足地欣赏了一会儿,悄悄下床,去厕所洗漱收拾。

才刷完牙,门被敲了敲,符小宇听他回应后,开门挤了进来,一边摘毛巾往水龙头下面塞,一边神清气爽激动万分地说:“哥,成了,昨晚上真成了。”

“听见了。”赵涛一擦嘴,笑眯眯地说,“还成了不止一次吧。你小子精神头真好,最后弄了几回啊?”

符小宇舔了舔嘴唇,弯曲拇指抬起了巴掌。

赵涛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腰,“行啊,你小子起来没腿软吗?腰疼么?”

“大腿起来有点酸疼。不过……不过真爽啊。”符小宇嘿嘿笑着拿毛巾抹了把脸,“哥,你也真牛,杨楠拢共也才跟你认识个把月,这……这就被你哄床上去了,别说……你还有个女友呢。”

“这是我个人魅力。你学不来的。”赵涛走到马桶边,一边尿尿一边说,“今天下午才有课,你跟你家莫晓安上午打算怎么安排啊?”

符小宇舔了舔嘴唇,还有点意犹未尽,“她昨天是跟我约好了上午去一起自习来着,可……可我不太想去了。而且她估计也起不来,睡得可香呢。”

“废话,杨楠睡着了,你那边还有动静呢。最后得到快两点了吧。”赵涛笑着摇了摇头,“你要不是兴奋劲儿大,估计也起不来。头一回你也不知道悠着点,不怕给你妹子弄伤了。”

“我知道。”符小宇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可我实在憋不住,哥,搂着晓安亲一会儿摸一会儿,我就硬得跟什么似的,其实最后……我也是竖起来睡得。”

“那你过会儿估摸着她睡够了再来一次得了。”赵涛尿完往门外走去,“别打扰我,我上午也要来两次。”

“哥,你也没够呢?”

“废话,攒了俩月的火,不出痛快能行?”他抬起胳膊比划了一个暧昧的手势,“以后可没现场直播了,我锁门。”

符小宇嘿嘿笑了笑,红着脸说:“你别说,杨楠还真瘦。”

“你喜欢肉乎乎的,抱你家妹子去吧。”

赵涛走出厕所回到卧室,杨楠果然还没醒,翻了个身仰面朝天,白白的面颊上透着小块晕红,鼻尖上出了点汗,珠亮晶莹。

他搓了搓手,虽说睡了一晚的女孩看上去肯定不如清清爽爽的平常模样整洁,但这样毫无保留和戒备安眠在眼前的样子,已经足够激起他随着朝霞蠢蠢欲动的性趣。

他把帘子稍微拨开条缝,放了些阳光进来,然后退到床尾,小心翼翼的把被子往上掀高。

昨晚品尝过的脚、舔过的腿一寸寸暴露出来,离开温暖的被窝,那光滑白皙的皮肤,登时泛起了一层细小的疙瘩。

他笑了笑,没急着下嘴,而是继续把被子往上缓缓卷起,直到紧凑的大腿、胯部和细细的柳腰全部袒露在眼前。

杨楠一条腿蜷着,另一条腿伸的笔直,呈P字形的双腿之间,恰好露出了昨晚饱经风雨滋润的蜜丘。

那条嫩缝的模样并没多少改变,但内里,已经彻底不同。

他舔了舔嘴唇,扯掉内裤,拿过枕头下备用的润滑剂,挤了一坨出来,抹在高翘的肉棒周围。

她的身体已经被他充分开垦,那么,也该习惯一下单纯靠男人来感到快乐的过程了。

他小心翼翼地扳开杨楠的脚,她哼了一声,咕哝着翻了个身,变成了斜趴在床上的姿势,大概是裸露的下体有些冷,她还伸手往下扽了扽被子。

这个姿势更好,省得正面来叫醒她被迷迷糊糊一脚蹬飞。赵涛笑嘻嘻地跨开腿,悄悄从后面贴了上去。

她的臀肉很结实,相对就不那么丰满,不扒开,娇嫩的膣口也不至于瞄准不到,他比划了一下,用手指套弄着确认整条鸡巴都油滑无比不会伤到她,这才咧嘴一笑,撑在她身侧的被子上,俯身一挺,挤了进去。

“唔……”杨楠闷哼一声,羊肠小道还没湿润就突然闯进一条大棒,她哪里还睡得着,迷迷糊糊还没睁眼,就扭头张嘴要叫。

赵涛顺势一趴,把她连着被子压在下面,一口把她吻住,鸟不停头狂抽猛送,盯着女孩的敏感前庭就是一顿碾压。

“呜、呜、呜……”

听着她略显苦闷的哼声,赵涛一直到确定她已经认出自己清醒过来,才放开了她的小嘴,撑起上身,插在已经湿润起来的甬道中缓缓搅动。

“讨厌……一大早的……你……你就不怕晓安知道……嘶……你慢点,好涨……”

“怕什么,你以为她这会儿起得来床?符小宇不干通透了肯定不会罢手的。不信你仔细听,这会儿安静,听得见。”他把碍事的被子扯开,从背后搂住她赤条条热乎乎的裸体,低头舔起了她的脖子,龟头小幅度地在缩紧的阴门内抽动。

果然隔壁也有动静,不过显然比这边磨蹭一些,还能听出莫晓安在低声推拒,符小宇正在孜孜不倦努力说服。

啧,被窝里放着光屁股女朋友,竟然用嘴来念叨而不是先亲一顿舔一会儿再说,过后一定得教教这小子,赵涛撇了撇嘴,看杨楠脸上已经有了红潮,小小的穴眼儿一阵湿过一阵,浅浅进出的龟头,已经带出细小的水声,当即放下心来,突然猛地往里一顶。

被之前的浅磨轻抽不知不觉吊起了胃口,这气贯长虹的一下狠插,当即戳酥了杨楠屁股里面一大片骨头,美得她忍不住哎呀叫了出来,清脆无比。

这莫晓安要听不见,该上的就是残障学校了。

杨楠羞得满面通红,气哼哼反手在他身上拧了一把,急得眼眶都润湿了些,压低声音说:“你……你还让不让我见人了!”

“男欢女爱这么理直气壮的事情,怎么啦?”他故意又把鸡巴抽出来些,转着圈在穴口磨蹭,比起所谓的九浅一深,还要耐性十足。

“别……别这样……”她屁股不自觉就往后挺了起来,一翘一翘地想让他快进深些。

可他偏偏不肯,按着她腰,就是只让圆滚滚的龟头卡在膣口里头一点点的地方,进半公分,退五毫米,反正是只压着半圈痒肉,搔的她滑汁四溢,果裂翕张,连小小的屁眼都跟着连连收缩,颇为诱人。

等余蓓来了,就找机会把杨楠的后门也破处得了,他低头看了一眼,用食指蘸了蘸鸡巴根上堆成一片的润滑剂,迅速抹匀,然后,对着那后庭嫩菊用力一刺,挖入括约肌内,不等她一声哀鸣叫出口来,屁股一推,狠狠撞了几下。

杨楠屁眼这下被挖的满身发紧,又被粗大的鸡巴撞出满眼小小金星,头晕目眩之中,又是一声淫叫喊出了口去。

不过这次她倒没怎么生气,只是趴在床上,软软呻吟起来。

因为几乎同时,隔壁也传来了莫晓安没压住的娇声。

两间卧室,就这样在晨光中,比赛一样地拉开了淫靡白昼的序幕。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