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一百二十六章

时间缓缓迈入十二月,余蓓的家长又来学校抓了她两次,然后,余蓓就被以扰乱学校秩序、早恋等过错,被勒令停学半个月,在家反省。

可惜余蓓被强行带回家的第二天,她就又跑来了赵涛家里,手腕上多了一道凝了血的疤,兜里揣着她妈妈哭哭啼啼塞给她的五百块钱。

赵涛直到下晚自习回家,才发现坐在楼梯上,幽灵一样靠着墙,默默等待了不知道几个小时的余蓓。

他没多说什么,问了问,知道她下午三点就过来一直等到现在后,赶忙开门让她进去,自己放好书包,转身下楼,出去买了一份吃的回来。

“干嘛跟叔叔阿姨闹到这个份上?”他看着一小口一小口吃着炒饼的余蓓,忍不住小声劝说,“毕竟那是你爸妈。”

“他们不让我来找你。”余蓓有些费力地咽下东西,喝了口水,很平静地说,“我说了,别的什么都行,不让我见你,逼我转学,我就死。”

赵涛长长地叹了口气,拉过她的左手,抚摸着上面狰狞的血口,“小蓓,你难道还不懂吗?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没所谓。”她扭过头,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别的什么没了,我都没所谓的。只要你还在……赵涛,只要你还在就好。”

“傻瓜,吃吧。我去开热水器,你一会儿好好洗个澡,外面那么冷,你也不说多穿点。”

“我急着过来,没顾上。”

他从屋里拿出母亲的旧睡衣,“呐,你前几天穿过的,我还没洗呢。一会儿换上。”

“嗯。”余蓓低下头,继续专注地吃了起来。

晚上他们相拥而眠,纯粹的,没有做任何其他事的,紧紧拥抱在一起睡去,就像李婕被捕后的十来天一样。

赵涛发现,比起和余蓓做爱的时候,这样单纯的拥抱更能给他一段短暂的心灵安宁。

他们赤身裸体,肌肤相贴,性欲理所当然的燃起,但他没有做什么,还拉开了余蓓伸下去的手,就那么一直等到阴茎软化,带着微妙的踏实感,进入梦乡。

他给余蓓配了一副钥匙,苦苦哀求从小姨那里借了几百块钱,做好了就此让女友住下的准备。

两天后,赵涛的父母终于从领导那里拼命要来了一周探亲假,赶回了家。

赵涛不清楚那个白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下晚自习回去的时候,家里已经变成了三口人。

沙发上,余蓓坐在角落,他的母亲红着眼睛坐在另一头,而他父亲铁青着脸坐在卧室门口的椅子上,脚下丢着一个攥烂了的避孕药盒。

赵涛平静地换好拖鞋,走进屋里,把书包丢下,准备迎接这场避无可避的风暴。

他挨了从小到大最重的一顿暴打,要不是最后余蓓哭着冲过来拦住,他真觉得他父亲要把他活活打死。

次日,满脸乌青的他被请假一天,由父母押着,去了余蓓的家。

那天,他第一次看见父亲跪在地上,向余蓓的父母请罪,按着他,让他梆梆地磕头。

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意义,但他也想不出此时违抗父母的好处,干脆就那么听着,木偶一样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地照办,熬到一切结束。

其实那一阵子赵涛对学习之外的事情本来就都有点浑浑噩噩,不太清醒,连去没去看李婕火葬他都记不太清,家里赔给余蓓父母的钱具体是多少他也忘了,好像是两万多块吧。后来余蓓再来他家住的时候,还给他偷回来了一万多。

他戏称这是聘礼和嫁妆,让余蓓高兴了足足一个多礼拜。

停学时间结束前的那个晚上,余蓓说想要退学,直接去找地方打工,等一到年龄,就跟赵涛领证结婚生孩子。

赵涛费了几个小时功夫,才说服她把目标换回跟赵涛考去一间大学。

快到圣诞节的时候,余蓓回家跟她父母进行了一场谈判,因为他妈一直在学校门口堵她,让她更加不想上学。

赵涛没参加,他在家打了一晚上游戏机,把寂静岭彻底通关,然后取出盘,咬牙掰成几片,丢出了阳台。

从那之后,余蓓就只有周六周日晚上在他家过夜,偷出来的那一万块钱,也真跟陪嫁一样留在了他家。

余蓓的父亲,甚至还来赵涛家换掉了突然故障的热水器。

学校外的事情乱七八糟,反倒不如学校里面单纯。

李婕死后,赵涛和余蓓就不再有任何真正的好朋友,过多的流言成了一个巨大的壳,把他们隔绝在其他同学之外。连老师,都安排了角落的固定座位,让他们两个自成一方天地。

孙博和赵涛闹崩的场面很戏剧性。

他好像一直暗恋李婕,听说了很多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语后,气冲冲来找了赵涛求证。

赵涛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告诉他,“你不知道,李婕可骚了。一摸就全是水,淫荡的不得了。”

赵涛没挨打,但孙博离开前看他的眼神,让他比挨打还要难受。

他买了酒心巧克力,偶尔手淫一次,就做上几颗加料的,放在书包里,可惜想不出要喂给谁吃,最后,一个个喂了余蓓,喂完后,就再做一批。

循环往复。

平安夜那天,赵涛逃了晚自习,带着余蓓去了市里唯一的一家小教堂。

那是事件发生后,他们第一次正常的约会。

听着头顶回荡的钟声,感受着余蓓靠在胸口的压力,赵涛总算隐隐约约觉得清醒了一些。

骑车子载着余蓓一路骑回去后,他拉着她的手跑上了楼,一进屋,就踢上门扇,把她压在墙上,急切地亲了上去。

这许久没出现过的信号迅速得到了余蓓火热的回应。

衣服在纠缠中一件件脱下,掉落,精赤溜光的身子一刻也不舍得分开,就那样搂抱着一起进了卫生间。

余蓓父亲新安装的热水器不需要提前开火,他们直接拧开花洒,在水花中继续缠绵。

进入的时候,细窄的通道依然不太湿润,但比起从前好了很多,有了那么一层锅底油一样的粘液,勉强达到了不需要润滑剂的程度。

当晚他们做了两次。

从厕所出来擦干净后,滚在床上的两人依然没舍得分开,余蓓很快就用唇舌唤醒了他,但他这次既没有用上下两张嘴,也没有去折腾她小小的屁眼。

他抓起了她小巧可爱的脚掌,亲吻抚摸了一阵后,放在了自己的胯下。

第二次的精液,最后就射在了她白里透红,脉络可见的脚背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