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一百二十四章

李婕完全懵了。

她完全没有想过被刘磊抓到会怎样,也许曾经担心过,但那种空中楼阁,很快就崩毁在甜蜜而汹涌的肉欲之中。

直到重重的耳光啪的一下把她扇飞出去,满脸热辣辣地倒在床下,她的神志才初步回到了现实之中。

她才清楚地认识到,这原来不是做梦。

刘磊骂骂咧咧地跟下来,狠狠又一记耳光抽上来,“你妈了个逼的,老子什么都顺着你,把你当圣女供着,不让亲不让摸,操你妈,你和学生操逼倒是操得欢!”

大耳光抽得她稍微清醒了一些,一时间,死亡的恐惧都爬上了心头,她绝望地看向床上,期待着她心爱的男人能做点什么。

赵涛背靠着床头,手摸进枕头下面,大声喊了出来:“刘磊!打女人算什么本事!是老子强奸她的,你有本事,他妈的冲老子来啊?你要是个男人,今天就掐死我,往这儿来!来啊!”

刘磊一扭头,发红的眼睛就盯住了亮出脖子的赵涛。

“我操你大爷!”他怒吼一声,飞身扑上了床。

赵涛连忙抬起另一只手想挡在脖子上免得真被掐死。

没想到刘磊没有如他期待的那样跟电视里似的双手直接掐过来,而是突然重重一拳砸在他的肚子上。

他痛得蜷缩起来,连枕头下的手都不由自主的缩回来捂住了小腹。

“操你妈你以为老子不敢弄死你?”刘磊抓起他就是一翻,接着手臂一横,勒在了他的脖子下,用力往后收紧。

比起正面上来这种容易被踹裆的方式,这样背后的勒杀显然更加安全可靠。

更糟糕的是,赵涛被拖离开了床头,那把藏好的刀子,那根最后的救命稻草,就这样落在他难以触及的地方。

他只有抬起手,拼命抓住对方的胳膊,用力往外扒。

可那是个体育老师,力气远比他要大,铁箍一样的手臂简直纹丝不动。

他拼命扭过头,想看看李婕在哪儿。

然后,他就看到了惊慌失措光着屁股坐在地上倒爬到门口的女老师,正靠住余蓓的腿,满脸都写着不知所措。

余蓓蹲下来,轻轻说道:“李老师,刘老师带我来这儿,其实是要操我的。没想到,反过来把你们抓奸在床了啊。赵涛死了之后,是不是就该你了?”

李婕慌乱的看着她,颤声说:“报警……快……快去报警……”

“来不及的……李老师,要不要救赵涛,就看你了。”余蓓阴森森地说完,把从厨房拿来的刀,轻轻放进李婕的手中,“你难道真想一辈子跟刘老师那样的人渣过日子吗?我给你做证,是他要杀你,你是正当防卫。去吧……”

赵涛的脸已经有些发紫,他松开一只手,颤抖着伸向门口的李婕,犹豫了一下之后,果断把预定的台词临时换成了一句:“快走……别……管我……不能……毁了你……”

“啊啊啊——!”

一声崩溃的凄厉尖叫后,赤裸的女老师飞身扑了上来。

刘磊似乎发现不对,但赵涛紧紧抓住了他,用尽了吃奶的力气让他短时间内动弹不得。

一秒、两秒、五秒、十秒……屋内安静下来,连喘息声仿佛都同时消失,只剩下钟表的秒针,沙沙沙沙的响着。

刘磊的手臂没了力气,热烘烘的液体流到了赵涛的身上。

赵涛在发抖,那是不受控制的,源自灵魂深处的恐惧造成的颤抖。

一条性命,就在他的背后,迅速地流逝。

他攥了攥拳头,手指好像快要不属于自己,但他还有不能忘的事,他从刘磊的身前爬开,一路爬到了床头,转身靠在那里,悄悄伸手进去,把小刀摸了出来,藏进掌心。

没了他的支撑,奄奄一息的刘磊软软倒了下来,瞪圆的眼睛死死盯着赵涛。

李婕的双手握着那把西式尖菜刀,手腕、手臂直到手肘全都是血,她的眼睛已经发直,缓缓退开两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你们……狗男女……”嘴里冒出一串血泡,开始抽搐的刘磊还是不甘心地盯着赵涛,充满愤恨地说。

赵涛咬牙切齿地爬过去,装做检查刘磊伤口的样子趴下,在他的耳边轻声说:“刘老师,我没告诉过你,我其实是方彤彤的男朋友。我操你的老婆,再让你老婆杀了你,都他妈是你的报应。去地狱等我吧,贱人。”

“你……呜……咳!”四肢最后抽动了一下,刘磊的表情,就这样定格在最后的愤怒和恐惧之中,扭曲无比。

“老婆你没事吧?”赵涛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跳下到床边,用没拿刀的手心疼地抚摸着她的脸颊,“你怎么这么冲动啊……”

李婕的身体筛糠一样地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只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手里血糊糊的刀,挤了半天,才挤出一句:“你……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他死有余辜。老婆,这不是你的错……”

“别……别再这么喊我……”李婕颤抖着缩成一团,“不对……我不是你老婆……我……我本来该是他老婆的……可是……可是我杀了他……”

“不杀他咱们都要死。这不是你的错。”他尽全力鼓动着她,“咱们收拾一下,然后想想办法,你会没事的,我和余蓓都可以给你做证,是他发疯了要杀人。你一定会没事的。”

“不可能……不可能啊……”李婕低下头,把脸埋进了赤裸的膝盖中间,“我杀人了……杀人……是要偿命的啊……”

“你是正当防卫,老师,我们陪你一起去自首,可能要坐几年牢,不过不会有事的。来,振作点,咱们……先把这里收拾一下吧。你好歹穿上衣服,不然……警察来了也太难看了。”

赵涛说着走了出去,迅速掏出裤兜的钥匙串,把小刀别上去装好。

他走进浴室把身上的血冲了冲,出来擦干后穿好衣服,把李婕的手机丢给坐在沙发上的余蓓,使了个眼色。

余蓓点点头,打开手机,拨出了报警电话。

赵涛走到卧室门边,看着里面的尸体和已经崩溃的李婕,突然感到一阵庆幸,又一阵空虚,做的这一切再怎么解气,最想看到的人,却终究是永远都看不到了。

他走过去,挨着李婕坐了下来,在即将分别的最后,就再陪她一会儿吧。

窗外响起刺耳的警笛声时,李婕抬起头,望着趴在床上的尸体,喃喃地说:“赵涛,能答应老师最后一件事吗?”

“你说。”

“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将来……跟余蓓好好过日子吧。”

之后,李婕站起来,拿出两件衣服披上,木偶一样走进了卫生间。

赵涛以为她是去清洗一下,没想到最后他们被警察带走的时候,她的身上还是血乎乎一片。

十几天后,他才知道李婕去卫生间做了什么。

她往自己的下体藏了一枚刘磊的刀片,包起来藏得很深。

在一切都交代完毕,罪责全部揽下之后,她在看守所中摸出了那个小包,割喉自尽。

她划得很用力,很深,但她最后的表情,却异常的平静。

流干了血的那个豁口,就像是她纤细脖子上的另一张嘴,对着坚固的铁窗,无声地嘶喊着。

李婕死的那天,余蓓参加了会考的生物补考。

这次,她及格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