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一百二十二章

“没真被他占到什么便宜吧?”在学校对面的小吃店,赵涛一边帮余蓓的板面倒醋,一边柔声问。

余蓓摇摇头,“就摸了几下腿,这么厚的裤子,我几乎没感觉。他那个私立学校附近的地方人都不少,他也不敢真干什么。他……其实没你这么大的胆子。”

“那是他没机会,有机会的话,他强暴你不会有半点犹豫。”赵涛哼了一声,“那就是个人渣。”

“那……我可以给他打电话约时间了吗?赵涛,我就快补考了,补考之后,我没借口继续找刘老师了。你得快点才行。”余蓓拨拉着碗里的辣椒,表情自然就像在谈昨晚的电视剧一样。

“又吃醋了?”他笑着摸了摸余蓓的脸,完全不在乎周围其他学生视线。

余蓓也早已不在乎,顺势在他掌心蹭了蹭,小声说:“不是,我……是怕你到最后关头又不舍得了。你不是老说,她又骚水又多。”

“还说不吃醋。”他捏了一下她的脸颊,“放心吧,我不会不舍得的。”

余蓓默默吃了几口,轻声说:“其实,你之前那个让刘磊帮你养孩子的计划……不是更好吗?谁也不用死,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赵涛笑了笑,柔声说:“可你不觉得很不公平吗?孩子是无辜的,而且,一旦有了那种血脉上的牵绊,你不会担心我爱上孩子的母亲吗?你是我的女友,都一直在吃避孕药,李婕凭什么捷足先登,对不对?你说实话,你真的喜欢我那个计划吗?”

余蓓咬了咬嘴唇,摇头说:“不,我……不要她生你的孩子。”

“那就对了。”赵涛拿起醋瓶子,咕咚咕咚到了一片在自己碗里,“就按我说的办吧。”

“万一……他伤到你呢?他……他毕竟是体育老师啊。就算喝醉,我也怕你出事。”余蓓皱着眉,不安地说。

“没事,我早考虑好了,我身上带着家伙。李婕要是最后关头不中用,我就自己来。”赵涛的眼里闪过一丝杀气,“我费心思这么久,她要是还不肯在那种时候帮我,我就连她也一起捅了。反正我按身份证算还有俩月才十八,吃不了枪子。你愿意就等我二十年咱们到时候结婚,不愿意就找个人嫁了我不怪你。”

余蓓的眼里顿时就冒出了一股水光,声音很轻但很坚定地说:“不要紧,真那样的话……我来杀李婕,咱们一人一个,一起进去,一起出来,到时候结婚,我给你生孩子。”

他笑着拉起她的手,像是真的牵起了自己的新娘,轻轻吻了一下,柔声说:“我的运气一向很好,最坏的情况不会出现的,相信我。”

每个周三的晚上,是李婕一定要带赵涛去新房偷欢的时间。

这一个自然也不例外。

中午吃完饭,他就磨好了晚上以防万一的弹簧刀,小心地别在钥匙链上,收进裤兜。

他并不怕有什么变故,李婕现在一周至少也要和他在那边幽会两三次,今晚不行,还有明天。

反正余蓓该做的铺垫都已经做好,刘磊已经是个提线木偶,想什么时候让他出现,他就会出现。

赵涛唯一还略微没有把握的,就是李婕。

这个女人的怯懦从婚姻情况就能猜到一二,那么为了关键时刻她不掉链子,他决定带点有后劲的红酒过去。

酒是色媒人之外,也能壮壮怂人胆。

不光壮李婕的,也壮壮他的。

再怎么满肚子愤懑仇恨,杀人这种事,并不是说说那么容易的。

杀鸡都不敢下手的大有人在,他怎么敢保证真到了最后关头自己不会手软认怂成了被干掉的那个?

不管怎样,有备无患。

在新房里的旖旎缱绻,已经成为李婕整日整夜惦念的精神食粮,有那么两三天不能过去,她就会变得焦躁,连训斥学生的概率都会大幅提升,而且,赵涛越是在别的地方玩弄她,她就越是渴望新房软床上的抵死缠绵。

这段时间,从卫生间到厨房,从客厅到阳台,那间新房的每个角落,差不多都沾染过李婕亢奋的淫汁。

“老婆,今晚准备在哪儿玩?”进门摆好吃喝,赵涛笑着说道,同时扭头看了一眼玄关,随着李婕渐渐放松警惕,那防盗门已经不再反锁。

李婕眼波朦胧地走出卧室,身上已经换好了带来的情趣睡衣,肩带下的黑色薄纱就能勉强盖住丰满的乳房,露出一段白生生的肚皮,系带内裤垂下一圈流苏,根本遮不住她丰满的屁股。

“就在卧室吧,上次在阳台,也没帘子挡着,下面一过人我心里就哆嗦。吓死我了。”她红着脸拍了拍胸口,雪圆的奶子轻轻一晃,带着红艳艳的乳头画了个弧。

赵涛舔了舔嘴唇,把酒倒进杯子里,“好啊,那就在卧室。先过来,上面的嘴吃饱,再喂你下面的嘴。”

“讨厌。”一进到这屋里,李婕就彻底没了老师的样子,完全就是个风骚积极的小妻子,她一步三扭地坐到椅子上,却拽住了赵涛不让他走开,“老公,可以……可以上下一起吃吗?”

“好啊,在这里全听老婆你的。”他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三两下就把身上扒个精光。

“好老公……老公最好了……”她喝了口酒,一转身跪坐在桌边,也不顾地板砖上那暖气暖不热的冰凉,抬头就把毛丛里的阴茎含进嘴里,用还染着红酒的舌头卖力地拨弄。

“老婆也最棒,我最爱你了。”他享受了一会儿,垂手抚摸着她的耳朵,“好了,让上面的嘴吃正经东西吧,我要进你下面的小嘴。老婆,湿了吗?”

“湿了……”她抬起头,原来手早就已经伸进了胯下,一边舔着他的,一边揉搓着自己的,“老公快放进来,人家湿透了……”

他拉开椅子坐下,伸出筷子夹了一段腊肠,“来,老婆,上下一起吃。”

她面对赵涛跨过去,伸长双腿踩稳地面,拨开内裤扶住竖起的肉棒,用流满口水的胯下小嘴,一寸一寸吞了下去,同时红润欲滴的唇瓣夹住了那段腊肠,蠕动着往里送去,细密的白牙轻轻咬下的同时,雪腻腻的臀部猛地一沉,畅快淋漓地吞了个满满当当。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