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一百一十九章

把大半体重压在充满弹性的裸体上,赵涛依然没有插入,耐心地吻着李婕发凉的小嘴,以前所未有的温柔缓缓抚摸着她充血的阴蒂。

两三分钟后,他才柔声说:“高潮了吗?老婆。”

“嗯……”她迷醉地哼了一声,修长的手指曲起,握住了他已经有些发软的阴茎,“你都软了。”

“老婆开心就好。我没关系的,之前都爽过那么多次了。”他逗弄着她的舌尖,拖开一条晶亮的银丝,“这可是咱们的新房,你都把我当老公了,我怎么能没点老公的样子。”

“老公……”她激动地轻叫着,缩身钻进他怀中,反过来开始亲他,亲他的脖子,胸膛,乳头,“我也要你舒服,我也要你爽……”

“一起,咱们一起。”他翻身躺下,捏着她的屁股轻轻一拽。

她心领神会,反身一跨,把下体骑坐在他胸前,那湿淋淋的小缝,似乎还没从刚才的高潮中完全恢复,嫣红的阴门仍在一下一下地抽动。

李婕探下头,抓着充分勃起的肉棒往旁边一拉,伸长的舌头顺着阴茎舔下,一路滑到皱巴巴的阴囊,在那边卖力的吸吮,舔含。

他也抬起头,抓住她的屁股,掰开她竖裂的果肉,顺着充满果汁的缝隙上下舔舐,柔软的嫩肉在他的舌下微微的抽搐,微酸的爱液一口口流进他的嘴里。

“嗯嗯……啊!”很快,李婕就被舔得弓起了背,短促的尖叫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压制声音,一口含进鸡巴,晃动着头拼命用舌头刺激着龟头的每一个角落。

这样狂乱的互相取悦了三四分钟,赵涛先放开了手,喘息着说:“老婆,今晚我不想射嘴里。让我射进去,好不好?”

“嗯,好。”她毫不犹豫爬起来,转身蹲在床上,扶着直竖的旗杆,就往身体的中心送去。

“唔唔……”小巧的下巴向上昂起,修长的脖颈完全展露出来,像是被食肉动物袭击的小鹿,她发出满足的呻吟,摇晃着丰美的臀部,让坚硬的鸡巴在体内进出,滑动,摩擦,刺激出一串又一串亢奋的火花。

也许是今晚的身体太过敏感,赵涛才开始从下方向上突刺,她的双腿就发软到不受控制,只能勉强托住屁股悬空,任他逆向突袭,插得她溃不成军。

“老公……我不行……了……你上来……换你……上来……快点……”撑在他胸前的两条胳膊都开始哆嗦,她摇了摇头,娇声说。

“好,乐意效劳。”他一翻身把她压在柔软的床垫上,晃动着,加快了进出的速度。

“哦……哦哦……好舒服……老公……用力……用力点……真的……好舒服……唔唔……呜唔——”不到两分钟,李婕的脚丫就死死勾住了他的脊梁,雪白的屁股一夹一放,细声叫唤着被送上了高潮。

赵涛这次却没停下,深深埋在她体内的老二虽然因为被长腿缠着腰而不太容易施展,但扭来扭去,画圈碾磨最深处的穹窿,刺激膨大的子宫口却不成问题。

“啊!老公……别……别!好……好酸……不要……啊……啊啊啊——”一浪未平,她就又窜到了一个浪尖上去,两个高潮挨得实在太近,她浑身的肌肉象是有些承受不住连续的欢愉,骤然松弛下来。

他趁机分开她的双脚,按住大腿压倒两旁,把正在密集痉挛的肉穴略微扯松一些,深吸口气,开始做最后爆发性的冲刺。

“啊啊……老公……啊啊啊……我……我好爱你……我……我要死了……啊、啊、啊啊——”

最后,赵涛把刻意憋了几天的浓精猛然喷射进去的时候,李婕的双手死攥着床单,胳膊和小腹的肌肉同时浮现出清晰的轮廓,一片潮红弥漫在胸前白嫩的肌肤上,细长的脖子侧面,青筋清楚地凸显,翘起的大脚趾在半空费力的画了个圆,但画到一半,浑身就又节奏的剧烈颤抖了一下、两下、三下……

当残留的精液被紧缩的腔道绞吸干净后,赵涛拔出来,跨到了李婕身边,把粘糊糊的鸡巴凑到了她的脸边。

这次,她没有任何嫌恶和排斥的神态,而是心满意足地、充满眷恋地伸手握住了肉棒,一口一口的,把它清理到干干净净。

躺下歇了一会儿,赵涛爬起来捡起衣服,慢条斯理地一件件往身上套去。

李婕有点惊讶地说:“你……你怎么了?”

他笑着牛头说:“什么怎么了?”

她脸上一红,别开视线小声说:“你……你准备走了?”

“老婆,是你一直担心被刘磊发现,我爱也爱过你了,不赶紧走,等着被人捉奸在床啊?”

李婕皱了皱眉,抓住他丢到身上的内衣,小女孩赌气一样甩手丢到一边,“他……他回不来,私立学校也有晚自习,他还老爱值班,再说……晚上他也不在这儿住。”

他心里暗笑,只穿着内裤转身上床,一扑抱住了她,腻在她耳边亲了两下,“还没够,是不是?”

李婕吞了口唾沫,把脸埋在他肩头,像个真正的小妻子一样撒娇说:“我……我就不想现在走。老公……不走,不走好不好……咱们还可以再晚点。我收拾,我记得之前什么样,保证能收拾好。”

“之前你光嫌我做得多耽误学习,这会儿怎么不怕了?”

她脸一红,忍不住轻轻咬了他一口,“你……你晚上肯定不会再学了啊。不耽误你什么。”

“平常感觉你没这么想要啊……”

“今天……跟平常不是不一样么。”李婕眼波朦胧地望着他,“我喜欢你这样,你这样爱我的时候,我身上哪儿都特别舒服,比平时舒服好几倍,真的。”

依靠感情饲育的性欲,果然跟纯粹的生理快感有区别吗?

他笑了笑,抚摸着她依然潮湿的阴阜,“那……老婆去试试那些好看的衣服怎么样?”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