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一百一十六章

急促的喘息渐渐平复下来,李婕睁开紧闭的眼,迷茫地看向上方悬着的阴茎。

赵涛站在她身上,跨过她赤裸的胸膛。

而余蓓跪在她身边,身上也已经脱得精光,正双手扒开赵涛的屁股,一口一口舔着他腚沟的中央。

他低下头,心满意足地看着从逃避现实状态恢复过来的李婕,笑着说:“不愧是老师啊,不停地说不行不行不行,最后还是那么轻松就高潮了。小蓓都没见过女人能流那么多出来,可吓了一跳呢。”

李婕的嘴唇蠕动了一下,但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肉体欢愉被心底的爱意增幅,让她此刻的意识都有些恍惚,懒洋洋的,什么也不想思考,什么也不想顾忌。

赵涛看着她恍惚的眼神,满意地笑了笑,双手撑住床,把半软的肉棒递到了女老师的唇边,“老师,小蓓可是为了尊师重道,把比较干净的鸡巴留给你,自己在辛苦舔屁眼呢,你可不要辜负她的好意哦。”

李婕眨了眨眼,抬起手,轻轻握住黏乎乎滑溜溜的阴茎,捋了两下,啊呜一口,送进了嘴里。

女友嫩嫩的舌头在卖力钻探着肛门,女老师的小嘴在拼命地吸吮,他舒畅得浑身发麻,喘息混合着呻吟一声接一声地流淌出来。

很快,他就在这种夹击下再次坚硬如铁,他故意往李婕的喉咙里压了两下,看着她满脸胀红不停咳嗽的样子,笑着把余蓓拉过来往她身上一推,上下叠在一起,下令说:“你们也别闲着嘴,亲一会儿吧,增进增进感情。”

李婕知道余蓓刚刚还在舔赵涛的屁眼,心里一阵嫌恶,偏头就想躲开,可没想到余蓓简直比导盲犬还要听话,双手一捧把她的脸把住,面无表情地一口就吻了下来。

她闷哼一声,连忙闭紧嘴巴,任余蓓小小的舌头在外乱舔,有一口甚至都差点舔进鼻孔,总之就是绝不张嘴。

赵涛懒得去管两个裸女上身在玩什么把戏,他现在只对叠在一起的一大一小两个屁股有兴趣,扒开余蓓的腚沟看了看,嫩红的性器色泽和形状都比李婕的优秀太多,可只有一点要命,太干,膣口那一丁点分泌液手指一抹就消失干净,根本不足以让他顺利插入。

而下面那个成熟得多、结构也复杂得多的阴户,刚才进去的体液都还没有排干净,根本就是口咕嘟咕嘟冒蜜汁的井,滑不留手。

他跪坐过去,把李婕的双脚一抬,俯身一送,就顺顺当当插了进去。

空虚的小穴再被填满,女老师呜咽一声,小嘴不受控制地打开,余蓓的舌头立刻钻了进去,长驱直入,往她上腭舌面两腮就是一通乱舔。

李婕总不能把余蓓舌头咬断,只好靠自己的舌头去退,一来二去,就真成了痴缠深吻的架势,偏偏赵涛的鸡巴在她下面狂抽猛送,快感流遍全身,鼻子里那点出气声早就变得性感娇媚,一听就知道正在发情,倒像是被吻得非常舒服一样。

他抚摸着余蓓的小脚挺了几十下,水淋淋往外一拔,靠李婕的爱液一顶插入余蓓体内,算是虚拟享受到了余蓓春潮泛滥时候的小穴。

猛冲一阵,他感觉余蓓还是和平时一样,没有多大变化,心中兴味索然,便又放回李婕饥渴蠕动的小穴深处。

反正重点要进攻的,本来就是这个越来越离不开他的女老师。

余蓓默默地挪开下身,方便赵涛抬高李婕的屁股,抽插得更加深入,在得到他的命令后,放开了早就想要呻吟叫喊的李婕嘴巴,吸吮住女老师的乳头。

她就像个尽职而一丝不苟的助手,不停地执行赵涛的指示。

当他从侧后位举起李婕一条长腿,晃动腰杆的时候,余蓓躺在更靠下的地方,伸长舌头拨拉李婕敏感无比的阴蒂头。

当他躺在下面,让李婕气喘吁吁地蹲坐起伏,套弄得汁水四溢时,余蓓蹲在李婕的身后,一边舔她背上的汗,一边用手指抠挖着她紧缩的屁眼。

而当他从背后狠狠刺入李婕屁眼,让瘫软的女老师在高潮中哭泣起来的时候,余蓓还是默默地躺在下面抬起头,小心地用手指和舌头抚慰着李婕红肿的下体。

当天的最后一次狂欢,赵涛换回了最传统的体位,从上而下压着李婕酥软如泥的裸体,汗如雨下地冲击,那支曾经搅得李婕快感翻江倒海的假阳具,深埋在她的屁眼里狂舞。

而余蓓,一手拿着一个玩具,跳蛋交替刺激着两颗膨胀的乳头,而震动棒,则死死压住了李婕动弹不得的阴核。

这一晚,女老师第二次在学生面前失禁,并在连绵不绝的快感折磨下晕了过去。

八点多的时候,余蓓穿戴整齐,带着书包自己回了家,而她的体内,只有胃里吃下的一口精液而已,剩余的所有发射,全部灌进了女老师的体内,不论前庭还是后穴。

知道余蓓的心情肯定很不好,赵涛在门口特意和她拥吻了很久,还趁着李婕昏厥的时间,小声再次重申了一边自己的决心,才算是把她几乎掉出来的泪哄回了眼眶。

然后,赵涛就这样住在了李婕家。

李婕拿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只有拖着疲惫的身体起来换洗床单被褥,让洗衣机一直工作到将近十一点半。

而在这期间,赵涛一直让她把串珠和假阳具夹在前后两个洞里,鞭笞着她所剩无几的羞耻心。

总算可以上床睡觉的时候,李婕的身体已经被折腾得进入了敏感过头的状态,只是用手指揉一揉小豆就让她哀叫着求饶,浑身颤抖抽搐好像要高潮一样,但并不舒服,能看得出来,那表情确实是痛苦更多。

赵涛只好收起了其他念头,搂着一丝不挂的李婕,含住了女老师的乳头,就这么睡了。

周一清早,赵涛起来揉了揉眼,疲惫的老二甚至没有晨勃,他笑着下去进厕所洗了把脸,站在床边看着李婕安睡的娇美裸体,很快就揉搓到发硬,跟着,涂了点口水在龟头上,小心翼翼打开她的双脚,伏下去,猛地插出她一声惊呼,跟着吻住她的嘴,从干插到湿,从湿插到泄,就这样拉开了新一周的序幕。

“赵涛……再不起来,咱们就要迟到了。你……射也射了,拔出去吧好不好?”被他的身体压在下面,李婕看了看表,为难地说。

“你答应我件事,不然我不起来。”他耍赖一样捏住她的奶头,“反正我一会儿还会再硬的,硬了再干。”

“你说吧,我什么都答应你。别让老师再请假了……”她毫无抗拒地点了点头,对她来说,面对赵涛好像已经没有什么原则还可以坚守了。

“找个没晚自习的时候,带我去你新房。我要在那儿和老师做爱。”他盯着她的眼睛,认认真真地说,“不是操你,老师,我要在那儿,像夫妻一样跟你做爱。”

李婕呆呆地看着他,沉默了很久,久到被阴道抓握的肉棒又有点充血,才悠悠叹了口气,轻声说:“那……就礼拜三吧。”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二十五)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