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一百一十四章

“唔!呜唔——”李婕浑身一紧,连忙把头往后一抽,抓住赵涛的手摇了摇头,“不行,你再这样,我……我可要生气了。”

可惜赵涛早拿准了她已经不可能真对他生什么大气,被抓着的胳膊往前一压,还是隔着薄薄的衬衣在她的奶子上轻轻抓了一把。

她羞得脸上红起一片,忍不住掐了他手背一把,低声说:“别闹,这可不是玩的,让……让他看见,非杀了你不可。”

我还非杀了他不可呢。赵涛在心里念叨了一句,笑眯眯地凑过去说:“老师,刘磊正在那儿盘算怎么对余蓓动手动脚沾点便宜呢吧?他这会儿顾得上管你吗?”

李婕的面颊隐隐有点抽搐,她突然抬高声音说:“你先看题,老师给你端杯水。”说完站了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走到中厅,她冲那边叫了一声,“余蓓,来端两杯水过去,你跟刘老师别渴着了。”

知道她带着余蓓进厨房就多半是要问,赵涛笑了笑,揉揉裤裆,安心等着看她的反应。

反正余蓓在什么情况下该说什么,他早就教得差不多了。

没两分钟,李婕推门走了回来,把水放在桌上,浑身僵硬地坐了下来,声音都有点发颤:“那……那个混蛋……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悔改……”

知道谎言多半奏效,赵涛故意凑过去问:“怎么了?”

“他、他偷偷摸……摸余蓓的腿。”李婕咬牙切齿地说,“这……这才刚认识的学生啊!他怎么下得去手!”

她一扭脸,狐疑地看向赵涛,“你不生气?”

“老师,我都说了我在乎的是你啊。”他趁机说出早就准备好的台词,“要是刘磊答应,我拿余蓓跟他换你,我肯定双手双脚赞成。”

李婕眼里的怒气顿时化成了一片春水,光润润荡漾开来,她稍微偏开点头,“别瞎说。这怎么能换……”

“老师……我真不想让你嫁给他。”赵涛低声说着,把手再次伸向她高耸的胸膛。

李婕低头看着伸过来的手,这次,她没有再去拦他,只是轻声说:“别逼我了,你知道,我没有办法。我……真的什么办法都没有。”

他的手指捏住了柔软的乳房,熟练地隔着胸罩揉搓,“老师,等到你们领了结婚证,他就要这样揉你的胸了,说不定还会亲,会咬,你的奶头,也肯定会硬。我跟你做过的事儿,他以后都能随心所欲的做,一想到这个,我就打心底难受,难受得想死。”

李婕抿了抿嘴,没有说话,但眼里的水光更浓,呼吸也变得浑浊了几分。

他盯着她的表情,手指像一条小虫子,蠕动着钻进她衬衣的扣子之间,爬动在光滑的肌肤上,小声说:“老师,那你再往后拖拖好不好?领证之后,不是离你们办酒还有几个月吗?你再往后拖拖,别跟他上床,求你了。”

李婕低下头,语调都带上了哭腔:“我……我真的拖不过去,领了证,我就是他老婆了。他就是强奸了我,我还能去告他不成?”

感觉到她口气中已经有了对未来明显的抗拒,赵涛见好就收,微笑着吻上她的脸颊,轻轻舔干净上面刚滚下的泪珠,接着一点点挪向她微微开启、似乎在等待什么的唇瓣,炽热地吻了上去。

痴缠了几分钟,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赵涛立刻缩回到桌边坐直,低头看向习题。李婕也赶忙双手一抬擦干净眼泪,抓过数学书捧在手里,第一下拿颠倒了,赶紧顺正过来。

门被推开,刘磊捏着书走了进来,有点不好意思地往李婕身边一凑,小声问:“这题怎么回事?为啥跟我做的答案不一样啊?”

李婕皱着眉低头看了一会儿,白了他一眼,“你当年那点东西还剩下什么啊,这都能错。走,我去给余蓓讲,你也一起听听。”

“赵涛,你先做题,老师一会儿就回来。”她弯腰起身,双手一拂,胸前有点乱的衬衣就恢复了平整,毫无破绽地跟着刘磊去了那边。

赵涛拿笔在题库上随便写了几个答案,心里还是不停地盘算着,盘算着。

这时,桌上李婕的手机响了,他连忙拿起来给李婕送了过去。

那边其实更像是正经补习的样子,余蓓虽说负责撒谎,但她也确实担心会考补考再不通过影响高中毕业,所以听得非常认真。李婕接完电话回来,满身都散发着教师光环,眼里都已经快没了旁人。

就是刘磊在旁边嬉皮笑脸地没个正型,等李婕讲完,顺口就来了句:“小婕,我怎么觉得你最近比以前又好看了呢,要不咱干脆提前领证吧?”

李婕浑身一僵,瞪着眼拍了他一下,“去你的,学生都在呢,能不能有个老师样子。”

“哎呀……我是真等不及了。等领证干脆咱一起去新房子那边住吧,早装修好了就等你呢,你拿了钥匙老不去,屋子都快忘了女主人长什么样了。”

“我去一次你闹我一次,我哪儿还敢去。领证后再说吧。”

“我保证不闹,不行你自己去。我平常又不在那儿,你好歹去看看缺什么东西,差不多也该补了。”

“急什么。”李婕没好气地说,“我想去时候自然就去了。那么老远,太累。行了,你给余蓓补课吧,咱的私事回头再谈。”

刘磊无聊得翻了个白眼,“行行行,你忙,来,余蓓,咱们继续做题。”

“你们新房在哪儿呢?”一回这边,赵涛就小声问道。

“大西头呢,我才懒得去。结婚了上班我也得住这边,不然太远了。”李婕满肚子都是抱怨,明显已经对婚姻生活放弃了希望。

“下礼拜找个你不带晚自习的日子,咱们过去住一晚上怎么样?”赵涛眯起眼睛,笑嘻嘻地说。

李婕楞了一下,“你去那儿干嘛?”

他凑近到她耳边,“我要在你们的新房里操你,像你老公一样操你,把你操开花,操得满地流水,操到哭。”

“别闹。”李婕连忙摇头,面红耳赤地否决。

“谁跟你闹了,我说了,我要让你所有的第一次都是我的。老师,那就算是洞房了啊。你不能跟我领证,难道还不能跟我去过个新婚之夜吗?”

“再说吧。”李婕还是不太乐意,摇了摇头。

第一次周末补课,姑且就这样风平浪静地过去了一半。

下午三点多,憋不住的刘磊接了个电话,过来嬉皮笑脸地说:“小婕,老贲儿叫我有事,老爷子打电话,你帮我对付着点。”

李婕把数学书放低,挡住胸前没来得及系回去的扣子,还算镇静地说:“去吧,知道你在这儿也待不久。别玩太晚。不行你就把手机关了,老爷子打给我,我帮你搪塞过去就是。”

“好嘞。”他跟得了特赦似的,兴高采烈一溜烟跑了。

“余蓓,你过来,我给你俩补数学。一会儿再单补生物。”李婕送出去刘磊,松了口气,回头招呼余蓓。

她大概还想着能好好补一会儿课了,毕竟有个小女友在旁边,赵涛应该会收敛一下,不能再这么边听课边揉,把她奶头都揉翘起来。

洗了把脸,她清醒了一下,走回卧室。

然后,她就看到了赵涛坐在那儿,裤子脱下来丢到了桌上,正拿着她的手机把玩。

而余蓓,就蹲在写字台的下面,赵涛分开的双腿之间,含着粗长的鸡巴,吸溜吸溜的吞吐不停……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