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一百零五章

赵涛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十二点。

李婕的小穴被他真假鸡巴轮流上,最后都肿得有点发亮,一碰她就嘶嘶抽气,说什么也不敢再让他用。

于是那小小的菊花,又被他干了两次。

算上射进嘴里的两回,赵涛骑车子的时候都觉得有些脚软。

回家躺在床上,他才觉得腰酸背痛,跟干了一天重体力活似的。

两盒胶卷最后都用了个干净,最后几张拍的时候,骑在他身上扭腰的李婕已经完全没有抵触,茫然的眼睛看着镜头,双手还在揉搓着晃动的奶子。

感觉这大半天下来,她足足补回了从发育到现在所有没被宣泄过的性欲。

其实他本来打算晚上就住在她家不回来了。可中间玩着玩着李婕看到时间发现他逃了晚自习的时候,就突然很不高兴地说了他一顿。最后他赖在床上想直接睡觉,她就板着脸说不能耽误明天上课,硬是把他赶了出来。

是女老师职业本能在作祟吗?他有点纳闷,怎么都已经被操得连羞耻心都消失了,还惦记着要让他好好学习呢。

他对考个好大学早就已经没了多少渴望,倒是很想考一个漂亮女生多的地方。他还想着,说不定那时能重新找到一个适合他的,他也非常喜欢的女孩。

星期一,不出所料的,李婕请了病假,数学和英语换了课。她之前几乎从没缺勤过,算是学生心中比较有名的负责,于是课间不少小团体都在猜李老师是不是得了什么急病,寻常感冒发烧可是从来没有击倒过她。

赵涛心里一阵暗笑,他们可能都想不到,那个拼命工作连迟到都很少的女老师,这会儿多半正拖着酸痛的身躯在家收拾洗涮呢。

而且她下面今天应该肿得会更厉害,上班出来走路那别扭样子,学生就算看不出什么,其他老师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传到刘磊耳朵里绝对是迟早的事。

她哪儿敢冒这个险。

拿出两节课换座位过去哄了哄余蓓,赵涛盘算了一下,上午放学直接拐了过去。

听到是他后,李婕磨磨蹭蹭开了门。

屋里果然已经收拾好,床单被褥都拆洗完毕,晾了满满一阳台,幸亏是要换季的时候,也不算扎眼。

“老师,我上午好好去上课了。”

李婕没精打采地挤出一个微笑,有点八字脚地往里走去,“那是应该的,赵涛,别的事你不认真就算了,学习不放在心上可不行。”

看上去睡了一晚上之后,她的心思没有多大转变,看他的眼神还是那么痴迷眷恋,只不过理性的部分回来了不少,所以没有在其他地方表现出来而已。

他笑了笑,跟进去看了看卧室床上换的新床单,“老师,你一直叨叨学习学习,是不是急着赶我出去上大学,免得打扰你和刘磊啊?”

李婕扭过头,脸上的神情有点复杂,但眼底浮现了鲜明的怒意,她忍了忍,说:“我这是为你好。”

真是老师的职业病。他微微一笑,懒得多说,径自一屁股坐在床边。

看出他的不屑,李婕挪过来坐下,拉住他的手,认真地说:“你还小,根本都没规划过自己的人生。老师是过来人,比你看得明白。你想想,你爸妈都在外面奔波,虽说是为国贡献,可到时候能帮上你什么?他们在本地几乎没有关系,你多半要靠自己奋斗,这张学历就算不能说明太多事情,至少能当作你起步的敲门砖。”

“你师范毕业,最后不还是要靠关系才能转正。”他撇了撇嘴,甩开她手,冷淡地回应。

“光靠关系行吗?我要是跟你一样瞎混,就是每天躺到床上让刘磊睡,能进咱们中学当正式老师吗?不能,最多也就是在私立学校里和刘磊一样混日子。”她生气的程度比昨天被强奸的时候还更强一些,让他都有点惊讶,“赵涛,你要明白前途有多重要。”

“重要到值得你嫁给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对吗?”他斜眼盯着她,冷冷地说。

李婕好像被刺了一下似的,张口结舌地沉默了十几秒,才叹了口气,缓缓说:“你搞错了,我……我不是为了正式老师的身份才决定嫁给他。我是……被他缠得没办法,只能嫁给他。我已经必须委屈自己了,为什么……不尽可能多拿一些我应得的呢。我就是不来当这个老师,他也不会放过我的。现在这样,起码……他还听我的,拿我当宝哄着,我能怎么办?难道耍脾气闹分手等他的兄弟去我家砸玻璃吓唬我爹妈逼着我躺床上给他强奸吗?”

她抬手擦了擦眼睛,平息掉语调的起伏,“我本来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需要爱情了。反正……爹妈当年那一代不也是这么过来的,结婚,生孩子,养孩子,不就是那么回事吗。大家……各取所需,挺好。”

赵涛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他在桌下捏了捏拳头,柔声说:“老师,那我来给你爱情,不是正好吗?”

没想到,李婕的唇角浮现出一丝苦涩的微笑,轻声说:“你不必一直这样说这种你自己都不信的谎话了。我不知道你到底爱谁,反正……绝对不是我。也许,你总是和父母不在一起生活,才会对年纪大的女人有渴望而已。”

“老师……你这就让我太伤心了。”他稳住有些动摇的口气,笑着伸手握住她的指尖。

她的指头很凉,还散发着洗衣粉的味道,忙了一上午清洗被弄脏的东西,还要忍着下体的疼痛,想来不是容易的事。

“我只是能感觉出来而已。你……你在我这里表现出来的,和刘磊一样,都不过是急于占有,急于发泄的渴望。”她叹了口气,“只不过,你比他还要着急,而我……却拿你没有办法。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对你如此着迷。也许……是上辈子欠你的吧。”

他站起来,挪到她面前蹲下,双手放在她睡裤包裹的大腿上,从下而上望着她,就像在课堂上的时候一样,“对不起,老师,昨天是我太心急了。可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成为刘磊的新娘,什么都不做只是在那里后悔。”

他把脸向前探,一直到快要贴住她的下腹,“你这里痛得还厉害吗?要不要我给你吹吹?”

这暧昧的话顿时让李婕的脸颊浮现起一层胭脂般的颜色。她缩了下脖子,摇头说:“不用,好多了……就是还肿得很高,走路不舒服。早晨去厕所,还擦出了点血丝。”

“老师,伤口舔一舔会舒服很多的。”他突然抱住她的大腿,把她往后掀去,双手顺势一扯,就把内外裤一起拽下一截。

“诶!别……我哪儿还肿着,真不行……赵涛,不行不行,你别……别欺负老师。”李婕赶忙挺身摆手,紧张无比地说,“你、你要是想要,老师……老师可以帮你用嘴,那里真的不行,老师还疼,真的还疼呢。”

最后那两句,她都不自觉用上了撒娇一样的口吻。

“老师,是我帮你用嘴。不会痛的。”他抱紧她的大腿往后折叠过去,肿胀的溪谷果然还没有恢复,连周围阴毛根部露出的皮肤都透着摩擦过度的红色。

李婕还想说什么,可刚一开口,他温暖湿润的舌头,就已经滑溜溜的穿过了她肥美的阴户。

美妙的电流瞬间贯穿了她的后腰,那一星半点的刺痛,顿时变得无关紧要,敏感的肉豆轻轻一颤,在舌尖的撩拨下畅快地充血。

她仰着头倒在床上,没再开口,而是娇媚地轻哼着,缓缓闭上了眼。

仅仅五六分钟后,李婕就达到了高潮。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