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一百零四章

“怕什么。我很愿意让老师生孩子的。肯定不会让你打掉。”赵涛抽出水淋淋的鸡巴,在她腚沟里擦了擦,翻身躺到了一边。

床褥都掀到了床头,硬梆梆的床板上就剩下一堆垫底的老挂历,硌得他有点不舒服,翻身又趴到了李婕背上,拿她当个肉垫压着。

李婕扭了扭腰,不太高兴地说:“你说得倒轻巧……真要怀了,可要惹大麻烦。算了……我过后吃药吧。”

“那个药不是挺伤身的,我可不舍得。”他随口舔着她的脖颈,舌头一划,她后脖子就禁不住一缩,泛起一层小疙瘩。

“不舍得你还不戴套。”她抓起他胳膊咬了一口,气哼哼地说。

“我没那习惯,鸡巴上穿条透明袜子,没劲死了。”他也不喊疼,就那么任她咬着。

“你跟……跟余蓓也不戴?”

“她吃着药呢,每天一粒那种。没毓婷那么伤,效果还挺好,要不我也给老师买几盒?”

“才不用。老师以后……以后得让你戴上。除了安全套,别的避孕方法都太不靠谱了。”她盘算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柔声说,“赵涛,你……你把刚才拍的胶卷给我。”

“为什么啊,老师,这是我要收藏做纪念的。”

“你给我,万一……万一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她柳眉微竖,有点急躁地说。

“不会传出去的,我回去就锁到我的小盒子里。”他当然不会把那东西交出去,反正现在李婕已经被高潮榨得浑身发软,她要敢抢,他就制服了她拿出书包里另一盒胶卷拍满。

“赵涛,你……你难道还打算威胁老师吗?我……我都这样对你了,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啊。”她又羞又嗔地扭头瞪着他说。

“不行,我一定要留个纪念。老师可是要嫁给别人的,到时候你和刘磊洞房花烛夜,我就只能对着半卷胶卷默默流泪而已。”他半开玩笑地说,“你要嫌照的不好看,我可以重新照,你可以摆点别的造型,当然,不许穿衣服,我要看到完全没有遮掩的老师才行。”

李婕瑟缩了一下,赶忙说:“不拍,我才不拍。”

“还剩十几张呢,别浪费了,这一卷又不能拍别的了,来来,你笑一个。”他来了兴致,下去抓起相机就对准了她。

李婕哎呀一声翻身坐起,伸手去拽床单,才想起那上面已经尿湿,登时羞了个大红脸,还没等她去找别的,咔嚓一声,闪光灯就亮了起来。

“赵涛!”她急得跺了跺脚,一看睡袍掉在卧室门口,赶紧下床光着脚就去捡。

赵涛也懒得跟她废话,咔嚓咔嚓连拍了四张,把她光着屁股跑过去的样子抓了个遍。

“你……你要逼死我啊。”她急得眼里都有了泪花,抓起睡袍赶忙搂在胸前,外面客厅通着厨房窗户,她不敢出去,反而往回走了几步。

“我是怕你背叛我。”赵涛故意露出有些伤感的表情,“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你现在是被我强行霸占了,才会看上去服服帖帖听我的,才会嘴里说喜欢我,可之后呢?你跟刘磊领证后呢?等他也干过你呢?”

李婕的脸上,血色渐渐褪下,露出一片惨白。

“到时候你会不会就去喜欢他了,你爱他的话,我该怎么办?我难道还能杀了他?”

李婕打了个哆嗦,搂着睡袍缓缓低下头,有点委屈地说:“赵涛,老师……老师不是那么轻贱的女人,如果……我不爱你,你就是把我捆上一周蹂躏七天,我也一定会报警让他们把你抓走。老师……老师之所以还跟你那样,就是因为……我真的早就已经爱上你了。”

“可相爱的人不是连最羞耻的样子也不怕被对方看到的吗,余蓓说特别爱我,我要是用相机拍她,保证只留着自己看,她肯定特别高兴,老师,她为了让我开心,可是在教室里舔过我的鸡巴,她这才叫爱我吧?”

“她……她在教室里?”李婕露出几乎晕过去的惊愕表情,“天哪,那……那是你们还小,你们胆子太大,大人……大人的恋爱不是那样的。”

“我不信,大人要一直连坦诚相对都觉得羞耻,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孩子出生?”他把相机举起来,“是老师不够爱我,亏我……连老师会跟别人结婚都不在乎。”

“那你……到底想我怎么样才算证明啊。”李婕沮丧地捧住脸,话音中又带上了哭腔。

“相爱的人应该尽全力满足对方的需要,让对方因自己而开心,不是吗?我可是冒着坐牢的风险,也要让老师体会身为女人的快乐呢。”

“我并没……”她抬头想要反驳,可想起刚才扭动屁股呻吟着达到高潮的模样,一句话怎么也说不下去。

“我知道,”他了解地说,“老师当然不会说出这个需求,因为老师还不了解,我这不是让老师明白这种快乐的滋味了吗。以后只要老师需要,我随时都可以帮老师满足的。可我呢?老师口口声声也爱我,我想要舒服的时候,老师也会随时满足吗?”

李婕本能地摇了摇头,接着连忙说:“老师……老师刚才也没拒绝你吧。”

“拍下老师一丝不挂的羞耻照片,以胶卷的形式永久保存,就是我现在最想要的。”他把手指放在快门上,“老师,放下睡袍,证明你,起码比余蓓要爱我吧。”

她环抱着睡袍的手臂微微颤抖起来,情感和理智明显进入了激烈战斗的状态。

经历过之前的蹂躏和羞辱,现在的李婕正是意志力最薄弱的当口,赵涛本来就打算趁着这次突袭得手一口气收获最大化的战果,今天的晚自习李婕没有要带的班,他也打算翘掉,非要把她的底线在处女失去这天一下压倒看不见的深渊底部去不可。

“算了,”他叹了口气,“老师心里更重要的果然还是刘磊。我还是回家吧。老师不报警肯让我有这么美好的回忆,我已经很满足了。再见,祝老师婚姻幸福,子孙满堂,白头到老。”

“别走!”都没注意到他压根连屁股都没抬起来,李婕泪眼婆娑地摇着头,咬紧下唇缓缓挺直了修长的身躯,抬手把睡袍放在了电视柜上,痛苦地闭起了眼,“这样……总行了吧。”

咔嚓,他拍了一张,跟着过去抱住她,用一连串的轻吻放松她紧绷起来的情绪,柔声哄着说:“老师,你这么美,为什么不肯趁着大好的年华让我收藏下来呢,将来年华老去,鸡皮鹤发,咱们坐在椅子上,拿出这时候的照片,不正好能证明咱们这时的爱有多么热烈吗。”

“我……我就是觉得……太丢人了……”她的身体还是不停地微微颤抖,但语气已经好转了很多。

“老师,你尿床的样子都被我看到了,可我更爱你,因为咱们共享了最丢脸的模样。”

李婕连耳根都已经红透,“我……我那时是被你……被你弄得。”

“老师,我以前一直想象着一幅画面,你能摆出来让我看看的话,就太好了。”

“是什么?”她迷茫地被他拉到床边,坐下,双腿蜷起踩在床上。

“打开,向两边打开,老师,让我看看你的下面,那是咱们两个共同的快乐之源啊。”

李婕几乎快要背过气去,可在他的牵引下,手脚仿佛已经快要不听使唤,而过于强烈的羞耻已经近乎麻痹,就像刚才突然失禁的那一刹那,浑身上下都处于一种类似自暴自弃一样的放松之中。

“老师,来……把手放在这里,这就是你身上最舒服的地方,摸摸吧,相信我,很舒服的。”他把她的手按在阴核上,拉过跳蛋塞在她的手心,“光是抚摸还不够的话,可以打开这个,相信我,你可以升天。”

“你……你要……我……自慰?”她低头望着覆盖在耻丘上的手,那明明是她的手掌,可她还没下令,修长的指尖,就轻轻揉了起来。

浓稠的酸痒缓缓流淌过心尖,她浑身一阵发软,实在无法否认,在赵涛的眼前做这种事,比以前偶尔一次夹着被子摩擦实在是刺激了太多。

“老师做过吗?”他凑近她的胯下,温热的气息喷吐在敏感的花瓣上,仅仅如此,那红肿的洞口就轻轻一缩,挤出了一点晶莹的水光。

“没……没有这样做过……”她闭上眼睛,羞耻地回答,等同于承认了用其他的方法自慰过,说出的同时,心里感受到奇妙的解放,压着小豆豆的手指都动得更加迅速。

“你应该常常做一下的,性欲积压起来不好。”他站起来,举着相机后退到合适的距离,“老师,你不知道你这副样子有多诱人,你看看,看我的鸡巴,它又硬了,硬梆梆的,想操你了。”

咔嚓咔嚓的快门声中,李婕缓缓睁开眼,手指已经揉搓得飞快,另一只手不知何时也挪了过去,细长的中指不由自主地挖进湿润饥渴的小穴,轻轻的抽送。

可纤细的手指哪里比的上脉动的肉棒,她的眼睛也变得湿润,朦朦胧胧地盯住了那上翘的阴茎。

“赵涛……你……你来……操老师吧……我……我想要你……”

手指掀起的焦躁已经浓郁到令她难过,浑身上下都喷射着苦闷的火苗,让她想要大叫,想要掐住阴蒂狠狠拧几把,但最想要的,还是赵涛压上来,插进去,噼噼啪啪地操她,把她操到哭出来,操到尿出来,操到再也不用去想工作前途和根本看不清的未来。

赵涛抓紧相机,赤裸裸走了过来。

他看着正在狂乱手淫的李婕,把肉棒伸到她红艳艳的嘴唇旁边,“帮我舔舔,舔舒服了,我就狠狠操你。”

淫秽的口气像根鸡巴戳进她的耳蜗,她抖了一下,但下体湿得更狠,让她怀疑是不是已经漏了尿。

看她的眼神有点迷茫,他教导说:“就跟吃棒棒糖一样,含住头舔。”

她不舍得拿开任何一只手,就那么伸长脖子,闭上眼一口吞了进去。

舌头上伸出嘴唇贴着他湿漉漉的肉棒来回晃动时,他按下快门,把那张已经被肉欲占据的秀美脸庞仔细收进了胶卷。

咔嚓。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