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一百零三章

“13XXXXXXXXX,嗯,记下了?好,那……那我接着逛了。你……你别玩太晚啊,早点回家跟老爷子一起吃饭。”

李婕拼命保持住话音的稳定,伸手赶忙去推赵涛的腰。

可亢奋的赵涛本来就是故意要在这时候刺激她的羞耻心,双手卡紧了她的腰侧凹陷,保持着不会拍打她屁股发出声音的幅度,飞快地抽插。

龟头来来回回磨弄有些红肿的穴口,而那眼甘泉,也马上就不争气的濡湿一片。

“行了,我这么大人丢不了。”她笑着对话筒说完,赶忙捂住手机,扭头哀求一样地说,“赵涛,你……你停下,我马上就打完了。”

“不行,看你跟他打电话,我吃醋,我就想操你。”

她急得咬了下嘴唇,可鸡巴钉在穴眼里,弯腰撅着屁股躲也躲不掉,动作又不敢太大,只好努力稳住气息,接着对手机说:“今天……就算了吧,我晚上……准备跟同事吃饭。难得聚一次。再说你……一打牌就打到半夜,我才不等你。”

赵涛笑了笑,算着已经浅浅干了几十下,腰后用力,突然深深往里顶了一下,龟头压紧了膨大的子宫颈,钻探一样转着圈子磨。

李婕赶忙捂住话筒,啊的叫了一声,那股骚媚劲儿要是被对面听见,不知道在干吗才怪。

“嗯,你……玩好,拜拜。早点……回家。”

她坚持着说完最后一句,一摁手机挂掉,回手就在他腰侧啪啪拍了几巴掌,面红耳赤瞪着他说:“你疯了啊,真被他知道,你我都要倒大霉!”

“我不在乎,”赵涛笑着继续钻她的穴眼,鸡巴一转,甬道里就多一层淫油,“他要敢来,我就敢当面操你给他看。你现在可是我的,是我施舍给他,才便宜他能拿本结婚证而已。你从头到脚连一根头发都是我的,你看你跟他打着电话,我才干进去,你就湿成这样,说明你也喜欢这样啊。刚才老师的逼肉一夹一夹的,爽死我了。”

他趴下去,伸手扯开领口,握住她悬垂下来的饱满白瓜,胡乱揉搓着说:“要不你再给他打过去,你们多聊会儿?”

“不行……我……我又没疯。”她哼哼了两声,似乎还是心有余悸,连忙把手机拿起来关掉,塞进了包里。

“哎……啊啊……赵涛,你……你稍微轻点,我……我里面被你磨得……有点疼。”她翘着浑圆酥白的屁股,一拱一拱地晃着,穴心被撞了几下之后,忍不住扭头说道,“你这么顶,到时候……到时候要发炎的。”

他掐了把奶子,挺腰站起,“还是去卧室吧,这儿对着厨房窗户,别让对面楼的看见你。”

李婕一侧脸,浑身一个哆嗦,忙抬起腰来,手忙脚乱拢起睡袍,就想往卧室走。

赵涛双手仍不撒开,追着她往前赶了一步,退出大半的老二滋溜一下顶了回去,插得她膝盖一软差点跪下。

“你……你这样我怎么走?”

“怎么不能?”他径自抱着屁股耸动,喘息着说,“你小点迈步,我跟着你一起走,你试试。”

“这……这也太……唔!”她刚想反对,硬硬的鸡巴就在里面狠狠转了两下,钻的她连屁眼都在发麻。

一时间她似乎也有点舍不得肚子里那股酸痒,哼哼唉唉磨叽了一会儿,还是迈着内八字提腰撅屁股走了起来。

赵涛不用抽动,就这样脚跟着脚肚子追着屁股往前走,走一步,就等于在膣口深深过了一个来回,走路时候她双腿使着劲儿,满是淫水的小穴也跟着夹紧,蚌壳一样抱着他的鸡巴,当真是一步嘬上一口。

一次走不了一脚远,她挪到卧室门口辅助门框,膝盖窝就软得打起了哆嗦,摇了摇头,跟上不来气似的说:“赵涛……老师……老师走不动了……你……你害得我……浑身发软。”

“腿软还有手啊。”他淫笑着说道,双手顺着睡袍内侧滑过她一层潮气的脊梁,往后一扯,给她扒了下来,接着一按后背,把她上身压了下去。

她措手不及,赶忙伸直胳膊扶住地面。

一声你干嘛还没问出口来,他已经掰开屁股用力戳操进来,顶着油津津的肉涡,往前使劲压上。

身体有点失去平衡,她只好手脚并用往前爬了半步。

“对,就是这样,老师加油。驾!”他满意地甩手拍了她裸臀一掌,就像在使唤牲口一样。

她头低臀高,小穴里又被一下一下顶着,血液逆流面红耳赤,迷迷糊糊就半屈膝盖,向床那边爬了过去。

他用名副其实的老汉推车架势,把李婕这辆白玉香车一路推到床边,看她大半已经趴到床上,抱起她一腿踩在床边,说了声:“老师,我可要来了。”便鼓足力气,背后肌肉紧绷,把刚才缓缓插入憋住的劲儿一股脑迸发出来。

刚才那一路走来小穴里的淫劲儿都快把胃口钓上了头,李婕刚踩到床边正想趴上去跪下让他从背后好好弄上一会儿,没想到他就这么直接打起了桩。

一脚高一脚低,大腿根那条缝自然被牵扯的稍稍分开,跟口井一样的肉管哪儿还有半分阻碍,没十几下嫩缝中便汁水四溢,晶亮的细线顺着大腿内侧拖曳下来。

快要射精的时候,赵涛突然把手指抠入她重新缩起的屁眼,隔着一层薄薄的腔壁,挖弄着隔邻抽送的肉棒。

李婕顿时连这姿势也坚持不住,啊啊浪叫着跪在了床边。

赵涛把她屁股一按,拇指一压刺入肛门,挂钩一样往上一提,提得她哎呀一声抬起几寸,正把水淋淋的肉穴调校到最佳角度。

之后那几分钟,就听啪啪之声快速连响,女老师也早忘了什么是矜持羞耻,脸贴床板胸压乳地伏身翘臀,喉咙里一句句短促的啊哦冒个不休。

愉悦的浪潮汇聚成峰,在下一刻把两具纠缠的肉体同时抛向乐园。

颤抖着叠在一起,一直到渐渐平静下来,李婕才在下面有点不安地轻轻说:“你……又射进来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