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一百零一章

李婕瘫在床上,灵魂好似已经脱离了躯壳,飘到了某个不知名的极乐所在。

她的视线不知道聚焦在多远之外,双眼仿佛穿透了楼层,望向了无尽的苍穹。

双手还连在脚踝上,让她修长美丽的腿有些滑稽的曲起打开,连着白花花的肚皮,像只翻了肚的青蛙。

尿就在她的身下,湿漉漉一大片,可她连屁股都没有挪开。一个在学校从来衣服都整洁干净的女老师,就这样毫无反应地躺在了自己的尿液上,纹丝不动,仅剩下被搅动的肉穴时不时本能地抽搐一下。

赵涛没有射精,他不愿意放过这样淫靡的美景,抽出下床,拿起傻瓜相机,从各种角度一张一张地拍着。

闪光灯每一次亮起,都代表着一张羞耻的记录被收进了胶卷之中。

亢奋感让肉棒坚硬到发痛,他盯着李婕一塌糊涂的股间,一手拿着相机,一手飞快地套弄着阴茎,让包皮全力刺激着憋胀的棱沟。

快感从腰后飞快爬升,他一步跨到李婕的脸上,压下龟头,让马眼喷出的稀薄精液,全部涂抹在她高挺的鼻梁附近。

她闭上眼,豆大的泪珠混着腥臭的精液,顺着面颊划下。

“哈……”赵涛长出了口气,用她的乳房擦净了肉棒上的污秽,懒洋洋地说,“稍微忍耐一下,老师,等我歇过劲儿,就带你去茅房洗干净。不过床上这一堆我可不会收拾,等没事了你自己弄吧。”

李婕偏开头,黏乎乎的精浆立刻往下流去。

“小婕,你在家吗?怎么打你手机你不接啊?”

门外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平地惊雷,狠狠劈在赵涛的胸口。

肯定是刘磊!

他跳下床,立刻关掉卧室的灯,轻手轻脚走到厨房,抄起两把菜刀,咬牙切齿走到了门边。

“小婕,你在不在?”敲门的声音更大,口气也变得有些不耐烦。

赵涛双手全是汗,但表情却变得更加狰狞。

他自己都不知道,如果刘磊在这个时候坚持要进门的话会发生什么。

但他也不必知道,叫了几声没有得到应答后,刘磊就悻悻走了,桌边李婕的提包里很快就传来手机震动的声音,看来他又在打电话尝试联系。

赵涛过去把手机翻出来,等到这次呼叫结束,一把抠掉了电池。

他跟着走到卫生间脏兮兮的纱窗内,靠着墙角往楼下看去。

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看着自己的翻盖手机摇了摇头,揣着兜吹着口哨走了。

赵涛深呼吸了两次,抬手比划了一个射击的手势,转身走回卧室。

李婕没有躺在原来的位置,她翻滚了一下,侧躺在床边,似乎是听到男友的声音后本能地想要制造出一点声音,下体本来夹着的假阳具都掉了出来,嗡嗡嗡犹自转动。

但她没有摔下去制造出任何声音,她停在床边,就那么愣愣地躺在那儿,用复杂地眼神望着走进来的赵涛。

“老师,你的男朋友根本不关心你啊。手机打不通,就这样吹着口哨走了。他是不是还有别的女朋友啊?”赵涛蹲在床边,抚摸着李婕一片狼藉的脸颊,柔声说。

李婕微微摇了摇头,眼睛望着床下的地面,避开了他的身体。

他伸过去鼻子,嗅了嗅说:“是我不好,害得老师身上都是尿骚味儿,不过我也没想到老师你竟然舒服到尿床啊。走,我帮你洗一洗。”

李婕没再做什么多余的挣扎,蜷缩着被他托起在怀里。

穿着衣服站在讲台上的时候,年轻的女老师显得个子高挑修长,而一丝不挂地蜷缩在他怀中时,又显得娇小柔弱。

进门把李婕放在马桶上坐下,找了双拖鞋垫在她赤脚下方,他拉好帘子打开灯,绕去厨房打开了热水器,调试一下后,回来取下花洒,拧开测试水温。

因为手还在脚踝上铐着,李婕只能以古怪的姿势把身体折叠在一起,像是年幼的孩子翘起屁股等待父母帮忙擦拭一样。

“老师,我放开你的话,你可以乖乖听我的吗?”他用水淋湿李婕的身体,从上而下,一边伸手帮她洗干净黏乎乎的脸,一边柔声问。

李婕静静地停滞在那儿好一会儿,才缓缓点了点头。

他把花洒固定到支架上,转向对准她,离开厕所,去拿回手铐的钥匙,一个个打开除下。

李婕的拳头骤然握紧,死死捏住,她缓缓坐起,水把她的长发打湿,从脸庞垂下,她怔怔地望着赵涛,连水流进眼睛也没有眨一下。

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捧起她的赤足,轻柔地抚摸着脚踝上勒出的浅浅红印,低头亲了一口,“对不起,痛吗?”

她抬起手,解开脑后的结,掏出了那一团被唾液浸湿的破布,最外面的一层,竟然都已被她咬破。

攥着那团布,她的手越捏越紧,淋下的水渗入布里,又被她挤压出来,滴滴答答落在地上,汇入水流,旋转着灌入下水口。

她低下头,大力吸了两下鼻子,嫣红的嘴唇紧抿成一线,下巴紧紧绷着,一颗颗泪珠滚滚落下,随着冲下的热水流了满脸。

“老师……你别哭啊,我这不是放开你了吗?如果你讨厌我,让警察把我抓起来就是。能完全得到你,我无怨无悔。”

“你知道的……你明明知道的……老师……年底就要结婚了。你怎么……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她泣不成声地开口,秀美的五官在痛哭中扭曲成一团。

“我本来就一直喜欢老师啊,老师夏天穿着紧绷绷的牛仔裤,踮起脚来往黑板高处写板书的时候,上衣下面会露出一小段白白的腰,你一定不知道,光是看见那个,我晚上回去就可以手淫好几次。”他轻声说着,手掌顺着她光滑的小腿向上攀爬,测试着她抵抗的程度。

“你这样……让我怎么面对他……老师的工作都是他爸爸安排的,老师离了他,就一无所有了。你要害死我啊……”

她哭得更加伤心,但双手只是捂着脸,对他已经摸过大腿的手完全没有反应。

很好,他放心了一大半,手指轻轻碰触着她卷曲的阴毛,凑近亲了一下她的膝盖,“可老师不喜欢他,老师都没有让他碰过,而我强奸你,你都会高潮。老师喜欢我,对不对?”

“我……我……我……”她抽噎着说了好几个我,才把腰弯的更低,头埋在双肘之间,“我不知道……我的确……满脑子都在想着你,可我……我能怎么办……我有未婚夫啊,你是我的学生啊……我比你……大了这么多……我怎么可能……和你在一起。”

“那你为什么还要刻意接近我?”他故意做出有点生气的口气,一把抱紧了她,用力扳起她的头,“我爸妈一直都不在我身边,怎么没有其他老师像你这样替他们来照顾我?”

“我……我想让你……能考个好学校,将来能有个好工作,能……能平安幸福的生活,我就……满足了……”她哽咽着说,红肿的眼睛里的确看不出什么虚伪,“我不可能和你结婚的,我除了……克制自己……还能怎么办?”

“可我爱你啊。”他凑近她,盯着她的眼睛一字字的说,接着,狠狠稳住了她微微张开不停颤抖的小嘴。

四片嘴唇贴合纠缠,她的手臂颤巍巍伸了过来,犹豫了一下后,狠狠搂住了他,一条滑嫩灵巧的舌头,就这样被他捕获,吮进口腔,任意玩弄。

在下降的水流中深吻了六七分钟,赵涛才喘息着拉开了距离,一把握住她胸口柔软的丰丘,“老师,你的奶头又硬了。”

她红了脸,但没有躲开视线,而是突然用有些哀怨的口气说:“那……余蓓呢?她算什么?”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