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九十八章

“老师……你这下彻底是我的了。”赵涛喘息着趴下,搂紧李婕拼命往前拱但挣脱不开的屁股,转动腰杆,用坚硬的龟头直接碾压着娇嫩的子宫颈。

没有碍事的保险套,这种最深邃的直接碰触真是令兽性勃发的他满意无比。

“呜呜……”李婕侧头饮泣,泪如雨下,双手徒劳地用力回抽,却根本拉不动沉重的衣柜。

双臂被锁定的情况下,一旦以这样趴伏的跪姿被男性从背后侵入,自由的双腿也根本没有半点抵抗的能力,回勾的脚跟勉强能踢到赵涛的屁股,但根本使不出什么力气,反而因为下半身的动作,让埋入阴道深处的肉棒带来更大的痛楚。

“老师也很愉快吗?我才一会儿没动而已,你就忍不住踢我屁股了?”他亢奋地用言语刺激着身下的女老师,当她感到羞耻的时候,包裹着他的嫩肉就会痉挛一样的猛缩一下,真是有趣极了。

李婕痛苦地摇着头,羞怒和绝望混合在她的脸上,呈现出一种激起男人征服欲的扭曲。

赵涛低下头,把老二稍微抽出一些,满意地看着上面沾染的血丝,跟着用力一捅,在最深处小幅度抽送,一下一下轻轻点着她肥美的花心。

子宫口外的穹窿区域其实并不是女性的敏感点,他隐隐约约记得看过类似的科普,满足了一下侵占欲后,就稳住腰臀往后拉出,浅浅磨弄着靠近入口的那段,抽插几下,跟着调整角度,顺着前庭一路碾过,把屁眼外面那截串珠都撞得一晃。

“呜——!”李婕被干得微微昂头,结果一下撞在衣柜下沿,痛哼了一声。

在余蓓身上体验了太久枯井的滋味,这次他才操了不到三十下,腴嫩的小穴里就跟被挤压的花房一样,淌满了滑津津的蜜汁,简直是凿通了泉眼,美不胜抽。

“老师……你湿了。湿透了,里面已经滑溜溜的了,好舒服。”他换着角度往里顶,凶猛的肉棒翻搅着李婕早已足够成熟的性器,用最原始的方式逼迫她女性的感官觉醒。

李婕摇了摇头,不肯承认,仍在不住抽泣。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知道你肯定喜欢我。我听人说过,女人被喜欢的男人干的时候,湿得特别快,还特别容易高潮,老师,我一定要让你高潮。”他抓住串珠,配合着抽送的节奏,把埋在屁股中心的玩具拉开插入,圆滚滚的骨节反复蹂躏着发红的屁眼,细小的气泡在堆积的润滑剂里泛成泡沫,淫靡无比。

双管齐下,李婕的气息总算有了微妙的变化。

知道破处最痛苦的阶段已经过去,赵涛勾起嘴角,暂时停下对小穴的侵犯,专注于玩弄她的后庭,好平复一下因为那紧窄却充满弹性和爱液润滑的美妙膣腔带来的快感。

他不想太早射精,他想把第一阶段尽可能的延长。

因为这是李婕的第一次。

那个多次出现在他性幻想中,靓丽而成熟的女老师的第一次。

喘过这口气,他把串珠捅到深处,在因为压迫而变得更紧的阴道中再次开始动作。

他可以确定李婕已经有了快感,子宫口附近的穹窿悄悄张大,而靠近入口的嫩肉越来越紧缩,变成了外紧内松的口袋,成为了天然的精液储蓄池。

这是女性生理本能的变化,由快感通过大脑直接给予的指示。

“老师……你勒得我好爽,我太爱你了……”他抓住她的脚踝拉起,让她的双膝成为下身唯一的支点,抽插之际,撅起的雪白屁股就摇晃得更加激烈。

“老师的屁眼也有感觉吧?好像抓着后面动的时候,你前面也会变紧啊。”他转了几下串珠,准备给快要二十分钟的强暴画上暂时的句号。

李婕的头已经抬起贴在了衣柜上,无法摇头,只能痛苦地哼了两声表示抗议。

可惜抗议改变不了身体的反应,他粗喘着握紧串珠,突然飞快地在屁眼里抽插起来,珠子翻出嫩红的肛肉,再凶狠的压入,肿起的括约肌被彻底撑圆,渐渐连第七颗都能整个包容进去。

她的后庭确实意想不到的敏感,光是串珠这样简单的反复折磨,竟然就让前面的小穴越来越湿越来越紧,深深插在里面的肉棒就像被按摩一样,享受着嫩壁一浪一浪的蠕动吸吮。

摸了一把她背后的细汗,赵涛的忍耐差不多也走到了终点,他把串珠猛地往里一插,第八颗都塞入了将近一半,接着就向抓把手一样握住,小腹噼噼啪啪地密集拍击在她后方。

射精的时候,赤裸的女老师浑身都爆发了一阵密集的颤抖,细长的脚趾也跟着蜷起。

他紧紧压着子宫颈,让白浊的浆液涂满初次被进犯的大门,塞子一样在里面堵了一会儿,才意犹未尽地向外抽出。

“啊……我射了好多,老师你会不会怀孕啊?”

如他所预料的一样,李婕的后背猛地一紧,跟着,双腿轻轻地颤抖起来,本已被娇喘接替的抽泣声,又一次响起。

“不会怀孕的话,我就干到老师怀孕吧。”他笑眯眯地抚摸着她汗津津的屁股,“这样我就算坐牢,老师怀着孩子也只能等我出来结婚了。”

李婕扭动脖子看了他一眼,无力地用头轻轻撞了一下衣柜。

“地上还是太凉。老师你要是病了我可会心疼的。”赵涛起身拿过手铐,把李婕的双脚再次铐上,接着打开连着衣柜腿的那副,怕她去拽嘴里的布,索性向后一拉,和脚上那副固定到一起。

他用力把动弹不得的女老师抱起,一路走到隔壁卧室,往床上一丢,拉好窗帘,打开了日光灯。

“老师真漂亮,我都看不够。”他去厕所洗了条毛巾,过来仔细地擦干净李婕身上蹭到的土,还帮她擦了擦一片狼藉的阴户,但屁股里那根串珠,还纹丝不动的留在最深处。

“呜呜,呜呜呜……”她哀求地看向赵涛,用眼神恳请他把自己放开。

“等结束我就放了你,在那之前,就请老师先委屈一下吧。”他把手铐重新组合了一下,让李婕的左手铐住左脚踝,右手同样固定在另一边。

她皱紧眉,疑惑又愤怒地看着他,似乎在问到底怎么才算结束。

“还早得很呢。老师,我可是豁出去准备坐牢也要得到你,怎么可能就为了这半个多小时的快乐。”赵涛笑眯眯地走出去,从隔壁半间拎来了自己的书包。

然后,他掏出了一台傻瓜相机。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